主页>> 建筑>>碉楼

来源:中国西藏网 责编:泽旦卓玛 发布时间:02-08

独特的嘉绒藏族 寨墙图案

1.jpg

嘉绒藏族是居住在甘孜州丹巴、康定部分地区,阿坝州金川、小金、马尔康、理县、黑水、红原和汶川部分地区,以及雅安市、凉山州等地,居住着讲嘉绒语,并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嘉绒藏族,藏区称这地区的藏民为“绒巴”(农区人)。嘉绒藏族是吐蕃人东侵时期吐蕃驻军及移民和下象雄土著长期融合形成的一个民族。在卫藏地区的藏族人眼里他们是藏族原始四大姓氏之一扎氏的后代。

8.jpg

嘉绒人一直到1954年都被认为是一个独立民族,从民国初年直到1953年前的文献都将嘉绒地区的民族称为“嘉绒族”。1950年代初期,中央民族学院还设有“嘉绒族研究班”,创制了嘉绒拼音文字,记录当地的民间故事。新中国建国后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前对全国各民族进行识别中,从地域、文化、历史渊源、血统、语言和宗教诸多方面考证调查,识别原“嘉绒族”其实是古老藏族的一支系。1954年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宣布将“嘉绒族”识别为藏族,从此,为方便称呼便叫称“嘉绒藏族”,正如世居康巴地区的叫“康巴藏族”,世居安多地区的就叫“安多藏族”。

2.jpg

嘉绒藏寨自古以来就利用本地区多石之特点,用黄泥作粘合剂,砌石墙造住房,以巨木为梁,横搭杂木,盖土于上,坚固不漏;累石灰墙、架巨木为梁的方式至今不衰。以钢筋水泥及石土为主体,浆砌构造屋柱,提高嘉绒藏寨的安全系数。

寨子多修于向阳、避风之坡地,以几户至几十户为一寨子,砌石如同砌砖,把大小不等的石块垒砌为墙,大石块砌一圈,用小石和粘土取平,再往上砌一圈,逐层砌盖,墙体基宽顶窄,墙面略呈梯形。

凡是到川西北大小金川和岷江流域的人,一踏上这块高原的土地,就会感到自己置身于一个神奇的世界:河水像一条条哈达在群山中蜿蜒,圣洁的雪山虚幻迷离,五彩经幡在风中摇曳飘动,雄伟的碉房静静地矗立在寨落或山间,墙上那醒目的各种图案令人浮想联翩。

3.jpg

图案是藏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嘉绒山寨碉房墙上的图案独具特色。

嘉绒人居群山间,为抗御冬日严寒、夏日炎热和各种兽害,世代住石垒碉房。碉房为石木结构,矩形平顶,梯形体,高的有十几层,矮的也有五六层。房顶竖有经幡,建有熏烟(煨桑)塔,屋檐、门窗悬挂白色帘布帷幔;门楣、窗棂、房顶四角放置白石。碉房四面墙壁均用石灰涂边,窗户周围也勾白边,墙上画有图案。这些图案并非信手涂抹,而是有其特殊意义和作用,是嘉绒人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价值观和审美观,代表着房主人的追求与愿望,体现了嘉绒藏族文化自身的特点。

7.jpg

寨墙上图案有宗教意味的,如金刚结、胜利伞等藏传佛教八吉祥图,这是藏民族崇尚的吉祥平安幸福的标识;如密宗金刚橛,是一种十分利害的法器,意为牢固、锐利,能摧毁一切,妖魔鬼怪见此物都望而生畏,表现房屋主人希望他的居所如金刚,牢不可破,能抵御灾害和危险;如“卐”图案,这是藏传佛教最具代表性的符号,意为太阳、火焰,据说是释迦牟尼三十二相之一。苯教也有此符号,但旋转方向与其相反,即“卐”,代表永恒、坚固、无穷无尽,民间则指兴旺发达、繁荣、吉祥,如谁家墙上画有这种图案,这家肯定信奉苯教。嘉绒藏族民间历史上盛行原始苯教,崇拜世间万物,相信万物皆有灵:自然、自然现象、动植物等一切看得见甚至看不见的。

4.jpg

寨墙上图案与图腾有关,四面墙边和门窗边框涂的白色图案,仔细看去是变形的牛头图案,也有盖房时直接将图案镶砌在墙上的。传说嘉绒藏族祖先来自牦牛部落,他们崇尚白色,以至于白色牦牛、白马、白色石英、右旋白海螺、白塔等都是吉祥物,都作为图腾崇拜。从其内涵看,白色是雪山的象征,雪山是神灵,晶莹、圣洁、神秘,令人敬畏。

嘉绒人认为如此寨墙图案能召唤佛光灵气、驱鬼辟邪、禳灾降福、佑护生灵。而这一幅幅精美的图案,美化了他们的生活,使碉房成为一座座精美的艺术馆。

5.jpg

寨墙图案内涵丰富,折射出嘉绒藏文化的风采,作为藏文化的一块方石,它也在不断汲取、不断整合。藏民族强调人的内心,注重个人内省,通过修习摆脱一切苦难,达到宁静愉悦美好的境界。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与外界的交往日渐频繁,他们也在变。其宗教信仰、风情习俗、歌舞艺术、衣食住行等文化因素也都在与其他民族、其他地区的文化交融,并在潜移默化地变化,寨墙图案也有了新内容。如五角星、“囍”字、“福”字、“富”字,也作为吉祥图案画在墙上,显示他们追求光明美好、幸福美满、物质丰富,同时也反映了房屋主人的生活状况和生存心理。

6.jpg

每年的秋末冬初,是各家粉刷寨墙的季节,家家户户请喇嘛诵经看风水,喇嘛根据所算结果提出所应画的图案。房主人则熏桑烟祈祷,在屋旁竖经幡,用石灰作画。这时的山寨真是焕然一新,充满美和希望。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