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南派藏医药

甘孜南派藏医药

发布时间:2014-07-01

 

          
       [摘要]   本文在概述藏医学历史渊源的基础上,重点叙述了曾经在藏医药发展史上出现的南北两大派别之一的南派藏医药,对南派藏医药的起源、传承、特点和发展过程进行了较详细的论述。着重介绍了具有地域辽阔、药材资源丰富、人才辈出的康区特色的甘孜南派藏医药的历史概况,并对以康巴文化发祥地德格为中心的各个地区历史上出现的具有代表性的著名藏医学家作了逐一介绍。
[关键词]   藏医学;南派藏医药;康区;甘孜

  藏医药是祖国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显著的民族特色,在为藏民族自身的生存繁衍和增进其他各兄弟民族的健康等方面,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藏医学也是藏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内容博大精深,临床实践及药物配方形式多样、疗效独特。自古以来,藏医学在藏族人民的生产生活、医疗保健当中发挥出了重要作用。藏医学为世界上公认的四大传统医学之一,四大传统医学,即中医学、藏医学、古印度医学、阿拉伯波斯医学。在当今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时期,随着人们对传统医学认识的不断提高,藏医学的科学内涵和历史地位也得到了日益提升。
  藏医药学有几千年的历史,其在青藏高原本土的祖辈们长期积累自身经验的基础上,吸收了印度医学、中医学、波斯医学等外来医学的精华部分,具有丰富而完整的理论体系和独具特色的临床实践技能知识,树立了以“隆”(气或风)、“赤巴”(火或热)、“培根”(水与土)为基础的生理病理学说;以尿诊为主的望诊,纳脉为主的触诊,问症状为主的问诊等的诊断学说;以不同剂型的药物或内服和外用药物、火灸和放血疗法等为主的外治法的治疗学说;以与药物生长环境有关的水、火、风、土、空间等五大元素的五行、由五大元素的成分大小所产生的六味、八性、十七种功能等为主的药物学说;以躯体、儿科、妇科、心魔病、外伤、解毒、老年养生、生育滋补等的系统性的八支学科;以注意饮食的取舍、身心语的活动或日常生活起居的保健养生为主的不同分类学科。
   藏医学巨著《四部医典》是藏医学的重要理论依据,它相当于中医的《黄帝内经》。该书具体成书时间至今有较多的争议,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宇妥宁玛•云丹贡布编著,至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在此之前已经有了《四部医典》的基础性的著作,至于这方面确切的理论依据还有待进一步的考证。《四部医典》的主要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部为《根本医续》。是整个藏医学的总概论;第二部是《论述医续》,主要表述生理病理和饮食起居的作用及药物功能、治疗方法、医生的行为准则等四个大的理论性知识;第三部属《秘诀医续》,主要讲四百多种疾病的起因、种类、症状、饮食药物外治的治疗方法等临床业务知识及延年益寿的养生保健知识,共有15章92节,治疗各种疾病的药物配方多达三千多种;最后一部是《后续》,它主要包括脉诊和尿诊的诊断方法;不同剂型药物的配制方法;从上吐下泄的洗胃洗肠疗法等体内疾病直接外引的方法,以及放血、火灸、药浴、涂擦等外治方法,主要体现实践性的知识。自从《四部医典》问世以来,相继出现了许多注解《四部医典》的各类书本,特别是从公元15世纪中叶分成南北两种派系后,藏医学家们对此发表不同见解的著书更多,可以说那时是整个藏医药事业的鼎盛时期。改革开放以后,最为全面细致或篇幅最长的《四部医典》注释本是于2004年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著名国家级藏医学专家、西藏藏医学院院长措如次郎先生所编著的《四部医典大注药师口述》一书。他编写这本书花了长达四十多年的时间,付出了许多高尚的智慧和艰辛的劳动,为藏医药学的继承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四部医典》的不同木刻版本,在旧西藏共出现了十多种。其中内容最为详实、精辟的属德格印经院的木刻版本。改革开放以来,在国家实施恢复和繁荣发展各类优秀传统文化政策的指引下,各个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不同版本有数十种,下面对南派藏医药的历史传承及甘孜南派藏医药的发展过程作一详细介绍。
     一、南派藏医药
    南派藏医药从诞生至今,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与北派并称为藏医药学历史上的两大派系。两派的命名主要根据派系创立人所处地理位置。北派和南派也有上派和下派之分,北派属海拔比较高的地方,南派是相对低一点的地带。南派也叫宿派,宿的藏语有低海拔和热带地区的含义。南北两派的不同主要是对《四部医典》的注释、药物原材料的辨认、火灸和放血疗法的穴位、药物配制的秘方等持不同观点。通常的说法是:南派擅长药物学,北派擅长生理病理学。根据以前藏区医学发展的历史记载,从教派上而言,格鲁派的藏医学以北派为主,噶举派的藏医学以南派为主。从地域上来讲,大体以西藏的卫藏、甘青川的安多地带属北派,以甘孜州为中心的康巴地区属南派,也叫康巴派。虽然南派的最初发源地或萌芽时期不属于甘孜一带,但根据后来的传承和发展状况,以德格为主的甘孜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南派藏医药的又一重要发祥地之一,也就是带有康巴特色的南派藏医药发祥地。
    南派藏医药创始人叫舒卡.郎尼多吉,公元1439年生于现在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的郎县境内(与山南地区交界处,以前属山南地区管辖),他虽然只活了37岁,但从小勤奋好学,智力过人,成为整个藏区享有极高声誉的藏医学家,著有《千万舍利》一书。以此书为主的许多医学佳作,培养了众多后继之秀,研制了至今仍然使用并能保持好疗效的治疗心脑疾病的药物“七十味珍珠丸”及胃炎药物“佐珠达西”等较多名贵药品,为推动藏医药学的蓬勃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舒卡•朗尼多吉的外孙洛珠甲波,同样也是一名杰出的藏医药学家,他著有《四部医典注解》等重要医著,藏医学史上的第一部《四部医典》木刻版也是在他的主持下于1566年完成,在继承和推广南派藏医药方面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北派的创立人叫雄巴郎甲扎绒,他于公元1395年生于现在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的昂仁县境内,在培养学徒及著书立说方面有巨大的成就,享年87岁。
    藏医学南北两派的形成,标志着藏医学发展的顶端阶段和鼎盛时期,相继出现的不同学术观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现象,为藏医学的更加丰富和完善,有了极其重要的作用。随着历史发展的不断变化,西藏拉萨和甘孜州的德格逐渐形成了北派和南派的中心。南派藏医药的主要特点如下:
(一) 在藏医学巨著《四部医典》的基本定位和推进广泛使用方面有新的重大突破
    舒卡派首次公开发表了《四部医典论经论之驱暗明灯》、《四部医典视为佛经的反驳帝释金刚杵》等重要论著,肯定了藏医学巨著《四部医典》是藏医学家在藏区本土编著的新观点,打破了此前大多数人认为是佛祖释迦牟尼亲口传授的只限于宗教信仰的说法,澄清了历史事实。舒卡•朗尼多吉编著了著名《四部医典注解彩函》、《四部医典总论或要解白银镜子》。舒卡洛珠甲波编著了《四部医典详释祖先教诲》等藏医药界业内人士公认的与《四部医典》相关的诸多权威性著作(以上两位大师统称为前派舒卡和后派舒卡伯孙)。公元1566年,在第巴亚加巴的支持下,舒卡大师洛珠甲波以《四部医典》金银备注手抄本为主要蓝本,依据在整个藏区所流行的不同类型的《四部医典》手抄本对照本,经过与西藏阿里象雄文化相关的苯教《四部医典》、古印度医学《八支精要》藏王赤松德赞时期汉医东松贡哇进藏时带来的和在藏区期间编著的部分中医古籍相比对,由舒卡派对《四部医典》的零散的旧释等很多重要医学理论的主要内容进行全面细致的校勘,新刻了藏医学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第一个《四部医典》印刷版本札唐居悉。此后,西藏布达拉宫印经院著名医学家第司•桑杰嘉措和四川德格印经院康巴南派藏医药创始人司徒班智达负责校对的《四部医典》木刻版,加上藏医学历史上陆续出现的十多种不同木刻版本,都是以舒卡派《四部医典》木刻版作为确切的重要依据刻制的,并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由此可见,舒卡派《四部医典》版本的问世,在确立《四部医典》的正式版本及揭示历史真相、完善理论体系、提高学术价值等诸多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是令人瞩目的,在藏医学理论发展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新的重大突破。
(二) 南派在辨认药物原材料和配置疗效独特的药品方面具有许多独到之处
在藏医药的药物配方中,比较常见的药物原材料多达一千多种,对药物原材料的正确辨认和科学加工、合理使用尤为重要。但药物原材料在不同的生长环境和不同的医生眼里,出现了很多不同的辨认法,引起不同程度的质疑和争论。由此在实际的药物使用和药品疗效方面产生了诸多的问题,并带来了直接的不良影响。南派藏医药创始人舒卡•朗尼多吉针对这些特殊状况,在当时的夏秀安噶地方召集所以的著名老藏医,讲解了古典药学中药物的六味、八性、三化、十七能等药物的性质、名称、功能,并把这些古书中的理论结合到实际的运用之中。在药物辨认方面也作了逐一介绍,特别对以往常常出现不同认识的药物,展开了积极而热烈的讨论,提出了不同见解和观点,进行了全面细致的归纳和总结,最终得出了统一的共识和结论。在取得这些成绩的基础上,舒卡•朗尼多吉还充分利用自身的高智慧以及渊博的理论知识、丰富的实践经验,编著了《鉴别药物知识》、《药味细解》、《甘露湖水》、《甘露宝库》、《药物总论》等很多重要药物学理论书籍,配置了临床疗效显著且最为贵重的药品“七十味珍珠丸(然纳桑培),以及治疗各类胃炎的特效药“佐珠达西”等多种疗效独特的新药。除此之外,在使用寒性药物治疗温热性疾病等药物方面也有很多与北派不同的亮点。总之,舒卡派为进一步细化药理学说的准确概念,以及提升药物方剂的疗效质量方面有了新的突破。
     (三)  南派藏医药的传承人桃李满天下
    南派藏医药创始人舒卡•朗尼多吉诞生于藏医世家。其家族的藏医传承历史悠久,其自幼才华出众,得到了整个藏医学界专家学者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认可,在藏医学历史上成为了唯一能够与西藏药王宇妥•云登贡布相提并论的藏医药大师。他虽然过早去逝,但生前培养了很多优秀的藏医药后继人才。据相关历史文献资料记载,舒卡•朗尼多吉生前培养出来的徒弟犹如天上的星星,不计其数,其中最为优秀的有圆满四大弟子、具有很好灵气的八大弟子、高智商的十六大弟子、享有极高声誉的二十大弟、有特殊增名的十六大弟子等众多出类拔萃的藏医药人才。他的四大弟子后来培养出来的藏医药后继人才也不可估量,大有作为。其四大弟子分别是秘诀圆满米久泽登、事业圆满察湾四朗扎西、技能圆满泽崩多吉、演讲圆满米穷白玛夏。他们的主要弟子又有藏医学家名噶哇夏加翁修、隆布曲吉、舒卡•洛珠甲波、仙巴泽翁、夏波奔青、白玛噶布、直贡曲扎、根秋翁波、司徒曲吉迥勒师徒等,这些杰出医学家都属于舒卡派的优秀传承人,他们在著书立说、培养人才、医疗救治等多方面成就显著。南派藏医药随着不同传承和不同区域的历史演变,内部出现的分支也有几种不同的派系,由夏波奔青传承下来的统称为南方吓派,直贡曲扎创立的称直贡派系,司徒曲吉迥勒称为康巴派系。南派藏医药的藏医不仅人才众多,而且精通《四部医典》的博学多才者比比皆是,涉及的地区和领域广泛,产生的派系分支较多,在整个藏医药学人才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四)在继承和创新堪称藏药药王的“佐塔”炼制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所谓“佐塔”,是由具有毒性的水银炼制而成,藏医炼制“佐塔”的方法最初记载于藏医学巨著《四部医典》的第四部《后续》之中。公元13世纪,藏传佛教噶玛举派高僧、著名藏医学家克珠吾金巴从印度翻译了有关水银炼制的医学理论经典——《汞的三大要论》一书,他把这些经典内容与《四部医典》进行细致对照、深入研究、相互融合以后,经过长时期的操作实践、总结归纳,自己也新编了一本名叫《汞的成就论说》的重要著作,在炼制“佐塔”方面打开了新的局面,使炼制“佐塔”得到了进一步的传承和弘扬。克珠吾金巴又把这些珍贵的技术知识和传承秘诀传给了自己的徒弟第三世噶玛巴活佛绒雄多吉,绒雄多吉编著了药物学经典《药学海洋》、生理学之书《人体气脉点修炼》等重要医学论著,炼制“佐塔”技术也以佛学的特殊方式传承了下来,最后延续到南派医药大师舒卡•朗尼多吉家族当中。舒卡•朗尼多吉在其父仁青彭措处传承该技术知识以后,新编了炼制“佐塔”的《实际“佐塔”心灵要术》一书,培养了较多徒弟。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南派藏医药分支的著名藏医学家直贡却吉扎巴为主的直贡派系的藏医学家们编著了《炼制“佐塔”记录暗藏明镜》等书籍。由于社会历史的不断变化和一些不良因素的产生,能够掌握炼制“佐塔”技术的医生逐渐减少,配制“佐塔”的环境日趋恶化,技术传承几乎濒临灭亡。公元18世纪初,康南南派藏医药大师、著名班智达司徒曲吉迥勒经过多方的取经学习和自身的精心研制,将此项技术全方位地恢复和发展。在当时德格土司的援助之下,德格岗托炼制了失传多年的“佐塔”全过程,配置了以“仁青常觉”、“七十味珍珠丸”为主的各类名贵药品,培养了众多继承人员,由司徒曲吉迥勒本人和他的主要弟子之一——德格土司私人秘书古如培分别编撰了相关业务知识丛书,为后人创造了条件,打下了基础。之后司徒曲吉迥勒的徒弟噶玛额勒、噶玛珠居登真赤勒、德格土司私人医生曲扎加措、工珠颜登降措、降央青泽翁波、居米旁降央郎加加措等康巴南派藏医药杰出的专家们编写了阐述炼制“佐塔”的方法与技术的各类书籍。其中,最具有权威性的著作就是藏医药大师工珠颜登降措在一百多年以前在甘孜新龙炼制“佐塔”和“八中金属”、“八中矿物”以及配制各类“仁青”系列的所有药品时编著的《汞及八中金属、八中矿物质治炼法智者心宝》一书,此书的内容不仅详尽,而且操作简易,具有更高的科学性和创新特点,在炼制“佐塔”等技术知识方面取得了新的重大成果,并成为此后所有炼制“佐塔”的重要依据,在炼制“佐塔”等得承前启后方面做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一、  甘孜南派藏医药
(一)、甘孜藏医药历史概况
    甘孜藏医学也有着比较长久的历史,目前有确切文字记载的应从德格土司诞生时期的土司兼医生向巴坝算起,至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之前的甘孜藏医学历史虽然有在民间流行的口头传说,但缺乏文字依据。当时的德格土司是吐蕃王朝松赞干布大臣禄东赞的后裔,向巴坝是禄东赞长子聂当布的孙子,出生年代与赤松德赞相同。在德格邓柯地区出现的著名藏医学家噶洛协鲁巴是第一世噶玛巴活佛都松钦巴的上师。他研制了名为噶洛麦玛的血液系统药物,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白垭乡境内的优秀藏医学家,帕莫竹巴是创建白玉县噶托寺的高僧噶当巴德西的兄弟,帕莫竹巴是帕珠噶举教派的创始人。他在卫藏名医达波达俄协琉处学习了很多医学经典,得到了许多珍贵的传承知识,同时,通过自身的长期临床实践探索,配制了至今都家喻户晓的胃病特效药“帕珠”配方,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此药从问世到至今也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公元1448年,德格更庆寺创建者高僧唐东杰布也是一位有名的藏医学者,他配有胃药“智托日噶”(白色丸子)、流感药“智托日玛(红色丸子)两种具有特殊疗效的名贵药物,对医疗保健、预防疾病起着很好的作用。唐东杰布不仅是位有名的藏医学家,而且还是一位举世闻名的藏族民间戏剧的开拓者和桥梁专家。他的一生所有精力全部献给了济困扶贫及行善积德的事业上。自从公元18世纪初,在甘孜诞生出创建德格八邦寺的高僧司徒曲吉迥勒以后,陆续涌现出了一批博学多才的藏医学专家学者,如司徒活佛诸兄弟、工珠和钦则活佛,石渠的居米庞、炉霍的多吉德钦林巴、甘孜的扎噶活佛等。其他对继承和发扬祖国传统医学有突出贡献的优秀藏医学家,在南派藏医药的传承中逐一介绍。
(二)、甘孜南派藏医药的传承及现状
   1、甘孜南派藏医药的摇篮——德格八邦寺   甘孜自从出现创建德格八邦寺的噶举派高僧、医学专家、精通大小十明的“大班智达”司徒曲吉迥勒以后,就成了南派藏医药的又一重要发祥地,可以说,以德格为主的康巴地带属于南派藏医药的第二个故乡以及后期的发展中心。司徒曲吉迥勒活佛原本是西藏昌都噶玛寺的第八世转是活佛,但当时的德格土司曲杰登巴泽仁看他聪明好学,才华出众,不仅没有放他到昌都寺,而且还给他提供了创建德格八邦寺必要的条件。从此以后,他就成为了以德格为主的康巴大地上名垂千秋的一代宗师。他当初学习藏医学是在藏医学家德玛丹真彭措和班仓益西两位大师处,前者编著了《晶珠本草》,后者是墨竹工卡县的专家。在两位专家的指点下,司徒曲吉迥勒活佛系统地学习了南派藏医药学,经过长期的不懈努力,最终成为名副其实的优秀藏医学家,在八邦寺创办了整个康区独一无二的藏医学校。在德格第四十二代土司登巴泽仁的指导下,德格印经院担任了新刻佛经《甘珠尔》及以南派藏医药为主的十多部藏医学珍本、孤本的编辑和审定工作。八邦寺藏医学校广收门徒,传授以南派藏医药为主的各类藏医药知识,培养了众多藏医药人才,学员不仅有甘孜一带的,还有很多来自青海、甘肃、云南、西藏等地,当时已经覆盖了所有藏区。所有的继承和发扬南派藏医药的大学者,几乎都是从这所学校里毕业出来的,如德格县藏医联合诊所创办人之一扎莫拉杰降央绒波,德格县藏医院主任医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藏医专家颜登彭措,州藏医院主任医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藏医专家唐卡昂翁降措都是这所藏医校培养出来的后起之秀。
2、甘孜南派藏医药的后盾德格土司      德格土司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他们对弘扬藏文化发挥出了重要作用。该家族建立了驰名中外的德格印经院,新刻了许多以《四部医典》为主的珍贵医学著作,培养了像古如培、仁青俄热、曲扎加措等具有很高藏医理论水平和临床实践技能的私人医生。特别是第四十二代土司曲杰登巴泽仁不仅自己是个优秀的藏医专家,还在服务、带领、推动藏医药学的发展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三)甘孜南派藏医药代表性人物
     1、司徒曲吉迥勒    司徒曲吉迥勒于公元1700年出生于德格县境内龚垭乡安介西村,他是家中四兄弟中的老大。他年幼聪明好学,四处寻访知名学者,学习和掌握了许多佛学知识,特别在藏医学上有很高的造诣,年仅二十出头就成了享有一定知名度的藏医学专家。他除了精通医方学以外,还学习了许多以佛学为主的哲学逻辑、天文历算、语言文学、绘画艺术等藏学知识,具有精通大小五明十大文化的“班智达”称号,当时在整个藏区及印度、尼泊尔、内地部分地区都享有极高的声誉。
     司徒曲吉迥勒大师师从南派藏医药重要传承人之一、噶举派高僧、《晶珠本草》的编写者、藏医学专家德玛登真彭措和藏医专家班仓益西、噶玛登批等几位上师,接受南派藏医药的所有秘诀知识以后,成为著名的藏医药学专家和第二个南派藏医药开拓者,从而使甘孜藏区成为了南派藏医药后期的重要发祥地。他在德格印经院新刻和校订了《四部医典》、《宇妥精义》、《千万舍利》、《达莫秘本》、《四部医典注释蓝琉璃》、《晶珠本草》、《珍药二元要诀》等十多部藏医学名著。在八邦寺创办了藏医学校,培养了岭卖扎西奔、白罗泽翁根恰、噶玛额勒、泽仲旦登许多有名的藏医药人才。
司徒班智达除学习和掌握藏医学之外,还学习了中医学和印度医学的医疗知识,所编写的医学著作除了部分具有典型的南派藏医学佳作以外,还主要编有《中医脉诊》和《中医天花疗法》、《金属药物汞的冶炼法》等具有代表性的重要医著。
2、岭卖扎西奔      
岭卖扎西奔是司徒曲吉迥勒的唯一一个俗人身份的学徒,他于公元1726年出生于德格县境内阿须草原,年满12岁就师从司徒曲吉迥勒开始学藏医,整个一生跟随司徒曲吉迥勒,学习了许多藏医理论、药物配方、诊断治疗等多方面的、系统性的专业知识。71岁时,根据自己长期临床实践的丰富经验,开始编著《长寿宝瓶集要》、《亲训无亡月光》等重要医书。在88岁时编写了《四部医典重点难点部分注解》,给南派藏医药事业的继承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他先前一直居住在八邦寺,上师司徒曲吉迥勒圆寂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阿须岔叉寺,年活近半百高龄。他在自己编著的医学书本《各种秘诀珍珠连串》后记中这样写道,“岭•格萨尔王遗址处,我岭麦扎奔似格萨尔;敌霍魔两个他征服,病四百余种我来敗;绝无敌宝剑他来挥,利外科武器由我施;十八大宗是他统治,十八种技能我精通;他英勇善战神所赐,我博闻真才师所得。”所谓“岭麦”的藏语意思就是藏民族英雄岭•格萨尔诞生地麦巴,麦巴是藏语医生之意。此名称主要与英雄格萨尔诞生地有关联,由此可见,扎奔认为自己与岭•格萨尔王是同一地方的人,而且还在本名前加两个岭•格萨尔王故乡的医生“岭麦”两个字,这样既表名了自己所处的地理位置,更显示了英雄大人物所诞生地的特殊性和重要性。
3、噶玛额勒       噶玛额勒是司徒曲吉迥勒的亲弟弟,生于1705年,1759年病逝于德格八邦寺。他一生主要在兄长司徒曲吉迥勒处学习藏医理论经典及临床实践知识,编著了重要医学著作《珍药二元要诀》,内容的第一部论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第二部论各种药物配方。此外,他还对与藏医学有着密切联系的星算学的推进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主要弟子是德格玉隆的医生江央赤村沃萨。
4、古如培      古如培是德格土司秘书兼私人医生,是司徒曲吉迥勒的重要医学学徒之一。他与上师司徒曲吉迥勒一起参与了在德格岗托配制“佐塔”的全过程,著有《冶炼“佐塔”和配制仁青系列药品的一书月光甘露》、《药物名称的注释》、《上师司徒曲吉迥勒传记》等一些重要书籍。
5、噶玛热拉    噶玛热拉别名噶玛额旦、噶玛仁青、噶玛珠居登真赤勒等,他是司徒曲吉迥勒亲弟噶玛额勒的转世活佛,于公元1770年出生于德格县境内,他从小在八邦寺司徒曲吉迥勒另一个兄弟桑登处学习佛经和藏医,最后成了知名的藏医学家。他在药物配制方面有一些独特的经验和见解,编著了著名的配方学书《实用配方要诀长寿珠曼》及别录其奥义所成子卷《诀窍心宝》一书,这两本书合并为一函称之为《长寿珠曼母子合璧》。该书为整个藏区的药物配制方法提供了极好的理论依据。此书除了甘孜地区以外,至今仍然在西藏、青海、甘肃、云南、阿坝等地作为药物配方的重要资料。
6、曲扎加措      曲扎加措是德格土司的私人医生,在司徒曲吉迥勒兄弟桑登处学习藏医,编有《临床常用知识》及《汞及八种金属、八种矿物冶炼技术》医著。
7、工珠颜登降措    工珠颜登降措于1812年生于德格县俄南乡绒加村,87岁时圆寂。工珠颜登降措从小喜欢读书学习,具有惊人的智力。他一生拜了很多博闻多才的老师,也学习了许多佛学经典著作,对藏传佛教各教派一视同仁,最终成了闻名天下的藏学大学者,著书立说共有九十多部,这些珍贵文史资料的木刻版均在德格印经院和八邦寺印经院完好保存,对藏学、佛学研究具有很高的价值。
工珠颜登降措年幼时到噶举派主寺八邦寺当僧人,后来由于才华出众、弘扬佛法功德无量,成为了八邦寺的第二大活佛。他在八邦寺的医生噶玛泽翁饶登及噶玛彭措等处学习藏医,掌握了南派藏医药传承的系统知识,精通医学巨著《四部医典》及南派藏医药的所有秘诀知识,成为了享有极高声誉的 专家。他60岁时总结自己一生的经验,吸收历代南派藏医药专家最宝贵的临床实践知识,编撰了藏医师手册《临床札记》、《汞及八种金属、八种矿物冶炼法智者心宝》,以及藏医学在内的大小五明的《知识总汇》,还整理编撰了以莲花生大师编撰的《甘露宝瓶》为主的各类伏藏大师的古典医籍46部。其中,篇幅最长的每一种有二百多页,最短的有几页,最短的有几页。这些内容包括预防和诊治各种瘟疫病的知识方法及药物配制,还有保健养生的药物和肠胃肝胆等内科疾病的治疗方法,以及部分以佛教内容出发的静心修炼、气脉调理、各种经文护身符和密宗咒语等篇章。
《临床札记》已成为藏医的重要必修课之一,在整个藏区广泛流行。《汞及八种金属、八种矿物冶炼法智者心宝》一书在这一技术传承的承前启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汞和金属的冶炼技术虽然有近千年的历史,但中途遭遇数次失传的困境,在这样特殊的艰苦环境之下,该书具有历史性的深远意义。该书对汞的消毒、加工、提炼、剂量、配制、冶炼等操作知识讲的及全面、细致、程序也介绍的清晰、易懂,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当今配制的所有“佐塔”技术,主要源自于此书的传承。
8.降央青则翁波         
    降央青则翁波于公元1820年生于白玉县境内堆龙乡.73岁圆寂于德格麦宿宗萨寺。他是创建萨迦派宗萨寺的第一任活佛,自幼勤奋好学,智力超众,学习了许多佛学经典及藏医学理论,掌握了各类渊博的藏学知识,在整个藏区的佛教界及民众当中享有极高的声誉。他的藏医学主要是在德格土司私人医生曲扎加措处学习,加之受到八邦寺司徒活佛师徒传承的深刻影响。由此成了又一名南派藏医药的重要大师。他所编的医学集要当中共有四十多个篇章,主要弟子有德格土司私人医生仁青俄热等。
9.仁青俄热              
 仁青俄热是降央青则翁波的重要医学学徒,出生在德格县境内(具体地址不详),别名夏青拉杰。他编有《四部医典的注解》和《药物配方甘露神湖》。这两部医著的版本改革开放后在德格印经院得到补刻。
10.居米旁降央郎加加措      
 居米旁于公元1844年出生于石渠县境内,7岁开始学藏文,12岁学藏医,前后主要拜降央青则翁波及工珠颜登降措两位大师为自己的根本上师,不论是藏医学还是佛学知识都学了很多,特别在八邦寺佛学院藏医班里专门为藏医学的发展进修了数年时间,从而得到了全面的进步和提高。他编著有《医学秘诀集要福利宝库》、《藏医生理解剖学》、《脉诊和尿诊的注释》、《植物药配方精粹》、《常用保健八章》、《四部医典要点注解》等诸多医学佳作。其中,《植物药配方精粹》一书,受到业内、外人士的重视和青睐。他的所有医著集要,于1989年,笔者在德格县藏医院工作时,经过较为全面细致的整理和校订以后,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他除了医学著述以外,还有因明、历算、佛教等藏学著作三十多部。
11、措如次朗     
   措如次朗于1926年生于德格境内,2005年病逝。他12岁就开始学藏医,后来前往白玉县噶托寺,在藏医达穷喇嘛泽仁曲培处学了十多年的以《四部医典》为主的各类藏医学理论及“佐塔”配制方法。30多岁返回西藏江达县噶举派寺院措如寺,任佛学院的堪布职务。实行民主改革以后,最先在西藏波密监狱医院当医生,改革开放初期到拉萨市藏医药工作,评为藏医主任医师高级职称,1987年建立西藏自治区藏医学院时,任命为藏医学院院长,成为享受国务院津贴的国家级藏医药专家。
措如次朗大师除了日常的医疗救治工作以外,还担任了中国藏医药百科知识全书的主编。他用长达四十多年的漫长时间,编著了三百年以来最为全面细致的《四部医典注释药师口述》一书,此书已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发行。他还编撰和发表了《佐塔和仁青系列配方皎洁月光》等医学名著和数十篇论文,培养了一千多名藏医药人才,研制了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岔麦芒觉”等多种新药,在继承和发展祖国的传统医学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四)当代的甘孜藏医药
     甘孜州建立于1950年,是全国最早建立的一个民族自治州。甘孜州总人口100多万,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是西藏、青海、云南一带康巴地区的中心。这里孕育处大批藏医药人才,珍藏着大量藏医药文献,还有丰富的藏药材资源。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各级党委政府得关心支持下,甘孜地区的藏医药与其他藏区一样得到了长足的发展,1959年德格县在原有的更庆寺藏医医务室基础上,在德格印经院里建立了全州第一个县级藏医联合诊所,与此同时,全州相继在农村牧区也建立了为数较多的村医务室或农村合作医疗站,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医疗保健服务创造了优越条件。特别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藏医药事业得到蓬勃发展,在县级中医和藏医院数量陆续增多的同时,1984年成立了甘孜州藏医院,并在以甘孜州藏医药为主的德格、白玉建立藏医研究机构,为从事和研究藏医药工作创造了必要的条件,藏医药从业人员的数量和质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配制药物的原材料更加丰富,医院的基础设施条件得到了进一步改善,医务工作者的职称待遇全面落实,藏医药工作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甘孜州目前有十一个县级藏医医疗机构。其中,获得食品药品检验所监督管理局批文的有六个县级医疗单位和一个州级医疗机构,实行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藏医药科研机构有三所。南派藏医药的故里德格县还曾经成立有藏医药协会。全州在专门机构里藏医药从业人员达200多人,以藏医药为主的乡村医生及个体开业者达100多人,全州藏医药人员总数达400余人。甘孜州藏医药人才培养及整理古籍文献工作也成效显著,先后在州卫校、州藏医院、省藏文学校、德格县藏医药、白玉县藏医院、石渠县藏医院等共计培养了500多名藏医药人才,为继承和发展南派藏医药事业方面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整理出版的以藏医学巨著《四部医典》为主的各类孤本、珍本有十多部。笔者编著的《藏医药学辞典》一书属四川藏区的第一部藏医药学工具书,于2009年由四川民族出版社正式出版社发行,在学习、运用、研究藏医药学方面将产生积极作用。
甘孜州是康巴文化的发祥地,也是南派藏医药的发祥地和发展中心,相信在全州藏医药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甘孜南派藏医药事业会更加美好。
[参考文献]
1、舒卡.洛珠甲波校订:《四部医典》[Z],山南札唐居悉木刻版,北京:民族出版社,2005年。
2、李永年翻译、谢佐校对:《四部医典》[Z],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3年。
3、舒卡.朗尼多吉编著:《千万舍利》[Z],兰州:甘肃民族出版社,1998年。
4、第司.桑杰嘉措编著:《医学概论琉璃宝镜仙人喜筵》[Z],民族出版社,2004年。
5、舒卡.洛珠甲波编著:《医学总纲》[Z],民族出版社,2006年。
6、帝玛登真彭措编著:《医学历史传记海浪仙人喜筵》[Z],西宁:青海民族出版社,1993年。
7、白洛泽翁根恰编写:《医学源流》[Z]藏文手抄本。
8、舒卡.洛珠甲波编著:《舒卡.朗尼多吉传记》[Z],民族出版社,2006年。
9、南卡罗布编撰:《苯教源流》[Z],甘孜州编译局印制出版,1989年。
10、泽翁多吉仁真编著:《历代德格土司历史传记珍宝连串》[Z],德格印经院木刻版。
11、岭麦扎西奔:《医学知识札记》[Z]藏文手抄本。
12、古如培编撰:《司徒曲迥传记》[Z]藏文手抄本。
13、工珠颜登降措编著:《汞及八种金属、八种矿物冶炼法智者心宝》[Z]德格八邦寺印经院木刻版。
14、直贡曲扎等编撰:《直贡医学选集》[Z]藏文手抄本。
15、强巴赤烈编著:《中国藏医学》 (汉文) [M],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1996年。
16、措如次朗编著:《炼制“佐塔”方法皎洁月光》[M],成都: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
17、蔡景峰编辑:《藏医学通史》 (汉文) [M],青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
18、张怡孙主编:《藏汉大辞典》 [Z],民族出版社,1992年。
19、邓都编著:《藏医药学辞典》 [Z],四川民族出版社,2009年。
                                                    责任编辑:任银凤

[作者简介]    邓都,四川省甘孜州藏医药副院长。  (甘孜   625000)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21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14009601号-1 公安备案:5101050201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