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地域文化>>五省藏区

发布时间:08-08

女儿国遗风说选美



东女国的国王是女的,官员们也是女的,在女性世界里,美是很重要的条件,从古到今美就是一种神奇的征服力量。“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可以倾城、可以倾国,可以兴邦、可以亡国。东女国消失后,女官不复存在了,这种选美的活动却一直流传下来,成为民间一种纯粹的选美赛美活动,而且和年满十三岁姑娘的成人礼紧紧结合在一起。

农历三四月,天晴气朗,桃红柳绿,春机盎然,也是各地庙会最热闹的日子,选美也大多在这段时间举行。这一天,参加成人礼的姑娘们的妆扮最精致,据说需要两天时间才能把一个姑娘妆扮得完美,这装束之纷繁富丽也就可想而知了。

姑娘在亲人和女友们的帮助下进行着非常复杂的妆扮:首先要把未婚姑娘的头发辫上几十根小辫子,把这些小辫子裹到一根一尺二寸长的木棒上,形成十字形的花样,用金银线扎紧,刺绣精美的头帕和围裙,雪白的衬衫,华丽多彩的外套,前额佩戴各种珍贵的珠宝,脖子上戴着各种珍贵珠链,绿松石、红宝石、九眼石……

这也是大家亮家底和露富的时候,姑娘的装束也标志着一个家庭的富有程度和地位,到时姑娘们出来,焕然一新,光彩照人。这是成人礼,也是选美赛美,只有年满十三岁的未婚女子才能这样打扮,而且以后每年庙会都要这样打扮,直到结婚。

妆扮结束,出门前首先在长辈带领下上高楼煨桑,用桑烟祭拜佛爷神山,祈祷终身幸福。出门前姑娘要跪拜长辈,感恩父母养育之恩,然后在亲友的陪伴下走出家门,走出她人生划时代的一步。

仪式第一项就是大型佛事活动。草坪上唢呐和大号声吹得震天响,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盘香和柏枝的烟雾在草坪上盘绕,清新的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浓香,周围坐满盛装的人们,大多是本地的,也有许多闻讯从外地赶来的,每一次这样的盛会人们都会从很远赶去参加。

喇嘛们为成人仪式和姑娘们诵经祈祷。最后,姑娘们依次从大喇嘛面前走过,接受大喇嘛赐福。

佛事活动结束,开始跳锅庄,第一个吉祥舞跳完时便轮到姑娘们一个个出场亮相比美,出场顺序是按年龄排的,年龄大的先出场,依次排列,年龄最小的最后出场。

第一场舞姑娘要请家族中锅庄跳得最好的一男一女牵头领跳,姑娘排在女队的第二名。人们边看锅庄边评价这位姑娘的容貌、风度、气质、衣着以及家族的历史、富有的程度和亲戚的多少,这些都是男方选择媳妇的条件。以后便是这个姑娘的亲戚们一个个轮着牵头跟姑娘跳,亲戚多的锅庄就跳得越多,有的一个姑娘家会跳到几十个锅庄。

我曾经问一位朋友,一个姑娘在成人礼期间要跳那么多锅庄会不会累坏啊?他说,不会的,跳的锅庄越多,证明她的亲戚朋友越多,她会很高兴,人一高兴就不会觉得累。

他还告诉我,一个姑娘必须要经过这三天的锅庄会才算是成人,才能嫁人,一个没有跳过锅庄,就是说没有行过这种成人礼就嫁人的姑娘是会被人笑话的。这三天也是男女恋爱提亲的最佳时期,许多青年男女都在这里聚会,小伙子和姑娘们都不愿意错过这个大好良机,有的就在这三天之内一锤定音,择定佳偶。

如今的丹巴选美又融入了许多的现代意识,年年都要进行乡级地区选美 ,县里三年举行一次大型风情节选美活动,特设了金花,银花,石榴花等几个档次。

美女们在千万人的期盼中随着《东女神韵》的旋律,飘飘然进入广场时,那雍容华贵,潇洒超逸,让人目不转睛。

丹巴人和游客们最关心的是选美,花落谁家成了街谈巷议的主题。为了一睹美女芳容,人们会千方百计进入选美会场,为自己心目中的美女鼓劲加油。来自远方的记者们、游客们也纷纷奔走呼吁,为自己心中的美女拉票,充满热情,仿佛参选的金花银花石榴花就是自己家妹子似的。谁都想把自己心目中的“花”推上去。可结局总是让一些人满意,让一些人留下美好的遗憾。金花只有一朵,银花和石留花也只有那么几朵,在这个美女如云的地方,难以满足所有人们的的审美需求。

选美的议论自始至终纷纷不休。街头巷尾,茶桌饭店,人人评头论脚,有人对金花满意对银花不满意,有人对银花满意对金花不满意,有人对石榴花满意对金花不满意,总之每一个人心目中都有一朵金花。一时间,选美真成了人们议论的大事。

球场上有“球迷”,丹巴选美也有“美迷”。真是美人们在台上争奇斗艳,“美迷”们在台下心急如焚。

审美是不能强求用一个尺度去统一的,各有各的尺度,这本来就是合理的。美就整体而言是抽象的,可就个别而言又是具体的,每一个人心中又有各自的最佳形象。人有各不同,花有几样红,不同的人,不同的角度和视点都会有不同的审美要求。

人们怎样评论选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年一度的选美有这么多人参与,女儿国的遗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到了传承,还给生活凭添了许多情趣。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