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字发展>>文字历史

发布时间:04-17

藏文的历史与现代应用

  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它和人类一样古老,自从有了人类,就有语言。语言是社会成员之间的联系纽带,没有语言,人不能称之为人。文字是记录语言的,与语言相比,文字的出现要晚得多,世界上出现文字到现在也不过几千年的历史。每个民族都可能有自己的语言,但不是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字,文字代表一种文明的精神高度,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藏文诞生 
  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在平定内乱、征服诸侯、重新统一吐蕃之后,他一方面与周边诸国,如尼婆罗、唐王朝建立友好关系,另一方面又积极发展生产,制定严密的各项制度。由于民族间的交往、政治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发展以及治理朝政的迫切需要,松赞干布深感缺乏文字的痛苦,遂在公元7世纪上半叶派遣了吞弥・桑布扎等16名聪颖俊秀青年,带了许多黄金前往天竺拜师访友,学习梵文和天竺文字。 
  吞弥等路经尼婆罗之阳布(今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附近),拜见尼婆罗国王鸯输伐摩王,国王为他们赐予解暑药物等。异国的奇禽猛兽并没有吓倒这些锐意向学的青年,但是天竺的热带气候却使长期生活在寒冷高原的16位青年难以适应,其中15位先后病卒于他乡,只有吞弥・桑布扎孑然一身师从一位叫黎敬的婆罗门和一位叫作拉热白森格的学者学习梵文和语言。求学期间,吞弥敬重佛法,刻苦习修,成绩优异,故被天竺人敬称为“桑布扎”,意为贤良之藏人,“吞弥”是其家族名。 
  以后,吞弥・桑布扎带着对师长们的深情厚意,怀着对梵文的认识和了解,学成回到吐蕃。遵照松赞干布的意愿,他以梵文50个根本字母为楷模,结合藏语言特点,创制了藏文30个根本字母;又从梵文的16个元音中造出4个藏文元音字母。吞弥还从梵文34个子音字中,去掉了5个反体字、5个重叠字,又在元音中补充了元音“啊”字,补充了梵语“迦、洽、稼、夏、啥、阿”(音译)等6个字,制定出4个母音字及30个子音字的藏文。根史料记载,吞弥创造藏文后即制藏文颂词献给松赞干布,赞普十分高兴,赞赏之。为了带动臣民学习藏文,赞普拜他为师,在玛如宫潜心学习藏文声明和其它文化,不与外界接触,闭门专学3年。 
  吞弥・桑布扎又根据古印度的声明论著,加上自己所创藏文的特点和方法编出了《文法根三十颂》,使藏族第一次有了本民族的文字。随着用藏文记载的著作和翻译作品不断地产生,藏族历史从此进入到一个文明的崭新阶段。 
  藏文的三次厘定 
  英语是世界上被广泛使用的语言之一,英语词汇中80%的词都是从其它语言借来的,譬如拉丁语、法语、希腊语等。历史上,随着英国的殖民活动传播到世界各地,英语与多种民族语言接触,使得英语的词汇从一元变为多元,语音也发生了规律性的变化,总词汇量达到100万左右。英语词汇的发展壮大体现出文化的包容度,其包容度越高,词汇就越丰富,借词就越多,文化就越先进。最终,英语成为一门国际语言,并在许多国际场合被作为指定沟通的媒介。 
  藏语中也有很多借词。据不完全统计,藏语中有13个民族和国家、地区的借词,譬如汉族、蒙古族、羌族等。这些借词是历史上藏族与其它不同语言社会之间相互接触的佐证。作为历史文化的传递符号,藏语借词反映着民族间的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移民杂居以及战争征服等各式各样频繁的社会接触。藏语借词的发展经过了上千年的历史积淀,从中也能管中窥豹,探得历史上藏族社会发展的一些信息。 
  据藏文史籍记载,藏文在历史上曾进行过三次较大规模的厘定和规范,分别是8世纪中叶~9世纪初叶,9世纪中叶,11世纪初叶。 
  从8世纪中叶墀松德赞(730~797年)至9世纪初叶墀德松赞(?~ 815年)时期,是藏文的首次厘定规范时期。这一时期出现了著名的九大译师,其中白若杂纳根据当时译语的发展和规范需要,编写了规范译语的翻译工具辞书《梵藏词典》。 
  吐蕃赞普墀祖德赞(热巴巾,803~841年)时,集藏、印著名译师,专设译场,统一译名,规定译例,校订旧译经典,新译显密经典,进一步对藏文进行规范。藏史称之为第二次厘定规范。对这次规范的主要内容有:第一,颁布厘定新词术语的“法令”,确定两人为工作主持人。第二,确定了翻译的三大原则:翻译要符合声明学理论原则;译文要忠实原文;译文要通顺易懂。第三,制定了音译、意译、直译和改译的方法。其中关于音译的规定有:难以解释的虚字词或声明理论不宜意译的采用音译;多义词不能按它的某一义来译时,采用音译;一些词意容易使人发生误解或有歧义的,采用音译。第四,规定四条注意事项。尤其重要的是,规定各译场不得按各自方言土语翻译和创造新词术语,必须使用厘定规范了的语言;若确要创新字词,必须理由充足而有根据,新创造字词必须由赞普下诏批准后,方能使用。这次文字厘定,严格而谨慎,成效很大。当时著名的藏族译师与印度班智达共同对旧译典籍进行修订,同时就显密乘典籍如何译提出了处理方法,撰写了《语合二章》,确立了声明理论与藏语文互相吻合而又易懂的翻译原则。还对藏文词汇不规范以及译语中存在的混乱现象,搜集整理编辑了一部标准的藏梵文对照词典《翻译名义大集》,共收词语9565条,分283个门类,此书后收录于藏文《大藏经》的丹珠尔部杂部。这一时期,吐蕃还从天竺聘请了很多班智达来藏,与本土大译师一起,按照规范了的藏文翻译编写了丰富的文献典籍。墀祖德赞时期对藏文的新规范影响很大。目前通行的藏文基本保留了这一个时期修订后的文字体系。某些原则和规定,至今仍闪烁着光芒。如上述第二条内容完全符合现代翻译要求的“信、达、雅”三原则;关于音译的原则规定也完全适用于现代。 
  吐蕃末代赞普达磨的五世孙阿里古格王意希沃之子大译师仁青桑布(958~1055年)同入藏的天竺班智达善护、德护、智护一起,共同修订文字,厘定新译语。藏史称此为第三次厘定规范。 
  藏语文的信息化 
  藏语言文字是藏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藏文化的重要部分。民族传统文化要想在信息化时代得到更好地传承和发展,就必然要和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 
  1984年,我国开始运用计算机处理藏文信息,但由于藏文编码标准不统一,支持藏文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产品匮乏,西藏和四省藏区的信息化水平与内地相比一直存在着较大差距。 
  1993年,我国开始研制藏文编码国际标准和国家标准。1997年,藏文编码国际标准和国家标准获得通过,藏文成为我国少数民族文字中首个拥有国际标准、获得全球信息高速公路通行证的文字。 
  2004年,国家信息产业部(现为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与西藏自治区政府签署了《关于藏文软件研发和推广应用的合作协议》,投资3300多万元,合作立项12个藏文软件开发项目。 
  2007年,微软公司依据中国制定的键盘标准和编码标准开发的喜马拉雅输入法,使藏文信息化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基于Unicode编码体系开发的喜马拉雅输入法支持微软的操作系统,具有强大的兼容,很好地解决了藏文断字的问题。Windows vista问世后结束了计算机藏文信息无法交换和共享的历史,藏文信息化进入喜马拉雅时代。同年,具有藏文排版和图文混排功能的“藏文Office办公套件”研发成功。 
  2010年,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成功研发“珠穆朗玛”系列藏文字体软件,不但提供了丰富的藏文字体,更有利于统一和规范藏文编码系统,畅通藏文网络信息传播。古老的藏文在现代化的平台上得到了新的生命。 
  随着藏文信息化的发展,各种藏文应用软件和信息产品层出不穷,藏文互联网网站的数量也迅速增加。从藏文计算机办公套件到藏汉双语远程教育系统,从藏汉英的电子辞典到藏汉英手机。通过互联网和手机等藏语文平台,浏览阅读、收听、收看国内外新闻和各类资讯,用藏文收发手机短信,用藏语进行语音聊天,已经成为藏族百姓日常工作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藏汉双语的多媒体教学方式已经出现在藏区等许多学校的课堂上。 
  藏文软件的研发与推广,不仅对学习、使用、发展藏语文发挥了重要作用,大量的藏文古籍文献也因为数字化技术的出现得到了更好的保护和传承。例如,萨迦寺于2011年启动了寺院内经书、壁画的电子存档工作,筹建“电子阅览馆”,建成后人们只要轻点鼠标,即可查阅到寺中珍贵的文献资料。 
  藏语文信息技术的不断革新,犹如给古老的藏文插上了翅膀,让它的传播超越了语言、国界和时空的界限,助推藏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更快地走向世界。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