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名人档案>>艺术名流

来源:中国西藏网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07-29

西藏一级唐卡画师赤增绕旦:十年学唐卡,七年建学校

从研习唐卡技艺的学生到创办唐卡艺术中心传承唐卡技艺,西藏一级唐卡画师赤增绕旦用了10年时间。接下来的7年,他将把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建设家乡学校、传承唐卡艺术上。

往返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和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县之间,用画笔、颜料“搭建”起的非盈利慈善公益学校终于在7月5日开学了。30多名学生将在松潘县山巴乡麻依村的象藏唐卡艺术学校接受7年的唐卡绘画学习和文化课学习。

看着学校一砖一瓦地搭建完成,赤增绕旦说:“通过教育、传承、培养,才能有更多的唐卡绘画人才,才能让更多人受益。”

图为赤增绕旦(图右)在拉萨象藏唐卡艺术中心教授学生 摄影:王媛媛

图为赤增绕旦在绘制唐卡底稿 摄影:王媛媛

从麻依到康定:没想过会成唐卡画师

“上学之前受家里的影响,我慢慢喜欢上了绘画。”1979年,赤增绕旦出生在松潘县山巴乡麻依村一个普通的半农半牧家庭。

小时候,赤增绕旦翻看着祖辈们留下的唐卡绘画作品、底稿、度量经,一点点感受着唐卡的艺术魅力。

上学后,赤增绕旦在绘画课上寄托着兴趣爱好。一到寒暑假,施展的场地更加丰富了。

暑假,一边放羊、一边休息的赤增绕旦将周围的泥巴当成原材料,对着汽车、牛羊捏着造型。冬日,时常下雪的麻依村常常被积雪覆盖。赤增绕旦留心着比较平整的地面,在那些比较宽敞的雪地上,拿个小棍子就可以随便作画。

彼时的赤增绕旦并没有意识到,对绘画、图案有兴趣的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名唐卡画师。“2002年,我被四川省藏文学校艺术系录取,这时才想我是不是应该选择绘画这条路。”

在彦登次然和布根两位老师的教导下,赤增绕旦开始研习噶玛噶赤唐卡画派技艺。学了三年,快毕业的时候,赤增绕旦萌生出一个想法:去青海继续学习唐卡。

从青海到拉萨:最初的梦想总算实现

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热贡吾屯学习勉唐派画技的赤增绕旦没有固定的老师,每天他都要拜访不同的画师,学习各种技法。

从学习噶玛噶赤画派转而研习勉唐派画技,对于已经掌握唐卡绘画功底的赤增绕旦来说并不是太复杂。“但二者绘画上还是有一定的不同,技艺方面、制作方式都不一样,艺术风格也要重新去掌握。”

学了两年后,赤增绕旦想,是时候去那个最初想要去的地方了——西藏拉萨。

“最初从家乡走出去就想过要到拉萨。”接触到勉唐画派的艺术风格后,赤增绕旦更坚定了最初的想法。“如果再深造,肯定要去历史更悠久、文化氛围更浓厚的地方。从唐卡绘画的源流、各方面的传承来看,拉萨是最终的目的地。”

2007年过完藏历新年,赤增绕旦踏上了更加遥远的路途,去追寻唐卡绘画的“根”。

从学生到画师:艺术的追求永无止境

来到拉萨后,赤增绕旦跟随著名的唐卡画师次丹郎杰继续学习唐卡绘画。一边在次丹郎杰老师的指导下,不断提高自己的唐卡绘画技艺,同时学习西藏的绘画史等理论知识;一边趁着晚上和周末的空闲时间,向丹巴绕旦老师请教唐卡绘画方面的问题。

图为赤增绕旦向老师丹巴绕旦请教

赤增绕旦回忆,那时候“每天都有严格的时间安排,走路节奏都很快”。上午一般是9点左右到次丹郎杰老师那里,坐定后开始画画,一直到下午1点。之后匆匆忙忙去买菜、做饭,必须在下午两点之前解决午餐。因为这之后还要去学英语。英语学到下午3点半继续去画唐卡,一直画到下午6、7点结束。

2009年,赤增绕旦在继续钻研唐卡绘画技艺的同时开始培养自己的学生。2010年,走上唐卡绘画之路第十年的他,在西藏首届唐卡艺术博览会上被评为一级唐卡画师。也是在这一年,他在拉萨创办了象藏唐卡艺术中心。

图为拉萨象藏唐卡艺术中心的学生们在画唐卡 摄影:王媛媛

拉萨象藏唐卡艺术中心的学生大部分来自西藏。学生们要在这里接受7年的教学,前3年主要学习绘画理论基础与度量经,后3年实践传统的唐卡绘制技艺,最后1年完成毕业作品及论文。赤增绕旦想通过教授理论和唐卡绘画的实践等课程,让学生们将西藏绘画及唐卡艺术传承下去。

图为赤增绕旦在国外参观学习留影

图为赤增绕旦作品《龙界》局部。蛇身龙女从海中出现,向左上方的龙树菩萨(局部画面未体现)敬献象征着声音的海螺,传递人类希望保护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声音

图为赤增绕旦作品《第一代象雄王》,作品表现的内容、地域环境及山石云彩的勾画风格都极赋象雄绘画的特点。2015年该作品被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

从拉萨到松潘:文化的精髓在于传承

从家乡一步步走出去的赤增绕旦一年里通常回家一两次,每一次他都有一些新的发现。

毗邻松潘县山巴乡九寨黄龙机场的麻依村,旅游业的发展让当地人的生活条件得到明显改善,但文化的发展方面却比较薄弱。

赤增绕旦觉得,要传承传统文化,关键在于人才。一个唐卡画师就是一座桥梁,通过他个人的力量去传承、培养更多的人才,这样的影响才是深远的。在赤增绕旦看来,“作品并不是最重要的,唐卡画师的传承更重要”。

图为2015年8月,赤增绕旦回到松潘查看学校工程进度

2012年,他开始筹备学校。

要在家乡建学校,周围很多人都劝告他,这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当时是有想过困难的,但是我不能让困难困扰我,当时想的就是建设。”

为了筹措资金,赤增绕旦把已经出售的唐卡作品的钱全部放在了学校建设上,但是依然有很大的缺口。有时候一些单位、个人邀请他去绘画,他便跟人沟通,在约定好的时间创作好,但钱要提前支付。

图为在建中的松潘县象藏唐卡艺术学校

从2012年到2017年,教学楼、宿舍、图书馆、多功能教室等主体建筑陆陆续续完工。2018年9月,松潘县象藏唐卡艺术学校暨唐卡艺术传习基地正式挂牌成立。2019年7月5日,30多名学生开始在新建成的学校里研习唐卡绘画。

图为松潘县象藏唐卡艺术学校全貌

图为松潘县象藏唐卡艺术学校

赤增绕旦说:“建一个这样的学校是一次性的投入,最终需要做的事情还在后面。”纯公益的学校,需要不断的资金投入以维持运营,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赤增绕旦希望“学校朝着自己设定的方向走”,也希望唐卡这个被誉为藏民族“百科全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在家乡松潘得到传承和发展。(中国西藏网 记者/王媛媛 部分图片由赤增绕旦提供)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