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字发展>>语文学科

来源:中国西藏网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11-25

藏文注音汉字:另一种形式的汉语文字

 “ཏོན་ཧོ་གོ་ཛང་བུན་འགྱེན་གྱིའུ་”,这是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北京藏医院副研究员刘英华教授在“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第二届敦煌古藏文研究工作坊暨高级研习班”上演讲的主题关键词之一。 “ཏོན་”、“ཧོ་”在藏语里无意义, “གོ་”的意思是“间隙”,“ཛང་”无意义,“བུན་”的意思是“债务”,“འགྱེན་”、“གྱིའུ་”无意义,几个藏文字连在一起毫无意义,那么刘英华究竟要讲什么呢?

      

 图为第二届敦煌古藏文研究工作坊暨高级研习班活动现场 摄影:格日杰布

  原来,“ཏོན་”,罗马字母发音ton,“ཧོ་”(ho)、“གོ་”(go)、“ཛང་”(dzang)、“བུན་”(bun)、“འགྱེན་”(gyen)、“གྱིའུ་”,(gyi’u),连读起来就是“敦煌古藏文研究”。
  在公元8-9世纪的敦煌一带,人们就是这样使用藏文标注汉语拼音来传递文字信息的。刘英华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刘祥柏常年从事敦煌文献研究,他们在敦煌本藏文文书中,如《九九乘法口诀》《千字文》《藏汉对照词汇表》和经书、计算类典籍等书籍中不一而足地发现了以藏文注音作汉语拼音的文字、词汇,甚至用藏文拼写汉语文章的现象。
  “汉藏对音、注音和藏文字母拼写的汉语文书,在国内外早有研究,并不是我们率先发现。我们的研究是建立在中央民族大学周季文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通过前辈的研究,把我们的论断与汉语拼音联系起来,论证出最早的汉语拼音是由藏文字母拼写而成。这项成果的发现是以前的研究者没有做到的。”刘英华谈到这一研究成果,笃定道:“由此可知,在吐蕃时代,藏文注音汉字,是象形文字之外的另一种形式的汉语文字,这是汉语拼音的雏形,也是汉字史上的重要事件。”

       

图为藏字注汉音文书《妙法莲华经》(敦煌文书,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品)图片由刘英华提供

  据刘英华介绍,吐蕃统治下的敦煌地区,藏文作为官方语言成为各族群交往的媒介。在当时的环境下,敦煌吐蕃地区内的汉族人可能采用藏文代替象形文字书写汉字。藏文注音,是迄今发现最早的字母拼读的汉语拼音,早于阿拉伯文、波斯文的小儿锦汉语注音和罗马字体汉语注音。藏文字母编制的汉语拼音及其用于书写汉语,是汉藏文化交流的重要成果,也是藏文化影响内地文化的标志之一。
  “我国是多民族的国家。藏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刘英华谈起藏族文化,由衷赞叹:“藏文,作为辅助工具,曾经在丝绸之路地区普及,吐蕃地区人民使用藏文注音学习汉语,也反映了早期丝绸之路地区民族交融与文化繁荣的现象。”

       

图为藏文字母拼写的汉语文书《九九乘法口诀》(敦煌文书,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品)图片由刘英华提供

  五千年中华文明发展史也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刘英华说:“随着吐蕃势力退出敦煌地区,藏文不再是官方文字,藏语不再是中介语言。藏族百姓学习汉字,以及汉族等族群学习和使用藏文都在逐渐减少。因此,用藏文注音或书写汉语文书越来越少,直至停止使用。”
  谈及“敦煌古藏文研究”的意义,刘英华说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文化自信的今天,通过学习、解读敦煌古藏文文献,从语言的使用和藏汉翻译的视角来探讨和研究吐蕃时期的敦煌历史,对我们了解和感悟藏汉文化交流的历史渊源、继承优良传统、实现和谐发展具有重大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