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术>>石刻

来源:中国西藏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07-22

明代藏汉石刻艺术交流的结晶——北京五塔寺金刚座


阿弥陀佛的坐骑孔雀。



金刚座外壁上镌刻的梵文和藏文经咒。



金刚座上的佛像。



藏式宝瓶莲花。


自元世祖忽必烈兴建元大都以来,元明清三朝以降的七百多年中,北京成为我国多民族的统一国家的都城,中华各民族的文化在这里汇合交融,为中华帝都增加了色彩和光辉。由于元明清历朝皇室的崇奉,藏传佛教在北京地区多有流传,这与当时统治阶层的大力推行是分不开的,无论它们当时各自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其结果使得藏族文化在北京留下了许多历史遗存,成为历史古都北京的文物古迹中的一个十分醒目和重要的部分,常常在影视作品中成为北京象征的西四白塔和北海白塔,就是藏传佛教的建筑,这从一个侧面生动地说明了我国多民族统一国家形成和发展的过程,值得我们后辈人珍惜并加以进一步保护和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的黄颢教授已撰写和出版了一本关于藏族文化在北京的遗存方面的专著,是这方面的权威书籍,但是由于该书成书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限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未能充分展现这些文化遗存的图像,有些地方存有少许遗憾。笔者对于这方面的内容一直抱有浓厚的兴趣,虽有班门弄斧之嫌,却也想将自己在学习中得到的一点收获介绍给大家,以期得到方家的教导。   

位于紫竹院附近的白石桥以东约300米的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是在明、清时代的藏传佛教古刹正觉寺的遗址上建立的。因为寺中的金刚宝座塔的特殊造型,即在金刚座的台座上建有象征以大日如来为首的五方佛的五座造型奇特的佛塔,而被北京人习惯地称为五塔寺。这一金刚座建筑的造型源自于印度的“菩提伽耶精舍”,即释迦牟尼证道成佛的地方。据文献记载,明朝初年,有一位印度高僧班迪答游历中原,向明成祖朱棣进献了五尊金佛和一幅印度式“菩提迦耶精舍”(即金刚宝座塔)的建筑图样,被永乐帝封为国师。永乐帝因此敕令依此图形建造了真觉寺金刚宝座塔。按此记载,此事应在永乐帝迁都北京以后。当时永乐帝已经从西藏迎请过噶玛噶举派的大宝法王乳必多吉和萨迦派的大乘法王贡噶扎西以及新兴的格鲁派的释迦也失(永乐时封为西天佛子大国师),永乐帝对藏传佛教的教理和建筑、艺术等已有相当的认识,所以决定以印度僧人献图样的机会在北京兴建一座藏传佛教的寺院。据传说,在兴建五塔寺时,还从甘肃青海招募一些藏族画师和工匠参加,他们还得到明朝皇帝的表彰和奖赏。还有学者认为,五塔寺这座寺庙是在元朝大护国仁王寺遗址的基础上建立的,在明代就是住有藏传佛教僧人的皇家寺院。清代乾隆皇帝时为其母后祝寿曾经大修五塔寺,为避雍正皇帝胤祯名讳,将其原来的寺名“真觉寺”改名为“正觉寺”。据藏文史籍记载,六世班禅进京时就到过五塔寺诵经礼佛,当时管理寺院的是一个扎萨克喇嘛。可见当时五塔寺是受皇室重视的一座藏传佛教寺院。这座寺庙在清末八国联军侵华的义和团事件中受到战火波及,殿堂建筑荡然无存,唯金刚宝座塔因为全部是石质结构而幸存。金刚座是印度的佛教圣地,位于中印度菩提伽耶地方,相传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处,后来佛教徒在此建塔纪念佛祖,使其成为全世界佛教僧俗景仰的圣地。这种金刚座上建有五塔的造型的建筑,目前在全国还存有六座。其中有三座在北京,分别是五塔寺、碧云寺和黄寺各一座;另外三座一座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座在云南昆明妙莲寺;一座在河北正定广惠寺。其中以北京五塔寺的建寺年代最早,塔上的雕刻尤为精美,在1961年即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今的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就设在这里,以金刚座为核心,增添了在北京地区现存的许多碑刻,专门向中外游客展示北京地区历史上的石刻艺术,使人们在此可欣赏到北京地区历代石刻的精品。

金刚宝座塔为内砖外石的砖石结构建筑, 前后各有一门,由宝座和石塔两部分组成。外层用青石贴面, 宝座分为数层,逐层由下向上收进,庄重典雅。内有石台阶,通达宝座顶部,座顶上又矗立有五座小型石塔和一座琉璃罩亭。宝座上雕刻着上下五层佛龛,每个佛龛内刻有佛像一尊,形态各异,微妙传神,号称千佛。并在最下一层弥座刻有梵文、藏文和各种宗教纹饰。 金刚宝座塔是将印度的金刚座与佛教密宗中的五方佛信仰结合起来的建筑,佛塔的精美雕像对照佛经都各有由来和讲究。金刚座上的五塔象征着佛教中的五方佛。中央大塔刻一双佛的足迹,意为“佛迹遍天下”。刻于弥座的五方佛的五方宝座,即动物坐骑:大日狮子座、阿象座、宝生马座、阿弥陀孔雀座、不空成就迦楼罗金翅鸟王座,表现为狮子、象、马、孔雀、金翅鸟王等五种动物形象的雕刻,还有八宝金刚杵、菩提树、法轮、花瓶、四大天王、降龙伏虎罗汉、卷草等。这些内容大多属藏传佛教题材,其中尤以藏文刻字引起笔者的兴趣,看到五百年前所镌刻的笔画工整、笔力雄健的正楷体的藏文经咒,使人对藏族文化在北京地区传播的久远不禁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北京正觉寺在明清两朝都是规模宏大的皇家寺庙,常驻有住寺僧人,是受到明清两代统治阶层重视的藏传佛教寺院。宏大的土木建筑今已不见,但遗存的金刚座上的明代石刻真可谓精雕细琢。金刚宝座塔虽然是以印度的“佛陀迦耶精舍”为范本,却融合了中原地区传统的建筑艺术和雕刻工艺,是汉藏佛教文化交流融合的历史见证。故而五塔寺的金刚宝座塔在历史研究和佛学艺术研究方面都深具价值。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