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地域文化>>木雅

来源:康巴传媒网 责编:丁真尼玛 发布时间:04-26

贡嘎

贡嘎朝晖。游建中 摄

■宗佳

一说到贡嘎青旅,去过的人总能滔滔不绝的有所见地。现在我一手敲着键盘,一手拿着大锅庄的牦牛肉,细细想来曾在贡嘎青旅的点滴仿佛自己仍在那里未曾离开。

说起贡嘎,每次当我觉得自己是“长者”实习生的时候,狼叔总会严厉的说一句:“在我面前不要说你们年纪大!我都还依然年轻!”

是的,贡嘎就是这样,会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忽略年纪、跨越种族的去分享。对,是分享!分享不同开心,分享不一样的路上,分享不寻常的生平,分享着各个不同的人生。

从贡嘎回来一个姐们儿认真的跟我说,你做了我年轻的时候想做的事情。

刚到贡嘎

活动是日常,但日常并不全部是活动。

狼叔讲,旅舍要把活动(户外活动)常态化。嗯,这个常态化在我一连徒步五天的日子里,深有体会。

结果就是得到了狼叔说的认可。

可以去环贡嘎雪山啦。在休整一下午之后,第二天就跟着隗叔带了三个荷兰小伙伴上了江达沟(贡嘎户外徒步1星难度线路)。这是我第一次爬山走野路。现在想来心情都是激动的很,我们找寻山涧的溪流来烧茶,我们挑逗着放养的野马一起耍,我们见了小隐隐于山的高喇嘛……

在我的认知中,所谓行千里路不在于路而在于路上的所见所闻所了解到的不同的人生观,我也许不认同、也许会辩解,但我很愿意去了解这些不同的人生观。

就如同高喇嘛对世界的认知,在我看来也是激进的,也许是我造诣不够不能理解,但我感谢高喇嘛愿意与我们分享他的人生观,他所认知的藏传佛教。

第二天开始了正式的实习生生活。大多青旅招的叫做义工,在贡嘎,狼叔说我们是在学习做青旅义工的阶段,还不能完全的叫做义工,所以我们叫做实习生。

众所周知,我们贡嘎实习生的作息为两天制。两天前台,两天客房,两天厨房,两天玩耍。

两天的前台,主要难度是英语口语。像我这种四级都没有过的人,居然讲起了英语!求来店歪果仁的心理阴影。

其实刚进入实习生的状态学习比较多,学着怎么处理订单,怎么沟通客人,怎么回馈路线的咨询。由于,来之前什么攻略都没做,所以比较忙。

前台结束之后,就到了客房,客房比较累也比较轻松,累呢是打扫卫生,轻松呢是基本十一点就结束了,就可以去玩耍了。我在客房的这两天去了南无寺,还参加了藏式婚礼,我们店超帅的驾导甲玛塔妹妹的婚礼。

来到厨房,吃了好多天小伙伴的四海八荒的手艺之后,我做啥?可乐鸡翅?卤肉饭?炒菜米饭?面条?但是依稀记得麦兜弟弟炖的牛肉丸子汤,飞机每次都蒸不熟的米饭,以及小蓓和小白做的超赞的饭菜。在此不得不说的是8月刚好是菌子的季节,松茸、獐子菌、牛肝菌、青菌、红菌,狼叔带我们认识了个遍,当然也吃了很多遍。

有很多客人来我们旅舍是因为我们有各种自己的线路,有车行更有步行。如果有一天你想说走就走,什么攻略什么食宿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走。那你来康定住在贡嘎青旅就对了。

大草坝之行

先说说徒步吧,徒步的线路有很多。一星难度大草坝、江达沟。江达沟前面已经说过了,虽然有高人在山中,但作为徒步重点,不在于去猎奇高人的生活而是走在路上。

至于大草坝,推荐露营,我也是在大草坝第一次野外露营。

晚上躺在帐篷里,我会想,开着灯会不会把熊引过来?如果熊来了科比哥一个人能不能制服得了?我跟小白小蓓怎么跑?

事实证明,我想太多。穿过村子走上爬山之路,对的路也罢错的路也罢反正都能走上去。走到树林的时候基本就快到草坝子了,穿过树林视线也变得开朗起来,整个康定老城尽收眼底。

你听,在读文章的你旁边有汽车鸣笛,有城市的嘈杂声响么?在山上,这些都没有。有的只是鸟儿的欢快和马儿吃饱了打盹的声音。

大草坝上找块空地,就开始搭帐篷。头一次搭帐篷,总的来说还是挺简单的。帐篷搭好了,就可以肆意的溜达了,到山边看看吃草的马儿、抢食儿的牛儿,顺手拣点干树枝以供天黑了生火来用,事实上,业余的我们并没有把火点起来。

满山回荡着领头马儿脖子上铃铛的叮咚声,惬意至极。如果幸运,天朗气清晚上抬头可见漫天如银河般的星星,就这么坐一晚上也是不错的感受。

雨中漫步雅拉

二星难度,有雅拉雪山以及莲花湖。三星难度,五色海。在这里我以五天徒步的顺序来叙述,即雅拉、五色海、莲花湖。

雅拉雪山其实不是简单一条线路能够定论的,我们也并没有走的很深入,到沙棘林也就返回了,不同的时光、不同的天气对线路有着不同的感受。我们去雅拉的这天几乎一整天都在下雨。依然没有危险,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雅拉最大的意义在于它属于原始森林的景观,路上狼叔带我们认识各种植物,酸甜口的八月瓜,在雨天能够帮助点火的树胶等等。

也许这才是要去徒步的意义吧。对于从小长在城市里的我来说,对自然的认识真的是太贫瘠了。

徒步五色海

当天从雅拉回来,狼叔就说,明天倾巢出动去五色海吧。五色海子,高山湖泊,海拔4100,垂直爬升将近1600,完美。于是,收拾行囊,整理衣物,定田凉粉,一切准备就绪。次日出发。

狼叔怕我们找不到路,把我们送到登山的起始。穿过树林,走过草地,再穿过树林,走上了磨刀梁子,也就是山脊,以前总看到山脊的照片觉得走在上面的人都很酷,原来自己走上去才体会到这是真的很酷。

整个康定城尽收眼底,大草坝也在眼底,一行人就这么在山脊上迎难而上没有一丝畏惧。差不多中午开始下山去溪边扎营准备吃中餐,不知是幸或者不幸,在我们远远看到一间生着火的小房子的时候天开始下雨,一行八人果断去小房子里求借地儿躲雨。

原来是两个老师傅在山里挖草药,后来才得知这小房子也不是他们的,他们也是借住,这是大家公认的“公用”。他们大约会在山上待半个月左右,没有电没有信号更不见其他人。我们是意外……

雨时而大时而小,我们就这样十个人在小木屋里待到下午,老师傅得知我们要去五色海,看看天气,跟我们说:“前面有个更大一些的屋子,有床,你们明天再上山吧,我带你们过去。”

于是,就这样我们经历了贡嘎有史以来最豪华的户外住宿,三张床,有干柴,有火塘,简直完美。趁着雨停,劈柴,捡干枝,点火,烧水,煮泡面……

天黑开始唱歌,美丽的小蓓歌声跟人一样美丽。

第二天,无雨多云,轻装走上五色海之路,山涧的溪水虽然不是很宽,但很湍急。没有桥,自己找路过河,没有路,淌水过河。

八月的康定本就二十多度,到山上温度更低一些,加上这里的溪水不比别处的溪流,是雪山融化的水,因此,格外的冰凉。终于到了五色海的边儿上,整个海子在眼前呈现。此时的五色海对于我们来说,可能不单单是个高山湖泊而已了,在我们抵达五色海之际太阳露出了笑脸,一切都是刚刚好。中午十分撤离五色海回到小木屋,吃过午饭开始下山。

美丽莲花湖

此时,已经是我连续徒步的第三天了,在五色海的下山路上,隗叔说,老师,跟你说个好消息,狼叔决定没去莲花湖的小伙伴明天集体去莲花湖。

莲花湖,现在已经因为旅游开发而封路了,我们也是旅舍最后一批去莲花湖的成员了。莲花湖的景致,第一眼让我联想到的就是九寨沟,想想几年前去九寨就深刻的体会到九寨归来不看水的感受。而莲花湖要比九寨更丰富一些,除了湖泊,还有森林。

很多人说,到达莲花湖看到月亮湾已经觉得不虚此行了。是这样的!月亮湾上马儿悠哉的吃着草,踏着平静的湖水,三五成群。那安逸的感受,无以言表。

走过月亮湾进入林子里,景致又是不同,潮湿环境里被藤蔓覆盖的参天植物,我们穿梭其中。时而路过奔腾的溪水,时而路过一汤温泉池水。就这样我们走到露营的地方,之所以在这个地方露营主要是因为旁边有溪水可烧水做饭,另一侧又有温泉池子可以泡去徒步一天的沉重疲惫。

扎好营,生好火,煮饭。给力的大邱哥熟练的在淅淅小雨里升起熊熊火焰。饭后,开始准备泡温泉。

两个池子,女生在上面一些的池子,男生在下面的池子。泡完,皮肤简直太光滑,比任何的沐浴露都好。

次日,轻装走向莲花湖。遗憾的是没能穿越湖泊去湖的那一边的人家蹭顿饭。

有话想说

就这样一连走了五天,充分感受了徒步在路上!但贡嘎之行并未结束。

回到旅舍休整一番,继续轮回前台、客房、厨房。

感受着每个不同时间来的小伙伴,不同时间的相继离开。感受着每个带着不同故事的客人,不同的目的和目的地。

期间送了两位去环贡嘎雪山的客人去起点,看着他们慢慢消失的背影,暗暗的许下下个假期的心愿。

而后又跟着狼叔去雅家埂探路,路没修好,但故事已然准备就绪。草海、海螺沟、红石滩等我。

每个人来康定,在贡嘎总会有不同的体会,但贡嘎依然是贡嘎,会一直在康定,传递给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们青年旅舍的意义。向广大的“青年”分享着不同的人生观、世界观。

跟贡嘎没有再见,只有下一次见。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