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建筑>>居民建筑

来源:康巴传媒网 责编:丁真尼玛 发布时间:03-26

把石砌技艺发扬光大

——访省级藏族建筑石砌技艺传承人宝来



宝来正在砌石墙。

■杨全富 文/图

为了能更好地了解丹巴石砌技艺的传承和发展,笔者在丹巴县嘉绒文化研究中心有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进梭坡乡莫洛村,探访省级藏族建筑石砌技艺传承人宝来。

在一座具有典型嘉绒民族特色的藏房前,我们遇到了已年近花甲的宝来大叔,老人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皱纹,虽然头发已经花白,但精神矍铄。老人看到我们后,露出真诚的笑容,伸出双手与我们一一握手,老人那双粗糙的大手里传来不一样的温暖,一股原始的力量瞬间传递给我们。在老人的带引下,我们来到了一座原始古朴和现代装饰相结合的房屋里。这座房屋共有五层,第一层一半在泥土外,一半在泥土里,是饲养牲畜的圈,分为敞圈和黑圈两部分,连接二楼和畜圈的是一根独木梯,二楼是锅庄房,是接待贵宾以及家人饮食起居的主要场所,大门为单扇门结构,窗户较为矮小,三楼为石木结构,窗户为雕花形花窗,大气美观,且采光更好,主要是接待贵宾以及贵宾的卧榻之所。四楼是半开间房屋,除了一间经堂有门独立成间以外,其余三面都是石墙。五层为一间半开间房屋,三面石墙,一面敞亮,无门窗等,主要是堆放杂物之所,五楼顶上有祭塔,每月的初一、十五,老人都要在这里煨桑祈福,并伴以阵阵海螺声。老人等我们参观完房屋后,热情地邀请我们在锅庄房内就坐,为我们烧制了喷香的酥油茶,在烟雾缭绕的锅庄旁,我们席地而坐,呷一口滚烫的茶,心底深处涌动起阵阵暖流。老人很健谈,从他的言谈中不难看出老人曾经历经沧海桑田,曾经在大风大浪中顽强生活。当我们问及丹巴石砌技艺的传承和发展时,老人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侃侃而谈。

老人生于1952年,那时丹巴才解放不久,正百废待兴,虽然那时候丹巴石砌技艺非常高超,然而技艺的传承都是口口相传,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正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新中国成立后,宝来走进了校园,开始学习文化知识。1968年,16岁的宝来小学毕业后,家乡正在轰轰烈烈搞莫洛河坝重建工作(1966年,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冲垮了整个莫洛河坝,河水倒灌进承包地里,整个河坝都被洪水淹没)。面对这样的大灾难,莫洛人民没有屈服,他们知道只有用自己的双手才能重建一个美丽富饶的家乡。要尽快重建家乡,当务之急就是需要修建一座更加宏伟的大坝,恢复承包地。在这种情况下,急需很多匠人,但由于本村的匠人少,而且原有的匠人们年龄偏大,对于修建大坝这样的工程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为此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充当先锋模范作用。

尽管那时宝来不会砌石技艺,不过因为年轻力壮,且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知识,因此村上把宝来安排在石匠组,专门从事河坝等的修复工作。在几个月的修建过程中,村上各位老师傅耐心、细致地指导宝来,宝来对这项工作十分热爱,而且学习热情也很高。大家在劳动之余休息时,宝来还在大坝的墙面上不停的劳作、研究,遇到困难时他虚心向各位老师傅请教。老师傅们也被宝来肯学、好学的作风所感染,他们都毫无保留向宝来传授技艺。有一次,莫洛村的一位老师傅拉住宝来的手意味深长地说:“小伙子,砌石技艺和砌砖的方法是不一样的。砖块大小相同,形状规整,但是一千个石头就有一千个样子,一千个大小,所以砌法跟砖有所不同。俗话说‘一块大石头,需要一百块小石头。’所有的藏房都是通过这样的石块组合完成的”。听了老师傅的话,宝来对藏族建筑石砌技艺有了更深的认识。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刻苦学习,加上老师傅的耐心指导,宝来终于掌握了砌石技艺,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石匠。

……

宝来喝了一口茶,咂了咂嘴,举起茶壶为我们每个人的碗里添满茶后,继续讲诉过去的故事:改革开放以来,广大老百姓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富裕,日子一天也比一天好。生活富裕起来的农民也开始修建房屋。宝来也成了大忙人。

到今为止,宝来已完成了86座藏房的修建工作(主要是从事石匠工作——砌墙子),劳动成果遍及康巴地区。

当我们问及宝来大叔传承谱系时,他笑着说,虽然我没有正式拜过师傅,不过严格意义来说,我应该属于师徒关系传授。

老人把我们带到该村一农户修建房屋的现场,他走上墙头,挽起袖口,拿起石头一边砌墙,一边为我们讲解砌墙方面的有关知识。他告诉我们,砌筑石墙完全采用天然石块、泥土和木材为基本材料,然后根据经验,选择大小石头进行搭配,然后用加水调稀的泥土填补石缝,石墙砌到一定高度后,在墙内放一排木头,搭内架,砌反手墙,目测收分。民居一般砌三层九米至二十米,古碉甚至砌四五十米高,整个墙体要达到外墙和内墙很好衔接,外墙要光滑,石头错落有致,墙角笔直,收分得当等。

在修建房屋的现场,几位年轻人一边看着宝来修葺房屋,一边模仿老人的样子堆砌石块。这时候,一位年轻人因为石头摆放不正确,老人看见后,拿着手锤轻轻的敲打了几下,那石墙就严丝无缝了。

老人笑着说,这位年轻人学习石砌技艺的时间很短,所以要多次纠正。

老人颇为自豪地指着几位年轻人说,这些都是我教过的年轻人,他们现在都可以独挡一面了。老人告诉我们,自己从事砌石技艺工作已有四、五十年,修建了86座藏房。在这漫长的石匠生涯中,自己很想将砌石技艺传授给年轻人,只要年轻人愿意学、好学,自己会把平生技艺毫不保留的传授给他们。

在传授技艺过程中,老人总是手把手地教,耐心细致地讲。在老人的传授下,许多年轻人掌握了砌石技艺。

在采访结束时,老人说,为了弘扬民族文化,传承藏族建筑石砌技艺,我有责任把石砌技艺发扬和传承下去。就在笔者要离开的时候,老人告诉笔者,2007年10月26日,他被确定为省级藏族建筑石砌技艺传承人。

在回来的路上,我的眼前挥之不去的是老人那张刻满岁月痕迹的脸,以及老人对石砌技艺传承的那种美好愿望,我坚信,老人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