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藏地密码>>藏地之秘

来源:甘孜日报 责编:泽旦卓玛 发布时间:12-26

遗失的甲察城堡

朋友,当我在绛红色的善地德格遇见你时,我一定带你去拉翁通村去看神秘的甲察城堡,感受历史的沧桑与沉浮;我还要带你去龚垭寺挂一幅经幡,看着五彩经幡随风舞动,祈福与天地。

我在德格生活很多年,每次都匆忙从甲察城堡路过,但这次不同,这次是我思之、念之、筹划很久的地方,心有所念、必有回想。这次我必须上去看看甲察城堡,这神奇的文明,必须去转转龚垭寺。我要用我的镜头记录下你的美。

越野车沿着蜿蜒的国道慢慢前行,这趟旅行并不是我本意,因为我想去的地方并不是旅游圣地,而是我心中那神秘之地——甲察城堡。甲察城堡位于德格县龚垭乡拉翁通村,距县城14公里,是一处在公元11世纪格萨尔时期岭葱家族的中岭部落城堡遗址。整个遗址三面环山,一面临河。色曲河在这里曲折西去,并不宽广、也不澎湃,河水带着某种悲伤的眼泪默默地流向远方。沿拉翁通村丫口小路盘旋而上,一路尘土就到了城堡坐落的地方。在甲察城堡遗址的墙体下半载和后山处,明显可见古城堡遗址的断垣废壁,排列不很规则,基脚处由于年代久远而变成了铁墨色。据说城堡的基脚是用“生铁”铸造的,故而坚固无比。甲察城堡正对着中岭部落遗迹,对峙的山梁上仍依稀可见部落城墙的雉堞和分置于东南西北各方的四个防御古碉。

很多时候,真正的历史并不在史书中,而是隐藏在牧民口口相传的传说中。城堡东南方三山合抱处有一开阔的平坝,传是甲察大将遇见神仙白梵天王的地方。以城堡为核心,顺河谷而下还有几处有关甲察大将的传说遗迹。距城堡10公里处的一山峰顶部,一直显现着甲察大将头带缨盔、北靠戈绒山的侧面头像,再往下不远,有一个叫“滴水崖”的地方,坐落在山壁的崖古缺口上,相传是甲察上师大喇嘛穷波尼玛降称辟谷修行的崖洞,至今仍被高僧用来闭关修行。这两处遗迹均坐南朝北,与城堡同一方向,并在同一条线上,再下行约5公里,河西岸对峙着群塔崖和甲察邛多崖。群塔崖的整个山体全由佛塔错落堆积而成,雨后方霁时最为明显,据说共有108尊佛塔,是甲察的大喇嘛修行成正果后的造化之物。而邛多崖则相传甲察大将凯旋而归至此,因屡屡胜战而欢歌痛饮,微醉时将酒碗抛向崖壁,留下一碗痕而得名。据说取此崖石少量,可以作为酿酒的发醇物并保持酒质醇香。

站在遗址旁,我仿佛看见当年中岭部落的昌盛,文明辉煌灿烂盛世景象,仿佛看见甲察大将在这里祭祀或检阅军队那宏大壮阔的气质。根据记载,在十二世纪末到十三世纪初,岭国所辖地区分上岭国、中岭国、下岭国三部分,现龚垭所在地为当时中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格萨尔王统一岭国后,派遣其同父异母的亲哥哥甲察镇守龚垭一带,直到公元1406年被德格土司家族取代。

当甲察大将站在城堡中,看着天上的白云静思,每日在清澈的色曲河中洗浴自己的肢体,在高台上接受牧民的敬爱,他一定是为所有人爱、使所有人快乐。可唯独甲察大将的心中却没有快乐,当心爱的城民遭受天灾人祸,经历生老病死,他却丝毫没有办法,只能无赖的旁观。就像草原迷途的羔羊,梦境和不安静的思绪从流动的河水,从夜晚闪烁的群星,同太阳明亮的光芒中不断向他袭来,迷惑与灵魂的躁动,随着祭祀的烟火升起来,甲察大将开始若有所思,他多么希望能为自己的城民多做一些。直到甲察大将去逝后不久,托梦给其长子拉色加拉泽加,说在城堡山脚下有八尊佛塔,那是我的灵魂幻化而生,在此协助你镇守疆土,其中最大的那尊塔是我的心脏,我的灵魂化成一棵翠柏,在与你相伴……。


漫步在遗址中,我做了个梦,梦见我身边建筑一幢幢重新屹立,城中的城民熙来攘往,他们在这里生活,笑声、幸福弥漫在这辉煌的城市中,散发着智慧的光芒。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