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地域文化>>五省藏区

发布时间:08-08

穿越历史风雨的沃日官寨



七月仲夏, 自驾车向小金县行驶,去参观历史上名声远扬的沃日官寨,它也是乾隆大小金川之战的重要战场之一。

过小金县城,车行四十余里,转过几道山坳,远处,在藏寨的护卫下,一座古碉拔地而起。朝阳的柔光轻轻地洒在古碉上,在蓝色天幕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的伟岸雄奇了。沃日土司官寨,清乾隆十五年(1750)由沃日安抚司所建。“沃日”,藏语领地之意。走过一道横跨沃日河的拱桥,便来到了土司官寨碉楼下的广场。广场占地约有二百余平米,前面有巍峨的护卫碉和经堂碉,后面和左面是鳞次栉比的藏族民居。这里的藏族民居一般为四层,房屋外墙全用石头泥土砌筑而成,所有的窗户边,用白色的石灰水勾勒图案,外墙的底部及墙角处用石灰水勾勒出形如高山峻岭的尖角。民居的大门前都砌有花台,里面花朵正竞相开放。

站在广场中央仰望,碉楼有十五层高,约有二十余米,其外墙为片石垒砌,并附建有经堂碉及过街楼,防御性极强。整座碉楼在修建中,层层收分,从墙面往上看,倾斜面在八十度左右。到达碉楼顶,面积只有四平米左右,在每一层楼里,都有外窄内宽的窗户,是典型的堡垒式射击孔。在通往碉楼顶的每一层房间内,都有一根独木梯连接着。第一层为石材垒筑的实心体,这种建筑方式为碉楼下大上小、重心向内、稳定性强的特点奠定了牢固的基础。碉楼内,水源路网环环相通,仓储空间很大。第二层为放置日常用品的地方,房门开在第三层,连接地面的依然是一根独木梯,若遇敌人来犯时,人们便从独木梯上攀援而上,再将独木梯抽取。这样,一座碉楼就固若金汤,只需从射击孔中射出箭,或者从碉楼顶的四角扔下一块块巨石,不管敌人是如何的孔武有力,还是拥有如何的谋略,在碉楼面前都会束手无策,最后只能选取最原始的进攻方法——围而不攻。坐待碉楼里的人弹尽粮绝之日,不过,人们在修建碉楼时,已充分的考虑了这些因素,在每一层楼里都储备了足够几年之需的食物和水,这样,往往是围攻的人耐不住性子,最后只好悻悻然退却。

在碉楼旁,有一座藏汉族元素巧妙交融的建筑物,楼层高约十五米,碉楼和住宅紧靠在一起,并以门、墙、廊、道、梁柱等结构与住宅统为一体。事实上,中国各地的碉楼绝大部分是与院落连在一起,与院墙组合为一个防御体系,是整个院落或围屋的附属性建筑。一楼无门,正门在二楼,也是用独木梯连接地面,人要进入楼内,就要从独木梯上攀爬上去,再经过一道绘制有雪狮托举吉祥宝物的小门,进入经堂内。从经堂碉整体的建筑风格看,属于一座五层三重檐、四角攒尖顶的单体建筑。它坐西向东,呈长方形,系汉藏风格合一的建筑。因为建筑物的屋面在顶部交汇为一点,形成尖顶,因此具有这种风格的建筑物就叫攒尖建筑。在清朝年间,攒尖建筑在古建筑中大量存在,古典园林中各种不同形式的亭子,如三角、四角、五角、六角、八角、圆亭等都属攒尖建筑。三楼屋顶,横梁木穿过石墙,每一段都有一部分横空在外,每一面都有五根横梁露在外面,暗合嘉绒藏族对单数的崇拜。四楼至六楼的四面墙体全用木板装饰而成,四角屋檐向外飞出,檐口是象鼻昂,建筑装饰性较强,雕刻精致,露在外面的木板上都雕刻有动、植物的花纹,极为华丽,具有极强的晚清风格。在六楼顶,是攒尖宫殿式的飞檐,正中央为闪着金光的宝幢,与阳光同辉,飞檐的四角象鼻昂底,悬垂着碗口粗的铃铛,微风拂过,铃铛叮当作响,犹如山间马铃声声入耳,诉说着久远的故事。经堂碉和碉楼相互依存,在经堂碉的三楼侧边有一道小门,有一条长约五米的木质廊道,跨过两座建筑的空间部分,与碉楼的三楼小门相连。这样,既美化了建筑物,又增强了其实用性。推开那扇古朴的房门,走进去,里面采光效果较差,并无家具陈设,但墙面上绘满佛教壁画。这些壁画的色泽、笔触颇似唐卡,内容以佛像、佛教故事为主。经楼的每道门板上,都绘制着神兽、祥云、花瓣。当来到四楼时,一缕阳光正从镂空的窗棂格子中穿透进来,在木质地面上投下一块块白色的光圈,组合成光怪陆离的形状,反射的光照亮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参观完沃日土司官寨的碉楼后,经过一座民居门前,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微笑着用嘉绒语向我问好,我与老人攀谈起来。在交谈中得知,老人姓余,世代居住在这里。据老人讲,清乾隆十五年(1750),沃日土司因效忠清王朝,在“乾隆王打金川”战役中身先士卒,始终冲锋在前,并将家中的余粮无偿的供给清朝大军,因为有功于朝廷,被晋封为安抚司职衔(从五品)。眼前的这两座碉楼,就是由授勋的安抚司主持修建的。

老人指着眼前的碉楼,惋惜地说,经楼原有两座,现存的是南经楼,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重建,北经楼在1958年被拆毁。乾隆年间,沃日在被授予土司一职后,便着手修建起代表权利与地位象征的碉楼、经堂碉及官寨。三年后,所有的建筑圆满完工。一日,小金川土司僧格桑在一次公干途中,途径沃日土司官寨时,被眼前绚丽的美景及百姓富足的生活所吸引,一股强烈的占有欲在心底膨胀起来。乾隆三十六年(1773),小金川土司带领自己的武装,强行攻占了沃日土司官寨所在地。沃日土司色达拉只好带着自己的儿子,逃离了家园,经过长途跋涉来到京城告御状,乾隆皇帝派遣二十万大军进山围剿。

清军在攻打小金川土司盘踞的沃日土司官寨时,也颇费了一番周折,因为有碉楼的庇护,清军进攻一再受挫,那些土枪土炮,以及弓箭等,在高大坚固的碉楼面前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为了了解碉楼建筑的高度等数据,清军派出一名探子,装扮成当地的民众,左手提着羊毛兜,右手搓着毛线来到碉楼旁,他爬上碉楼顶,将手中一端拴着羊毛线的木杆往地面慢慢的垂下,当触及到地面后,迅速在羊毛线的另一端打上结,作上记号。回到营地后,根据羊毛线的长度,到老林里砍取了一根木头,做成独木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清军派出得力的干将,趁着夜色的掩护,抬着独木梯,偷偷地架在了古碉上,清军从独木梯上神不知鬼不觉的爬了上去,从楼顶上慢慢地摸下去,守卫在里面的小金川番兵,做梦都没有想到清军会从空而降,只好缴械投降。

在沃日土司官寨的北面,有一座突兀的山崖,当地人称其为龙灯碉。清军在攻占沃日土司官寨后,以此为据点,准备突破番兵的阻击,向小金县城进发。为了快速的打通通往小金川的道路,清军将领温福多次组织人马强攻,然而由于龙灯碉易守难攻,一时间,山梁上躺满了清军士兵的尸首。战争就这样僵持着,一直持续了一年多。

在围攻龙灯碉时,温福指挥将士,久攻不下。由于屯兵日久,围攻的清军士兵士气松懈,情绪低落,而小金川番兵日间藏匿在龙灯碉里,夜间则四出劫营,官兵不胜其扰,防不胜防,防范日渐松懈。某日,小金川番兵趁着夜色四面进攻,突入营中,混战中,温福被流弹击中身亡,清军望风溃散。海兰察率领部分士卒突围出,沿途收集溃兵,于十二日退至美诺。后来,清军的增援部队来到沃日,加强了对龙灯碉的围攻力度,加之龙灯碉上的守军弹尽粮绝,龙灯碉才最终被完全占领。

而今龙灯碉上的硝烟如眼前沉入逶迤山坳里的夕阳,不见身影,唯见光照,早已消散在山谷里,那一座座山堡也因为岁月的洗礼,风雨的磨砺而只剩下残壁断垣,那些累累弹痕在无声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