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传统习俗>>生活习俗

发布时间:08-08

童趣:细数那些藏式传统游戏

       七月的一个午后,拐入八廓街的一条小巷子里。阳光格外恩泽这座高原城市,黄昏时,所有东西像镀了一层金。七八个男孩子围在一起,如同一群年轻的鸟儿在一起,发出“叽叽喳喳”的吵闹声。走近一看,原来他们在玩一种与保龄球类似的投掷游戏。远处的地上,整齐地排列摆放着一些塑料玩偶。一个男孩子站在一定距离外,用手中的塑料玩偶抛向远方,被砸中的塑料玩偶就归自己。七八个男孩子围在一起,对这种赢塑料玩偶的游戏乐此不疲。

  “做完作业才能出去玩……”这句常被父母念叨的话,几乎成为每个人童年时的“标配”。其实,当父母说这句话的时候,小孩的心早就飞到了外面,想着如何与小伙伴游戏。夏日,一片树荫,一群小伙伴,就构成了一幅“夏日稚童嬉戏图”。我们小时候玩什么?丢沙包、跳房子、跳皮筋、踢毽子,游戏让小朋友聚在一起增进友谊,又在玩耍中学会了如何与小朋友相处。

  那么,拉萨的孩子从小玩什么游戏呢?我们走上街头,坐在甜茶馆里,听着老拉萨人描述游戏,讲述童年。玩的最多、最受欢迎的要属斗风筝了,但是风筝此时已经失去了祈福之意,而彻底蜕化成为一种孩子之间相互“斗”的游戏。“斗”风筝,看谁的技术更高一些,能在更短的时间内将别人的风筝“斗”下去,然后再奔跑着去寻找落下的风筝,想想也是一种充满了乐趣的游戏。

  击牛角是一种有着悠长历史的藏式传统游戏,每逢望果节或藏历新年来临时,人们通过击牛角赢酒喝。“很早以前,我们就这样玩。”达瓦大叔笑着说。其实,还有另外一种非常有趣的游戏——扔羊骨节。羊骨节有五种不同形态,每个不同形态的表面即代表着一种说法;如果将对方的羊骨节打中,还将赢得一枚羊骨节。那时候,男生常常会以拥有羊骨节的数量来炫耀自己有多厉害!一只风筝、一枚羊骨节,便足以支撑起整个童年!

  游戏,曾陪伴我们每个人的童年时光。如今,你还记得那些小时候常玩的游戏吗?一只风筝、一对牛角、一串彩色羊骨,对成年后的我们来说不仅仅是一种游戏,而是一段至为宝贵的童年回忆。甚至,当我们在回味一种游戏的当下,脑海中最先想到的却是那个童年玩伴……本期《八廓街》,我们乘坐时光飞船“穿越”到小时候,细数拉萨孩子们经常玩的那些藏式传统游戏。

   藏历八月的第一天,阳光不再那么刺眼,风也变得格外和煦起来。如织的游人早已经散去,田地里正忙着收获青稞,站在老建筑的屋顶望下去,上午10点的八廓街略微有些空旷。手捧一只硕大的轱辘,一阵助跑,白色的风筝便随风摇曳,抬头向空中张望,却只见一个小白点独自打转……随着年岁的增长,时间、空间的转换,如今在山东工作生活的卓玛,一到春季总会参加山东当地举办的风筝节,而这也让卓玛回味起自己的童年,遥想千里之外的家乡。那些风筝,那些线,那些一起放过风筝、追赶风筝的玩伴,都随着往事如风般飘散远去了。

  初秋时分 放风筝是群体活动

  2006年被列入西藏自治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拉萨风筝,同时也是首批国家级非遗名录中的一员,流行于拉萨、日喀则、泽当等地。藏历八月,风力较足,是放风筝的好季节,民间认为,风筝放早了,秋季就会过早结束。由此可见,在西藏,风筝的放飞有许多规定。在时间上,拉萨在雪顿节后放飞,日喀则则必须由东头宗的俗官先行放飞。风筝的形制与使用也有年龄的规定,如六轴、八轴、十轴风筝,必须按使用者的年龄大小分开选择。

  相传早在1000多年前,伴随着藏纸出现,藏式风筝就有了雏形。清代起,风筝在西藏上层人士中开始盛行。在英国人查普曼撰写于上世纪前期的《圣城拉萨》一书中,也只留下了一句——“孩子们在放风筝,在晚秋时分,这是颇受欢迎的一种活动。”虽然已经很难考证拉萨风筝究竟起源于何时何地,但就历史传统、特色、延续性(完成从贵族运动到平民运动的华丽转身、且有日益普及的趋势),全民的参与度、热情度,以及活动的规模、时间而言,放风筝可以说是一项群体活动了。

  白色风筝 是友谊更是亲情

  2008年风靡全球的电影《追风筝的人》,与同名小说一起得到了众多观众和读者的追捧:在阿富汗一次盛大的风筝大会上,少年阿米尔和哈桑一路过关斩将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两个少年都十分开心,哈桑也兴奋地朝最后一个“战利品”追去……时至今日,卓玛捧着小说《追风筝的人》,默念着:为你,千千万万遍……这总会让她感慨万千。

  情同手足的阿米尔和哈桑,却难以冲破少爷与仆人的身份障碍。因为背叛,在移居美国多年后,阿米尔仍无法原谅自己。十几年内心的不安,驱使他回到战火纷飞的阿富汗,救出哈桑的孩子……这场因风筝而起的忠诚、背叛以及救赎,何尝不曾出现在卓玛的孩提记忆中。当风筝遇上风,乘着不羁的风,风筝在天空中自由驰骋。那只白色的风筝,线的一头是小小的自己想要突破的桎梏,而线的那一头,牵连着的是家庭,是玩伴。

  追赶风筝 似乎已越过千山万水

  卓玛记忆里,与蓝天作伴的小白点并没有孤独太久,阳光明媚、风力十足的日子,居住在八廓街的卓玛总是不缺少放风筝的玩伴。隔壁的米玛,站在自家的房顶上,向卓玛挥舞着刚刚买到的白色风筝——前一次,也是在自家的屋顶上,米玛的风筝线被卓玛的风筝线给割断了,米玛总是想找到“复仇”的机会。

  而卓玛总是很得意自己的风筝,那是全家人的杰作。每次制作风筝,家人总是分工明确:父亲负责用纸和竹子制成风筝框架,卓玛和母亲负责“那”,也就是风筝线。细心裁剪,慢慢捣碎制作“那”的原材料,在卓玛看来,这普通的风筝凝聚着家人的无限爱。不管是最初的屋顶还是广阔的林卡草地,卓玛和玩伴们总是不时凝望天空,期盼着两只风筝缠斗在一起,突然一只跌落下来,继而和玩伴们一起奔跑着追赶。在奔跑中,孩子们似乎越过了千山万水。如今,看着家里墙壁上挂着的彩色风筝,卓玛总是浮现出笑容,回想童年最真切的记忆。

民族传统游戏是一个民族历史生活片断的记忆,不仅承载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也反映了人们的生活情趣。今年3月,西藏传统儿童节“金达拉节”成功申报拉萨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过节期间,孩子们聚在一起,踢毽子、丢火把、跳锅庄……其实,陪伴藏族小孩子的传统民间游戏还有很多,比如说羊关节串珠游戏和藏棋“国王与大臣”。

  羊关节串珠 不同玩法有不同的乐趣

  羊关节串珠游戏是农牧区广为流传的儿童游戏,而它的广泛性源自它本身的材质。放牧的生活很枯燥,日复一日的重复活动,让天真烂漫的小孩逐渐学会在所处的环境中寻找新的乐趣,于是羊关节串珠游戏就这么诞生了。

  从小喜欢玩羊关节串珠游戏的阿旺说,羊关节串珠是用羊的关节制作而成,有的被涂上色彩斑斓的颜色。“羊关节串珠越多,就代表这个家庭越富有,人们也习惯用羊关节串珠的数量来判断一个家庭的财富。尤其在牧区家庭,羊关节串珠作为装饰物品十分常见。此外羊关节串珠也是作为辟邪、镇宅的重要物品,许多家庭的大门上都挂有羊关节串珠。”阿旺说,“去年的时候,有一次从冲赛康经过,看到很多五颜六色的羊关节,我就买了200多个。”

  除了装饰,羊关节串珠还有很多新奇的玩法。在玩游戏的时候,羊关节外观的四个面分别代表不同的动物,每个动物又有不同的级别,从大到小依次是马、驴、绵羊、山羊,主要靠各个面的形状区分。“很普遍的玩法就是游戏双方各拿出一个羊关节先后抛到地面上,由朝上的羊关节的面代表动物的不同等级来决定玩的先后顺序,胜方将自己的羊关节砸到对方的羊关节上,并要把对方的羊关节砸翻到反面,成功的话就可将对方的羊关节拿走,输的一方再拿出新的羊关节,直到游戏其中一方的羊关节输完为止。”阿旺说。

  阿旺告诉我们,除了以上玩法,还有就是把羊关节放在墙缝里,站在一定的距离外用其他羊关节将其打下来,打落就可以带走。

  其实,羊关节串珠游戏的玩法有很多,不同地方对于羊关节串珠游戏有不同的玩法,但它被赋予的趣味性却同样浓厚。以至于在当下很多大人都对其十分喜爱。

  “国王与大臣” 流传千年的智力挑战赛

  除了羊关节串珠游戏,近两年在拉萨普遍兴起的还有藏族“益智”游戏——藏棋。据说,藏棋是智慧的体操,藏棋作为藏民族文化中灿烂的一支,棋种丰富,竞技性与趣味性兼具。下棋能充分增强智能和记忆力,尤其在儿童开启智慧方面起着重要作用。比如一种藏棋小棋种——“国王和大臣”棋。

  在自治区藏棋协会会长尚涛的推荐下,我联系到了多年来搜集、整理“国王与大臣”棋来源、玩法的青海省玉树州一所学校的校长松巴江措。松巴江措说在他探访民间传说、查阅相关资料后发现,藏棋“国王与大臣”最早是由一个国王和12个臣民组成。“12个臣民代表着12个部落联盟,统一之后的部落首领,相互团结,相互协作,进而让国王让步、妥协。但是出于对国王的敬畏,部落首领只会让国王让步,并不会对国王起‘杀心’,这也就是‘国王与大臣’在玩的时候为什么不说大臣‘杀死’国王的原因。”松巴江措说,“只要臣民一条心,就会把国王逼到绝境,这样大臣就赢了。”

  精通各种藏棋的还有西藏自治区藏棋协会的理事阿旺边巴。当我在一个茶馆前见到阿旺边巴的时候,他正在教两名中学生下棋。指着“久”棋的棋盘和玩法,阿旺边巴说“国王与大臣”作为藏棋小棋种的一种,就是从“久”棋上衍生而来的。

  通过阿旺边巴的演示,我发现“国王与大臣”的棋盘上有9条横线、5条竖线和6条斜线组成37个点。而一盘“国王与大臣”棋共有26个子,其中有2个国王和24个大臣。刚开始时,两个国王分别在两个“大门口”,由8个大臣围住王宫,而国王通过相互配合,巧妙地“吃掉”大臣,每吃掉一个大臣,场下的大臣就可以上场补位,直到24子全部用完。但是,大臣只能围追堵截,直到国王无路可走,而国王则在巧妙行走的过程中,吃掉“落单”的大臣,当大臣只剩11个时,则无法在棋盘上对国王形成围堵之势,也就意味着大臣失败了。

  其实趣味性也罢,开启智慧也好,无论是羊关节串珠游戏还是藏棋“国王与大臣”,千百年来都在吸引着很多人参与。因为这些游戏,不仅有鲜明的趣味性,还有浓厚的藏族传统文化,值得人们去传承与发扬。

\
击牛角

\
踢毽子

  羊毛球:一群幼童在空旷的广场或草地上寻找用羊毛包起来的石子,享受寻“宝”的乐趣。踢毽子:一场闺蜜之间的“较量”,谁输了就要接受惩罚。击牛角:寓意吉祥的藏历新年竞技游戏,获胜者会被村民围着敬青稞酒作为奖励,寓意新的一年的好兆头。

  踢毽子:儿时和闺蜜经常玩的游戏

  “哈哈,我们踢了30个、你们才踢22个,快点接受处罚吧。”说起踢毽子难免会想起小时候,记得上小学时经常会叫上班里的几个闺蜜一起踢毽子,蹋法由易到难、由头到脚,一些踢得好的女生还会旋转跳跃,花样繁多,错落有致,而且为了分出胜负还会进行一些比赛,比赛时有其中单个动作的计数比赛,也有组合成套动作的比赛,先完成者胜。对踢是一方完成一定数量的动作后,踢向对方接着完成相应的动作,又踢回,或重复或另改花样,如一方接不住或做错即判负。

  奖罚一般规定负者要给胜者“拾毛”,胜者以“蹦毛”惩罚对方。胜者将毽子用手掷向前方任何地方,负者在毽子落地处掷毽子给胜者,要求掷毽子的速度、方向、高低均要适度,不得有意刁难,否则胜者不动,负者要捡起毽子回到原地重新掷。胜者可将拂到脚前的毽子踢向前、左、右任何位置,直到胜者踢空或者负者用手接住毽子,方可停止“拾毛”。有时因胜者“蹦毛”不远,负者可用立定单脚或双脚跳的方式,从毽子落地处跳到胜者站立地点,以示“蹦毛”无效,也算“拾毛”结束,比赛重新开始。小时候非常羡慕那些踢得好女生,回到家还会偷偷练习,争取以后的比赛能获得好的成绩,不知道踢坏了多少个毽子。据说,古时西藏的毽子是用鹰的羽毛涂上颜色和铜钱制成,到了我们这一代多用公鸡毛、山羊毛和狗毛或者买现成的。

  击牛角:藏历新年的趣味竞技赛

  “击牛角”趣味竞技成为人们“扎西觉”(寓意为标志藏历新年庆祝活动结束)活动中,最为独特的项目之一。

  “击牛角”,是一项流传至今的西藏古老民间传统体育活动,一般是在每年的藏历新年期间举行。按照传统,“击牛角”以每村小组为单位,分两组进行,一般每家的男主人都要参加。每轮各家男主人可投掷三次,投中了30米开外的牛角尖,就表示来年好运不断、一切顺利;如若投中牛角的基座部分,或者石头击中地面反弹撞击牛角,就得自罚青稞酒或者接受生吃藏萝卜的惩罚。除此之外,如果一方没有击中,而另一方选手击中,那么落败者将套马铃铛挂在脖子上被胜方牵游全场以示惩罚。有些落败者仿效马的动作抬腿侧踢围站群众,迎来阵阵喝彩。赢得比赛的,全村村民会围着敬青稞酒,敬献哈达庆贺。

  羊毛球:幼童们的最佳游戏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在裁判的一声吼声中所有闭着眼睛等待命令的孩子们奔向各个方向寻找羊毛球,为了增加乐趣,裁判故意会把包着石子的羊毛球扔到一个难找或者比较远的地方,“在哪儿?在哪儿?”让孩子在中间转圈圈干着急。

  在游戏开始前,孩子们根据自己的喜好会报出各自在游戏中的名称,如“我是太阳”、“我是月亮”、“我是金星”、“我是花朵”等。而裁判会在游戏中利用这些名字,故意用些假暗示迷惑小孩,一会儿说:“太阳那边有希望了。”做游戏的小孩就会向扮演太阳的孩子那边跑去。一会儿又说:“月亮那边有希望了。”孩子又会奔向取名月亮的孩子身边。结果还是找不到羊毛球,孩子们就跟着裁判的假暗示在游戏场地跑来跑去乐在其中,许多旁边围观的家长和孩子也会被孩子们逗乐。

  若有人找到了羊毛球,就藏在兜里或者藏在掌心,偷偷地向裁判跑去,如果被别的小孩发现,都跟上来开始争夺羊毛球,非常激烈。直到最灵敏的孩子抢到羊毛球交到裁判的手上为止,游戏才算结束。获得胜利的会奖励一些小玩具。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