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术>>石刻

来源:中国西藏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07-26

遥远的岩刻印证汉藏一家的历史



勒巴沟文成公主庙。



北京大学著名考古学教授宿白先生看了这些岩刻的照片后,认为那个吐蕃男子高高的头饰是“古代西藏贵族的标志”。左边的女性礼佛人,手擎一枝莲花。



勒巴沟东口,山崖上的线刻人物造像。洛阳龙门石窟博物馆的名誉馆长、对唐代佛教雕刻艺术颇有研究的温玉成说,“这显然是一幅礼佛图。中间高度有3米的是佛的造像,因为它不但有头光,而且有身光。在佛教中,只有佛才可以有身光。”



文成公主庙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于庙后山崖上的另一组铭文。那是用汉文和古藏文两种文字刻的《金刚经》。


在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勒巴沟东口,一个山崖上有几个线刻人物造像。其中有唐朝宫廷装束的女子,也有身着古代吐蕃贵族服饰的男子,还有佛、菩萨和侍女的刻像。

北京大学著名考古学教授宿白先生看了这些岩刻的照片后,认为那个吐蕃男子高高的头饰是“古代西藏贵族的标志”。这位研究唐代石窟艺术的专家说,从照片中的岩刻风格来看,这些造像应出自7世纪中叶,为佛教在西藏的前宏期。

迄今为止,尚未发现关于这些岩刻的文字记载。但是,当地藏族同胞都相信,那是唐朝文成公主在公元641年远嫁吐蕃松赞干布时,留下的真迹。

据史书记载,松赞干布在7世纪初统一了吐蕃各部落后,开始谋求与唐朝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从公元634年起,他两次遣使长安,求婚结盟。唐太宗李世民终于同意将文成公主嫁给他。

这位唐朝公主是如何从长安跋涉3000多公里,来到人丁稀少的青藏高原的过程,史书上鲜有记载。能够确知的是,她选择的路线是先从长安向西到西宁,再从农区与牧区的分界日月山折向南。再往南,公主一行需穿过三大片“塔拉”,也就是寸草不生的戈壁。

传说松赞干布专程从拉萨赶到玉树北边黄河源头的扎陵湖和鄂陵湖来迎接他的未婚妻。他们一道攀上海拔5200米的巴颜喀拉山口,渡过长江上游通天河,然后来到了这个草木丰茂的山谷。

在一些写这个山谷的文章中,这个山谷的名称各异。但是玉树州政府所在地结古镇的藏族群众都称它“勒巴”。虽然缺乏史料记载,但是人们可以想象,经过数月的艰苦旅程,看到这葱绿的山谷,潺潺的溪流,繁茂的草木,映衬着碧蓝的天空,公主该是什么感觉。相传文成公主为勒巴沟的景色所倾倒,和她的丈夫在这山谷里住了整整一个月。

据说,自幼虔诚礼佛的文成公主认为她艰苦但却平安的旅程是佛的保佑,因此命人在通天河边的山崖上刻了这些造像。

宿白教授和其他几位研究古代雕刻艺术的专家都认为,这些人物的线条非常生动,是“好东西”。

洛阳龙门石窟博物馆的名誉馆长、对唐代佛教雕刻艺术颇有研究的温玉成说,“这显然是一幅礼佛图。”他指着照片中实际高度有3米的佛像说,“可以肯定,这是佛的造像,因为它不但有头光,而且有身光。在佛教中,只有佛才可以有身光。”

这组雕刻中的男子和女子都面朝佛,他们的高度都只有佛的一半。他们手里都拿着东西,男的拿着一个有盖的碗状器皿,女的手擎一枝花,宿白先生说,“应该是莲花。”虽然经过1300多年的风雪侵蚀,但是岩刻的线条依然清晰地刻画出两位主要供养人满脸的虔诚。佛的表情则平静而仁慈,那些富有表现力的线条生动地显示出他披着薄纱斗篷。

温玉成说,这些看似简单的线条,却提供了有关当时人们的生活水准和艺术造诣的丰富信息,“非常珍贵”。

由于缺乏文字资料,宿先生和温先生都不能确定两位供养人就是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但是他们都认为,这组岩刻是证明古代唐朝和吐蕃关系的珍贵艺术品。

当地藏族居民却坚信,这两个人物就是吐蕃王和唐朝公主。结古镇10岁的四年级小学生德央已经带领好几拨游客来看这些岩刻造像了,她毫不怀疑地告诉这些客人,这些刻像,“是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在一起拜佛”。

20公里以外,在勒巴沟的西口,有一个不大但是却很有名的寺庙,就叫文成公主庙。1360年前,当她走出这个山谷时,文成公主就到了巴塘草原,然后经昌都进入西藏腹地。离开玉树时,当地藏人与公主难舍难分。

在玉树州政府工作的藏族干部秋英兰泽说,“相传文成公主带来了一些谷物的种子,在山谷里的时候,传授了种植蔬菜和磨面的技术。据说那里的山岩上刻着她的脚印,人们都来顶礼膜拜。”
  沿着山谷的岩石上,刻着无数藏文的佛经。秋英兰泽说,那都是后世的朝拜者刻的,表示对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的敬意。

文成公主远嫁松赞干布70年以后,也就是她在拉萨去世30年以后,另一位唐朝公主应另一位吐蕃王的要求嫁给了他,延续了唐朝和吐蕃的联盟。金城公主沿着她的先驱者的路线进藏,据说文成公主庙就是她下令修建的。

文成公主庙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于庙后山崖上的另一组铭文。那是用汉文和古藏文两种文字刻的《金刚经》。

如今,这些石刻的经文能够辨认的字已经不多,但据青海博物馆馆长李志信说,用这两种文字一起刻的佛经是很少见的。

他承认,由于缺乏文字记载,对勒巴沟的岩刻和文成公主庙的铭文研究的很少,“很令人遗憾”。目前他只复制了勒巴沟的岩刻,陈列在青海博物馆里。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