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五省藏区>>四川

发布时间:03-31

康定:花俏枝头 春意浓

迎春花

瓜叶菊

樱花

油菜花

三角梅

  又是一年一树花开。春光里的康定,万紫千红的桃李樱梅,还有风姿绰约的迎春花都在街边、乡间盛放。不过,要选康定春日里最美的开花树,我首先想到的却是樱花、迎春花和三角梅。在康定春日的街头,这些美丽的开花树,占尽春光,收获了无数痴恋的目光。
  迎春花我们都叫她“报春花”,似乎她的绽放就寓意着春天的到来。
  关于迎春花有这样一个传说:很早很早以前,地上一片洪水,庄稼淹了,房子塌了,老百姓只好聚在山顶上。天地间混混沌沌,连四季也分不清。大禹带领人们治水。大禹因为忙着治水和新婚的姑娘才相聚了几天就分开了。大禹临别,把束腰的荆藤解下来,递给姑娘。几年以后,江河疏通,洪水归海,庄稼出土,杨柳发芽了,人民终于安居了。大禹高高兴兴连夜赶回来找心爱的姑娘。他远远看见姑娘手中举着那束荆藤,正立在那高山上等他,可是,当他到眼前一看,那姑娘却早已变成石像了。原来,自大禹走后,姑娘就每天立在这山岭上张望。不管刮风下雨,天寒地冻,从来没走开。后来,天长日久,姑娘就变成了一座石像,她的手和荆藤长在一起了,她的血浸着荆藤。不知过了多久,荆藤竟然发出了新的枝条。大禹上前呼唤心爱的姑娘,泪水落在石像上,荆藤竟开出了一朵朵金黄的小花儿。荆藤开花了,洪水消除了。大禹为了纪念心爱的姑娘,就给这荆藤花儿起个名叫“迎春花”。
  对于迎春花谈不上喜爱,只是觉得好看罢了。朋友家中种了一盆迎春花,开得极好,讨来照片欣赏了一番,迎春花一朵朵黄色的花儿好像一个个小喇叭。近看,迎春花嫩黄色的花瓣分为两层,每层都有六片花瓣。有的舒展开六片黄色的花瓣犹如一只只黄色的蝴蝶停在花蕊中唱歌、跳舞,有的如同害羞的小姑娘半开半合躲在绿叶后面,像在跟人们捉迷藏。实话,当百花还在“冬眠”时,它勇敢地迎着春寒翩翩起舞。它的这种顽强精神吸引了我。它们就那么一簇簇,一丛丛的簇拥着大地,敢于向寒冬挑战,不畏严寒,用生命向人们报告着春天的来临!
  第一次在花艺市场看见这盆花的时候,便被她像极了向日葵的外表所吸引,更为她忧郁的蓝色所吸引。对瓜叶菊的喜爱源于对向日葵的钟情,而向日葵却是我心中无法抹去的情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见到过向日葵。童年时,家里有个小小的后院,每到春天的时候外婆都会种上几颗向日葵,我们当时的叫法是“太阳花”。我喜欢看着满院黄灿灿的太阳花在阳光下对着我点头,那时有太阳花的后花园就是我全部的生活。我和外婆坐在太阳花旁,听她给我一次次的讲《山羊和绵阳》的故事。是的,我承认我喜欢这样的日子。
  我好想对外婆说,有太阳花的日子,我很快乐,很幸福。我想,外婆也和我一样。如今的日子里,充满着我对太阳花的记忆和眷念。如今我看不到满园的太阳花,只能看见刺眼的太阳,长时间地向着太阳,看到的便是夕阳了。那个带着我种向日葵的人走了,或许她真的累了,倦了,我真的理解她。
没有太阳花的日子,瓜叶菊寄托着我所有的哀思,卖花的老板告诉我这种花只有三个月的花期,便会长成种子,我好想拥有一片地,来年种满瓜叶菊,让她摇曳成风中的蓝色海洋,那是何种的美景。
  瓜叶菊在窗前静静的绽放着,窗外,还是那一场雨,不惊不扰,下的如此安稳。起身临窗,静许一片默然于心底,将一些无处躲藏的小情绪,拈指成心语或感概。这一季,我种上了一株瓜叶菊,也在心里种上一颗向日葵,只为寄托对外婆的哀思。
  对三角梅都没有太多特殊的好感,可能是在这个城市里看得太多了。只要是自建房,有院坝的人家,墙头上都会歪歪斜斜的冒出几簇三角梅的枝丫。
第一次真真去接受并喜爱上三角梅,是因为偶尔在一本书上看到三角梅的花语:没有真爱是一种悲伤。突然间觉得很形象,这美丽张扬的三角梅,正如同只为爱而生的女子。不要命似的怒放着,直到荼蘼,也无怨无悔,只因为爱!
  父母居住在泸定,小区院子里,被爱花的老人家们种满了三角梅,有很多颜色,紫、红、玫红各不相同。也记不起是什么时候随手掰了几根,插在家里闲置的花盆中,随意放在阳台上,也没有太多用心的去搭理,它却顽强的活了过来,不单活了,还攀附在阳台的防护栏上,越长越高。每每看到它,一树一树,连叶子都没有,竟然就繁花满枝,开得不管不顾,心里无限的感慨。倾城的梅,倾城的美,仿佛在对世人说:我就要这样,删繁就简,不拖泥带水,直奔开花。
  这段时间总是看到内地朋友在朋友圈里分享赏樱花的照片,莫名的勾起我心中的悸动,康定北门街道两旁和新区广场上的樱花什么时候绽放呢?
  记得去年花开最浓的时候,喜欢和朋友去新区广场上“赏花”、拍小视频,不过现在想想当时纯属恶搞,拉下一支樱花的枝干,用力一放,花瓣飘飘洒洒的落下,抢拍下的视频美极了。想象着樱花的花瓣纷纷扬扬坠落下来,渐渐地将我覆没。然后,等风儿再起,我便随着这些花瓣一同轻盈地起舞。这样想着,和风下,依稀中仿佛自己真的变成了一瓣细小的樱花,尽情尽兴地怒放着,天真无邪地拥抱温暖春天。
樱花,又称死亡之花,因为它选择在自己最辉煌的时刻凋谢,消逝得让人心疼,风,虽然传播了它的香味,可也吞食着它的生命,一阵清风经过樱花树,它便有了颜色,或粉色,或白色,犹如一条柔软的丝巾,在空中自由舞蹈,给自然注入了些许灵动与色彩。这是樱花生命的舞蹈,这灿烂的背后,是樱花的泪,不愧是樱花,连流泪也如此动人……
  风停下了它的脚步,大地残留着樱花的泪容,这是一副怎样悲壮的场景啊,樱花散落一地,飘到了草丛中,飘到了石板上,飘到了阳光下,犹如一个个迷路了的天使,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未来。
  油菜花是我儿时的记忆,外婆为了生计,总会在家门口的几亩菜地里满满当当的种上油菜,菜花开的时候,我就会端上一根长板凳、一根方板凳坐在油菜花前写作业,油菜花的清香伴我度过了整个童年。记得儿时,每逢春季,田野里都会被一簇一簇的油菜花装扮的金黄,大片的花儿披着一层金装,偶尔一阵清风,大地上便掀起了片片的涟漪,烈阳下金光灿灿,甚是好看!
  外婆走了,如今的我越发憧憬着那片金黄,越发的思念那种躺在田野中仰望苍穹的感觉,长大后这种情感非但没有退去,却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发醇厚,无数个夜里,思念涌上心头,彻夜难眠!听说最近郊外的油菜花开的特别好看,闲来没事,我顺着乡野小路一路摸索,寻找着无数个夜里梦到的那一片金黄!
  那一片金黄夺目的光泽,那弥漫在空气中沁人心脾的幽香,那蜜蜂雯雯勤劳耕耘的花头,那蝴蝶曼舞翩翩萦绕的娇枝,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泥土幽香的空气,感受着这久违的自然,抛去人世间那些纷繁琐事,摘下那厚厚的面具,此刻的我很平静,融入了自然,回归到了童年,纯真而快乐!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