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字发展>>语文学科

发布时间:04-06

康巴藏族幼儿民间游戏的文化特质与教育价值

 

       一、康巴藏族幼儿民间游戏的文化特质 

  一个民族及其身处的生态环境相互适应并作用,从而产生了独特的民族文化,而在特定的地域环境和历史传统中不断形成的民族文化特质也逐渐内化于人的所有活动当中,通过精神文化和价值观等诸多方面不断影响着人的行为方式。儿童游戏是人在童年时期极为典型的早期文化适应方式,同样体现着一个民族及地域的文化特质,及其演进发展过程。 
  康巴藏族幼儿民间游戏的文化特质反映的是康巴藏族传统游戏在人类社会化进程中所具有的独特的文化象征意义和符号阐释。如找羊毛球游戏,寄寓着儿童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象征着康巴人在高原地域环境下对太阳、月亮、星星的崇拜,也体现了康巴人对自然力量的认识,对万物生命的敬仰。游戏角色中的花朵,象征着康巴人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从文化象征的角度分析康巴藏族幼儿民间游戏,可以更好地解读其文化本质特征和象征涵义,能够更好地看清其在社会发展历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二、康巴藏族幼儿民间游戏的教育价值 
  民间游戏对人的发展及民族社会化进程有着极为独特的教育功能,以康巴藏族幼儿民间游戏来说,不仅能有效提升幼儿的认知、体能发展、非智力因素,还能有效塑造其民族性格。 
  (一)提升幼儿感知能力 
  人的感知能力是认知过程的基础和前提,没有一种游戏是靠单一感官来完成的,只有多种感官的协同活动才能顺利完成整个游戏活动,如摔跤和秋千,要有超常的动作协调能力、空间感知能力。又如拔河游戏,需要看、听等基本感知觉;藏棋既要看棋盘,还要积极思考和分析,这就需要敏锐的观察力;秋千通过荡悠的动作可以及时针对各种实际情况随机应变,提高判断力和敏捷性,调节视觉、动觉、触觉等各种感官的协调能力;不仅如此,游戏活动更离不开脑神经的支配,在神经系统急剧发展的幼儿期,通过传统游戏可以积累运动记忆信息,开设和建立支配运动神经的中枢回路,强化神经联系,为今后各项运动技能的形成和身心发展奠定基础。 
  (二)促进幼儿体能发展 
  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曾经提出游戏促进人的身体机能和能力的观点,认为为儿童找些玩具来代替真的工具,即如铁刀、木剑、锄头、小车、滑板、踏车(磨房)、建筑物(房屋)等等这些东西,可以帮助他们自寻其乐,并可锻炼身体的健康、精神的活泼和各种肢体的敏捷。自古以来很多运动游戏、技能游戏和智能游戏等不同类型的游戏都以其独特优势和方式,提高和促进人的身体素质,不同程度地影响人身体机能的均衡发展。康巴藏族民间游戏中“狼吃羊游戏”具有促进人的身体机能,促进肌肉发达,形成技能等鲜明的外显特征,使人的身心得到和谐发展。“狼吃羊游戏”可以发展幼儿的奔跑能力、协调性和灵敏素质。 
  (三)培养幼儿非智力因素 
  游戏活动不仅可以掌握人类知识经验和生存技能,还可以积极开发和培养各种兴趣爱好、意志力、情绪情感、动机等诸多非智力因素。夸美纽斯曾提出游戏具有锻炼人的意志等非智力功能,他指出:因为游戏的时候,人的精神专注于某种事物,而这种事物又经常磨炼人的能力。例如藏棋游戏,水平不分上下的两个棋手之间的竞争,更多取决于是否具有沉着、冷静、机智灵活,面对对方的攻击能够巧妙地化险为安,是否能够从心理上战胜对手等个性品质与特征。 
  (四)塑造幼儿民族性格 
  文化塑造着不同的民族性格。民族性格是一个民族群体的人格,是一个民族在共同的文化背景和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对现实的稳定的共同的态度和习惯化了的行为方式。藏族幼儿民间游戏诸如狼吃羊、石头游戏、找羊毛球等游戏折射出藏族具有的勤劳、勇敢、聪慧、直率等民族性格,充分反映着文化塑造民族个性的事实。不同民族由于其独特的文化内涵与特征,在民族的生存与发展过程中具有独特的道德规范和道德理念。藏族摔跤、藏棋、掷骰子等传统游戏都需要付出不同程度的耐力和心理承受能力,面对各种困难,能够沉着冷静、不急不躁、随机应变、持之以恒、勇敢、坚强的个性,需要公平中体会成功的快感,实现智能的释放,陶冶人的心理,为良好道德和健康人格的形成奠定基础。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