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术>>石刻

发布时间:07-18

道孚龙灯石刻


藏族是一个极具想象能力和艺术天赋的民族,甘孜是一片极富佛教文化和历史传奇的圣地。在世代智慧的凝结中,甘孜人民创造并不断深化着一种将特色文化与精品工艺紧密融合的艺术表现形式——石刻艺术。和唐卡绘画一样,石刻是藏文化的集中表现形式之一,与藏区人民的生产、生活和精神世界水乳交融。石刻艺术在甘孜大地源远流长,遍及全州又特色纷呈。以格萨尔王及其众将、战士的英雄传说为主要表现对象的道孚县龙灯石刻便是藏族石刻艺术中的“填白式”瑰宝。
  道孚县东部的龙灯坝曾是格萨尔王征战过的地方,这里以“格萨尔通”为核心的格萨尔文化世代流传、积淀深厚,且富有质地坚硬、品相良好的天然页岩。在岁月的长河中,龙灯人把传统绘画、历史传说和石刻工艺紧密融合,创造了独具特色的龙灯石刻,填补了格萨尔文化在藏族石刻中的空白。千百年来,龙灯人像传承基因一样世代传承着这门“专属”工艺。
  龙灯乡挪乌托村二组的泽仁邓珠是闻名全国的龙灯石刻家,也是其家族中的第十代龙灯石刻传承人。今年50岁的他亲手创作的龙灯石刻作品已超过一万件,其作品被北京文博馆、西南民大博物馆、青海热贡艺术馆、拉萨博物馆等专业机构广泛收藏。从业30年来,他为甘孜、阿坝、凉山、西藏等地区的100多座寺庙雕刻过石刻。他曾以“龙灯石刻家泽仁”为名接受中央电视台对其进行的专访报道。
  泽仁邓珠向记者介绍:龙灯石刻既是藏族民间美术中的一门创新艺术,又是一种新的格萨尔文化传承方式。其以岭·格萨尔王及岭国30员大将、80位将士的前世为主要表现对象,以岭·格萨尔王及其众将、战士为不畏邪恶、英勇奋战、造福人民的历史画面为再现内容。同时,龙灯石刻的表现对象还包括佛像、经书、佛法咒语等内容。
  在选材上,龙灯石刻要求严格,必须要在石质坚硬、板形良好、大小适中的天然页岩上才能创作出精美的作品。
  在工艺上,龙灯石刻极其讲究,既兼用刻、直刻、斜刻等多种刀法,又注重磨刻、磨化的技术效果,从而使得石刻画构图和谐。
  在工序上,龙灯石刻繁复而精细,一幅作品的出炉必须要经过构图勾线、刻制打磨、上色修饰等三道工序。构图勾线就是依据板材的大小和人物构思进行画面定位,然后先用铁凿或粉笔在板材上勾勒出画面大致轮廓,再用描笔勾勒出画面轮廓;这相当于设计阶段,是整个石刻中最细致的工序。刻制打磨相当于施工阶段,这个环节十分讲求精准,一道刻痕在走向、长短、深浅、粗细上稍有偏误都可能大大影响整副作品的品质,所以这道工序最为耗时。上色修饰环节相当于装修阶段,这个环节有分为三步——首先要用白色颜料为整个画面上好基色,基色干定后才开始着彩,最后还要上保护层。着彩有两大讲究:一是要遵循藏族绘画的基本规范,多使用红、黄、白、黑、绿5种色,一般不使用中间色,以形成鲜明对比;二是要忠实于《格萨尔王传》以及其他经书、传说中对于对应人物、器具、场景的具体描述进行进行严格的“还原式着色”。保护层通常以清漆充当,个别情况下也使用“巩矾水”。
  据悉,泽仁邓珠曾被康巴文化公司高薪聘请做了两年石刻,但是最终选择了回乡开班授业。目前,他共教了11个学生,其中6人已经可以自立门户,他的学生当中有还俗僧人也有待业青年,都是自愿上门学艺的。他收徒不限民族、年龄,也没有地域限制,只要真心上门求学的他都从不拒绝,但是做他的徒弟决不能打架盗窃、抽烟喝酒,无论谁触犯其中一条他将不再向其授业。被问及定下这个规矩的原因,泽仁邓珠解释道,学习石刻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础,还得从学习绘画做起,是一个漫长而枯燥的过程,如果没有坚韧平和的心性和健康的身体很难学成。
  谈及对于徒弟们的希望,泽仁邓珠坦言,“我希望他们能以这份技艺自力更生,同时坚持传承这份民族传统文化,我更大的愿望是无论他们成为受人尊重的石刻大师还是平常的匠人都能坚持诚恳做人,因为崇义向善是我们龙灯石刻的精神所在,也是我们藏文化的精髓。”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