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藏族的色彩观

试论藏族的色彩观

发布时间:2021-04-30 来源:甘孜日报   作者 :扎西次仁   责编:顿珠曲珍、降拥巴姆(实习)


 在有关论述藏族色彩观的文章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这样固定的思维模式:白色表示吉祥、慈善、纯洁;黄色表示繁盛、显贵;红色表示权力、正义 ;蓝色表示威猛、勇敢;黑色表示邪恶、罪业、狰狞。藏族崇尚白色,厌恶黑色。事实果真如此吗?非也。仔细分析,我发现这只是藏传佛教格鲁巴兴盛时期占主导地位的一种观点而已。

要想搞清楚藏族本源的色彩观,还需从藏族原始本教的有关记载中寻求答案。据本教《黑白花十万龙经》记载,世界的颜色来自宇宙的本源,是雅波达杰所生二子,即尼雅波那波(意即黑色苦难)与乌者旦(光芒亮体)所创,宇宙颜色由此而来。

藏族创世纪的神话故事《斯巴卓浦》中对此有形象的诠释:“宇宙的开端是一片虚空,不存在任何东西,自然也不存在时间和空间。当这虚空产生光与光线时,宇宙的时间系统就有了开始阶段。跟着光为父,线为母,它们使宇宙有了光明与黑暗之别,同时也就有了热与冷之别。这样,宇宙产生微风如同呼吸一样,在冷热的作用下,微风又形成霜,霜又结成露珠,露珠成水,于是如镜之大海就出现了。接着,大海表面形成薄膜,并在波浪作用下滚成一卵,这卵后来破裂,从中出现了白鹰与黑鹰这宇宙双鹰最后结合产生黑、白、花三卵,宇宙万物的创造由它们开始。”

本教这种二元论的哲学观念,“即光明与黑暗,白卵与黑卵,现实与虚幻,神与恶魔”,反映在色彩上,则用黑白二色来加以表示。我曾向新龙县益西寺活佛阿雍请教本教如何看待藏族原始的色彩观时,他回答我,世界的本源为黑白二色, 白为母,黑为父,黑白产生了世界绚丽多彩的色彩。这仅是口传之说,还是有史料根据?后来,我在学习藏族传统绘画理论时终于找到了答案 。藏族著名的美术理论家杜玛格西·丹增彭措在其所撰写的《彩绘工序明鉴》中明确指出:“颜色的来源生系与人类相似,我们举例说明:黑色是色中之‘父’,无论涂于何处都显得威严光亮……白色是色中之‘母’,复合色均由她而生;”“颜色可分为标准色和分支色两大类。标准色有白、黄、红、蓝、绿、黑等六种;” 亦即我们常说的三原色(红、黄、绿、蓝)和中性色(黑、白)。由此看来,藏族本源的色彩是黑白世界衍生出三原色加中性色所构成的标准色。既崇尚白,又崇尚黑。并非简单的尚白厌黑。

本教这种黑白色彩观进一步发展,即又形成了这样有关颜色的固定思维模式:白色表示慈祥,黄色表示繁盛,红色表示权力,黑色表示威猛,蓝色表示神秘。本教的三重宇宙结构有时又可以用下列颜色象征:太空为白色,空气为黄色,地表为红色,地下为蓝色或黑色。在本教眼中,宇宙不同层级中的神像也可以分别用不同的颜色象征:如白色天神,黄色中空年神,红色地表赞神,蓝色地下龙神。水平宇宙空间也可分别用白色、绿色、蓝色、红色、黑色、与黄色代表东、南、西、北四方。

进一步研究本教典籍,我们则发现古代本教视天空之色蓝色为神圣之色。本教僧装中的坎肩、僧裙、莲花帽等边沿都有一道蓝色的边子,本教典籍也均为天蓝色,故俗称“蓝色的本教,蓝色的衣”。现在我们藏房的天花板大都装饰天蓝色,藏装内衬边沿镶蓝布等习俗,都是受本教影响一代代承袭下来的显明古老传统的例证。迄今本教仍将天蓝色视为诸多颜色中最神圣的色彩之一。

作为父色的黑色,在藏族现实生活中不但被广泛应用,而且具有特殊地位。例如:藏地第一座寺院桑耶寺里建有白塔、黑塔;萨迦派寺院外墙体上涂有红、白、黑三色,分别象征文殊、观音、金刚手三菩萨;噶举派分红帽系和黑帽系;寺院大殿门框、窗框外均涂有宽大的黑色装饰带;寺院大殿外普遍悬挂遮阳的牛毛编织的黑色帏幔;藏人自称雪域黑头藏人;康巴藏人普遍穿黑布藏袍,围黑布围腰,头缠红、蓝、黑丝带;藏族服饰大胆运用红与绿、黑与白、赤与紫等对比色。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21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14009601号-1 公安备案:5101050201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