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字发展>>文字历史

发布时间:03-16

独树一帜的藏文硬笔书法艺术

   

达斯奔益文。 

玛尔钦文。   


    藏文是用硬笔书写的。书写的笔大多是用竹子做成的。竹笔分圆竹笔和三棱笔。圆竹笔用于书写大字,而三棱笔则用于书写小字,也有一些其他材质的笔。笔尖分左斜、右斜和平口三种。左斜笔尖用于书写乌金体,即印刷体(楷书),右斜笔尖用于书写乌梅体(行书),而平口笔尖则用于书写朱匝体(草书)。我国的书法艺术源远流长,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元素,藏文书法在我国书法艺术长廊里,是独特的一脉,它承袭几千年的文明,在雪域高原世代相传,成为独树一帜的硬笔书法艺术。

   相传早在4000 年前,藏族先民就已经开始使用一种叫达斯奔益文的古文字,在距今约3000 年的时候,苯教的创始人敦巴辛绕根据达斯文创制了玛尔文,流我国的书法艺术源远流长,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元素,藏文书法在我国书法艺术长廊里,是独特的一脉,它承袭几千年的文明,在雪域高原世代相传,成为独树一帜的硬笔书法艺术。

行于现在的西藏阿里地区,也就是古象雄国。玛尔文分 “玛尔钦”和“玛尔琼”(大玛尔文和小玛尔文)字体。玛尔文成为当时苯教经文书写的文字,据说现在的一些苯教寺院里还能看到玛尔文书写的苯教经文,玛尔文除了为苯教服务外,还在古象雄国流传,成为古象雄文字。除玛尔文外,当时还产生了天珠文和天降文,这两种文字都属于美术字体,从那时起,西藏就出现了藏文书法艺术,并产生了艺术流派。
   公元前2 世纪,第二代藏王聂赤赞普统一了吐蕃12 小邦和40 个部落,建立了赞普王朝,也使玛尔文从一个较小区域性文字成为更大范围使用的文字,为吐蕃政权的建立、苯教文化的传播和西藏社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随着吐蕃社会形态发展到了较高程度,玛尔文的局限性日益凸显,公元7 世纪中叶,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时期,为适应吐蕃社会日益发展的需要,吐蕃大臣吞弥•桑布扎从印度学成归来后,对古老的象雄藏文进行全面的改革,以雅砻语为基础,以玛尔文为蓝本,并参照古印度的古巴达文统一规范了藏语文,确定了乌金和乌梅两大书写体系,乌金体是楷书,乌梅体是行书。这就是至今所使用的藏文,它已有1300 多年的历史。

    相传,吞弥•桑布扎以“六字真言”为首笔文字,作为礼品献给藏王松赞干布,松赞干布非常感激吞弥•桑布扎规范文字的功劳,决心自己首先学好,他把国事委托给几位大臣处理,自己住进宫堡中跟吞弥•桑布扎学习文字,这一学就是整整
4年。在这期间,松赞干布不但精通了藏文,还和桑布扎一起制定了《十善法》,这是用藏文写成和颁布的第一部法律条文。在松赞干布和吞弥•桑布扎的共同推动下,藏文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藏区,使当时的吐蕃社会发生了划时代的变化,极大地促进了政治、经济、司法、军事、文化、宗教、医药、内外交流等领域的发展。不言而喻,吞弥•桑布扎的历史功绩是巨大的,因此受到了松赞干布和后来藏族人民的一致的崇敬,被称为“藏文之父”。
   藏文规范之后,十分注重书法艺术,吞弥•桑布扎在规范新的藏文时,确定了楷书和行书两种书体,他所确定的楷书叫做蟾蜍体。据说这种字体就像金蟾趴在草地上。吐蕃时期出现了八大书法家,他们以蟾蜍体为蓝本,创制了列砖体、稞体、串珠体、雄鸡体、鱼跃体、雄狮体和蜣螂体八种楷书乌金体。从以上书体的名称就不难看出,这些书法家在创作藏文书法时,从自然界吸取了大量的元素和营养。
   吐蕃时期,藏文书法还产生了密文体、伏藏体、幻妙体等许多书体。密文体是佛教专门用于记录书写密宗典籍的特殊书体,虽然它的形状与通行的藏文书体有所不同,但拼写、读法、文法、正字法等都和通行的藏文一样。所以,密文体也是藏文的一种特殊的书体。藏文密文体有十几种。伏藏体和妙幻体,也是吐蕃时期藏文的一些特殊书写方法。
   由于吐蕃时期的藏文书体太多,字体多达40 余种。没有一个具有权威性的规范的楷书,藏文书法领域显得过于混乱,针对这一情况,吐蕃末期,藏族著名
学者琼布尤赤依据绘制坛城的坐标法对藏文楷书进行了规范,规定了每个笔画的起止位置、走向、长度和粗细等,这种书体被称为琼体。自此,藏文乌金体(楷书)再没有出现过大的变化。
   在公元13 世纪前后,西藏的萨迦王朝时期,藏文行书的书法艺术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出现了徂仁体、徂同体、白徂体、朱匝体等许多优美的书体。萨
迦王朝颁发的政令、文告、碑文等,大多用行书的弯腿朱匝体书写,在整个萨迦时期,弯腿朱匝体的书法艺术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所谓徂同体,就是小而稳健的字体,尤如汉文的正楷,字体端庄严谨,是学好藏文书法的基础,而徂仁体是整个藏文书法行书乌梅体的基础书体。它具有庄重而宏大的气势。在藏文书法中,有了徂仁体的深厚功底,就能写好其他书体。用于书写各种典籍的白徂体产生于13 世纪之后,当时,萨迦班智达和八思巴修建萨迦南寺,他们动员全藏区的书法家、誊录师用白徂体来抄写经书, 在寺内大殿西墙内修起了由8 万多部佛教经典组成的著名经书墙。白徂体又分为分毛足体、净足体和朱徂体。

 到了17 世纪中叶西藏地方政权噶丹颇章时期,随着行政体制的完善,在行文上更加注重规范,不仅在内容、格式上严在公元13 世纪前后,西藏的萨迦王朝时期,藏文行书的书法艺术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出现了徂仁体、徂同体、白徂体、朱匝体等许多优美的书体。
格加以要求,而且还从书体、书写技艺上对上行文、下行文、平行文、民间书信等作了严格的规定。这一时期,有棱有角的长腿朱匝体成为噶丹颇章地方政府政令书体。上下行文多采用徂同体,平行文采用酋琼体。民间书信可采用酋体或徂同体,但不能采用朱匝体。

相传为吞弥· 桑布扎书写的“六字真言”。

嘉荣文。

天珠文。

伏藏文。

徂仁体。


    在20 世纪初,娟秀的短腿朱匝体成为最流行的书体。短腿朱匝体的书体十分独特,特别是朱匝体的草书形式酋体具有书写迅速、形体优美流畅的特点,是19 世纪和20 世纪藏族书法艺术的一大成果。藏文“酋”即有迅疾、活泼的意思,也可以称为草书,酋体分为大草和小草,区别在于大草连笔多,小草连笔少。大草酋体和小草酋体现在已成为最实用、书写最快的书体而被广泛运用。


◎吞弥桑布扎创制藏文时所住城堡帕邦卡。

   从藏文产生以来到现在,先后共出现了这样种类繁多的书体。其中常用的有楷书的乌金、徂仁、徂同等书体,行书的朱匝、白徂等书体和草书的酋体书法形式。藏族书法艺术繁荣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许多书家体的出现。觉罗体、恰罗体、贵罗体、多旦体、央丹体、仁布体、八思巴体等等,都是藏文创立以来特别是13 世纪以来的历代大译师、学者和书法家根据自己的书写专长,参照梵文等其他众多文种创新的极具风格和观赏性的藏文新书体。
   藏文书法以字体种类繁多而闻名。藏族历来十分重视书法艺术、重视书法练习,一般有书法功底的人,都能书写六七种书体,他们能够视文字的内容而书写不同书体。字体或书法是有知识人的脸面。按照传统的学科分类方法,书法是属于大五明的工巧明中的一个小分支,工巧明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学科,几乎包括了除医学、历算之外的自然科学一切领域,因此,以精通大小五明为治学最高目标的藏族学者,自然要把书法作为学识功底加以认真研习。



◎从帕邦卡俯瞰娘热沟风光。

   流畅优美的藏文书法艺术,具有淳厚的高原气息、浓重的乡土特质和明丽的雪域色彩。经过千百年来的沉积,有关藏文书法艺术的论著,有上百种之多,藏文书法早已成为祖国艺术宝库中的瑰丽珍品。
   西藏和平解放以来,特别是自治区成立以来,藏文书法艺术得到了全面的从藏文产生以来到现在,先后共出现了这样种类繁多的书体。其中常用的有楷书的乌金、徂仁、徂同等书体,行书的朱匝、白徂等书体和草书的酋体书法形式。


   继承和弘扬。随着西藏基础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随着藏语文的普遍学习和使用,藏文书法普及到了广大农牧区乃至偏远的村落,涌现出的书法新秀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多得多。上个世纪80 年代成立的西藏书法家协会,会员遍布西藏各条战线。几十年来,举办了许多全区性和全国性的书法展览,向全国观众展示了藏文书法的许多古老文体,多彩纷呈的藏文书法、独具民族特色的装裱形式都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藏文书法这门古老而年轻的艺术,正日益成为我国书法领域的新秀,成为书法爱好者和收藏家们关注的焦点。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