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地域文化>>五省藏区

来源:甘孜日报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05-18

藏戏文化的历史沿革

 ◎谢真元

藏族是我国最古老的民族之一,自古以来藏族人民就聚居在青藏高原,与其他兄弟民族一道,共同开辟祖国西部辽阔的山河。据考古发现,早在大约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藏族人民的祖先就繁衍生存在世界屋脊上,逐渐形成了若干氏族和部落。其中,雅隆部落发展最为迅速。他们的部落首领聂赤赞普英武雄长,被选为六牦牛部的首领。他就是后世吐蕃王室的始祖。当时,他们以牧业为主,并开始修建房屋、宫室。第一座宫室被称为雍布拉宫。这一时期大约是公元前300年前后,时值汉民族战国中期,周显王在位之时。这是藏族史上的远古时期,其文学都是口耳相传的民间文学。中央民族大学编纂的《藏族文学史》有较详细的论述:

藏族史上的远古,主要是指吐蕃王朝建立以前的漫长岁月,那时的青藏高原处于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的初期,各地居住着互不统属的许多部落,当然更没有统一使用的文字。当时的文学全是口头创作口头相传的民间文学,根据历史文献来看,估计作品是很多的,可惜大部失传,流传下来的主要是几篇神话传说。这些神话传说是藏族最早的文学,反映了藏族先祖对世界形成和人类起源的天真想法和开发高原的艰苦历程,也透露了他们的一些美丽幻想。这些作品有的被后人用文字加以记录,有的一直在口头流传,是弥足珍贵之作。[ 中央民族学院《藏族文学史》编写组编著《藏族文学史》第3页,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

到了公元6、7世纪,雅隆部落的首领达布聂赛、纳日伦赞和松赞干布祖孙三代励精图治,在与其他部落长期征战、融合的过程中,形成了统一的藏民族,并以藏族为主体建立起强大的奴隶制吐蕃王朝——藏族第一个统一的地方性政权。7世纪初,松赞干布派遣吞米桑布扎赴印度学习,创立了藏文字。吞米桑布扎回国,松赞干布设盛宴欢迎。吞米桑布扎在席间呈现创造的新字,这是吐蕃建立和使用文字的开端。

据说,松赞干布曾摒绝政务,潜心学习藏文3年。同时,松赞干布迎娶尼泊尔尺尊公主和唐朝文成公主,大力吸收两地文化,文学也开始繁荣起来。 8世纪初年,唐蕃再次通婚。金城公主出嫁吐蕃,汉藏两族经济、文化的联系交流更为频繁,汉藏之间兄弟般的历史关系基本确立。到松赞干布第六代孙赤松德赞赞普时期(755——797),时值唐玄宗天宝14年至唐德宗贞元13年,这时的藏族已发展成为一个拥有几百万人口,具有独特民族风格和灿烂历史文化的强大民族。

松赞干布执政到8世纪中叶,佛教从印度和汉地传入藏区,经过与藏区的原始宗教——本教的长期斗争、融合,形成了具有藏区地域特征的藏传佛教,也叫喇嘛教。桑耶寺的建立标志着藏传佛教在吐蕃的形成。但是,本教势力仍然很强大,9世纪中期朗达玛即赞普位后,代表信奉本教的贵族、大臣的利益,开始禁佛运动,他封闭佛寺,焚毁佛经,镇压佛经僧人,使佛教受到沉重打击。朗达玛于838年开始禁佛,4年以后被佛僧贝吉多吉刺杀。据说贝吉多吉暗藏了弓箭,从西藏山南洛扎县来到拉萨,趁朗达玛在大昭寺前看碑文之机,上前佯作施礼,从袖中拿出弓箭射向朗达玛,一箭射中头部,朗达玛当即身亡。贝吉多吉的衣服是夹衣,外面是白色,面里是黑色,他把白马涂上黑炭,在逃跑的路上他将衣服反穿,渡拉萨河时洗掉了马上的黑色,机智地逃脱了追捕。朗达玛死后不久,一场奴隶平民大起义爆发,导致了吐蕃王朝的崩溃。

因此,“吐蕃时期的藏族文学,也主要是从松赞干布当权到朗达玛被杀的200多年时间。这一段,由于藏文的创立和逐步完善,出现了藏文著作和汉文、梵文典籍的藏译,可以说是藏族作家文学的萌芽时期,或者叫做藏族作家文学的童年时期。”[ 中央民族学院《藏族文学史》编写组编著《藏族文学史》第3页,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从文学创作来看,这一时期的一些口头文学作品,如神话、诗歌、谚语等被整理和记录,还出现了史传文学、小说故事、碑铭散文等书面创作。尤其是《巴协》的创作诞生,不亚于《史记》在汉民族历史、文学史上的地位。书中自赞普赤德祖赞兴佛说起,直到其子赤松德赞建成桑耶寺止,历时百年。

松赞干布之后的200年间,“原来寂寞无所闻见的中国广大西部,因强有力的吐蕃国出现,变得有声有色了。这是吐蕃历史的大进步时期,也是中国西部居民开始参加历史活动的时期,这个时期的代表人物就是松赞干布。”[ 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修订本第三编第二册第490页,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

藏族人民世代居住的“世界屋脊”地势高峻、气候寒冷,平均海拔4500米。四周环绕着许多高耸入云的大雪山——南有喜马拉雅山,北有昆仑山,东部蔓延着连绵起伏的横断山脉,横亘于中部的是冈底斯——念青唐古拉山。冈底斯,藏语意为“众水之源”,“众山之根”;念青唐古拉,意为“大亲眷光明之神”,是西藏神话与信仰的聚散地之一。同时,处于亚洲腹地的青藏高原,又是众水之源。长江、黄河、湄公河、恒河、印度河等大江大河皆发源于此。这些江河从青藏高原流向东西方的文明古国,犹如在崇山峻岭之中开辟了四通八达的交通走廊,把东亚、南亚和东南亚乃至西亚的古代文化与藏族的古代文化连接起来。尤其是在文化的传播主要通过自然的河谷进行的古代更是如此。青藏高原堪称亚洲古文明的荟萃之所,东方华夏古文明,南方印度古文明,西方埃及古文明,都曾风一般地吹进了青藏高原,在这里融合成独特的多重性文化特点,产生出迷人的民族文化合成。因此,藏族文化绝非单一来源,它应该是多元的。

然而,要研究藏戏文化的起源、形成和发展,面临的困难很多。资料匮乏是最棘手的问题。虽然记录藏族历史的藏、汉文史籍,卷帙浩繁,就数量之多和内容之丰富而论,在我国各民族中仅次于汉族。但是,隋唐以前,即7世纪吐蕃王朝形成之前,汉文史籍无有关于吐蕃的记载。正如马长寿先生在《氐与羌》中所说:“吐蕃王朝是从7世纪开始形成,在此之前,吐蕃系祖先所属的氏族部落共同体也和苏比、羊同、党项、白兰诸部落共同体一样,僻处一隅,各自为政,不与外界接触,汉族史家如何能够记述它的发展情况呢?由于上述主观和客观的两个原因,所以古代汉族史家无法知道吐蕃族早期发展的历史。”[ 马长寿《氐与羌》第 18 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隋唐以后,史料记录逐渐增多。但是,这些史料“大多是征伐、招讨、宣谕、封官等类的事,我们最需要知道的民族形成、民族发展、民族关系、民族迁徙,以及经济生产、人民生活、文化艺术等,大多缺乏记载。”[ 江应梁《人类学与民族史研究》,载《人类学研究》,中国科学出版社,1984年第 3 期。]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