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化>>格萨尔

来源:藏人文化网   作者:才旺瑙乳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08-11

圆光艺人卡察扎巴的传奇人生

藏语称“扎堪”,意为圆光占卜者。圆光本为巫师、降神者的一种占卜方法,即借助咒语,通过铜镜或一些发光的东西(也有用拇指的指甲)看到占卜者想要知道的一切。据说圆光者的眼睛与众不同,可以借助铜镜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图像或文字。通过这种圆光的方法,从铜镜中抄写史诗《格萨尔王传》,在藏区较为罕见。

西藏昌都类乌齐县的一位圆光艺人卡察扎巴·阿旺嘉措,他在群众中享有较高的声誉,因为他不仅可以从铜镜中抄写《格萨尔王传》,而且还可以通过铜镜为人们算卦、占卜吉祥。在旧社会曾受到地方政府上层人士的重用。群众中如遇重大事情都要请他占卜,如今在当地群众中仍有广泛影响。几年来,他已抄写了11部《格萨尔王传》。

奥地利的内贝斯基在1956年发表的《西藏的神灵和鬼怪》中曾介绍了藏区一例小男孩圆光的情况:把一幅格萨尔像挂在桌前,桌上放着镜子和箭,箭用五色彩带装饰。小男孩通神后,即可从镜中看到图像,说唱出《格萨尔王传》。石泰安在噶伦堡见到过一位叫桑姆塔的艺人,他一出生便会说唱《格萨尔王传》,因为他是格萨尔的18位大将中的一位的转世,同时他还可以通过铜镜圆光、求神。据昌都政协著名的学者白玛多吉说,卡察扎巴的圆光抄本写作水平很高,即使是文学造诣很高的人,也很难这么快地编写创作如此大段大段的韵文。他依据铜镜抄写史诗时,一句接一句,根本没有思考和停顿的时间。

圆光艺人阿旺嘉措公元1913年出生在类乌齐县甲桑卡区达赤乡阿坝村的一个姓卡察的富裕人家。祖父和父亲都是信奉宁玛派的僧人。在阿旺嘉措8岁时,家中发生了一个突变事件,结束了他优裕舒适的生活。妈妈与家中的一个佣人发生了恋情,从家里搬了出去。小阿旺嘉措也跟着妈妈一起离开了富裕的家庭。12岁时他就进了类乌齐寺当小扎巴,开始了僧人的生活。一天,寺院里来了3个喇嘛,一位是嘉木央活佛,他是德格人、著名的米庞大师的徒弟;一位叫那木堆,加桑卡区桑卡乡人,是类乌齐寺桑巴扎仓的喇嘛,据说此人修炼的功底颇佳;另一位是恰梅,昌都县萨贡区人,宁玛派第六世恰梅活佛。他们把寺中的30多个小扎巴召集在一起,桌子上摆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铜镜,然后教了一些看铜镜的程序和方法,便让小扎巴们轮流观看。看不见什么东西的孩子都一个一个地出去。最后剩下两个人,其中一个叫拉玛嘉,他说从铜镜中看到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轮到阿旺嘉措时,开始,他觉得这个铜镜在闪闪发光,慢慢地在铜镜中间出现了一个洞,这个洞渐渐地变成红色,这时出现了弯弯曲曲的文字,类似梵文,阿旺嘉措看不懂。后来,他看见了30多个身着盔甲的骑士在奔跑,最后只剩下了3个人。这时旁边出现了河流,有一匹马,马上坐着一位骁勇的战将。耳朵里又仿佛听到了异常悦耳的声音,好像是那位战将在歌唱。这时一位喇嘛问他:“是否看见了?”他回答说:“看见了,还听到了歌声。”旁边一位观看的僧人用手捅了阿旺嘉措一下说:“你不要吹牛,看清楚再说!”顿时,他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铜镜依然变成了初时只是发出一片光亮的镜子。3位上师不禁动怒了,斥责那个僧人说:“你不要这样!”同时,又再次耐心地给阿旺嘉措讲解了看铜镜的要领,并叫他再仔细观察。不久,铜镜中的景物再次出现了,然而那悦耳的声音却再没有出现过,直到现在。当时,阿旺嘉措心里很害怕,不知是怎么回事。然而寺院里的大喇嘛们却对他倍加器重和关怀,给他穿上整齐的衣服,供给他好的饭食。第二天,又让他重新观看铜镜,与前一天一样,铜镜中首先出现了梵文,接着出现了象雄文,最后出现的是藏文乌坚体。景物也同时再现了,其中有大大小小的人,好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第三天继续看,上师们不停地向他提出问题,他都一一作了回答,旁边的人便不停地记录下来。观看铜镜的第三天以后,阿旺嘉措的眼前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神。白天坐在那里,眼前的神像也会像走马灯一样不断地出现。晚上即使蒙上被子也睡不着觉,那些神也总是浮现在眼前。别人都以为他疯了,小小的阿旺嘉措也有点害怕了。上师们却安慰他说:“没有关系,你慢慢就会好起来的。”就这样,人们发现他具有特殊才能,可以看出铜镜里的东西。其实,这样的幻觉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曾出现过。

6岁时,阿旺嘉措在野外玩耍,因迷路而走失了3天。家里人都以为他死了。其实,阿旺嘉措是因疲倦在草滩上睡着。在梦幻中他走进了一座神山,山中有一座大的经堂,他悄悄地走进去,只见里面坐着许多人,有的人在念经,有的人在念《格萨尔王传》的书,有的人正在忙忙碌碌地写着什么。这时一个人朝他走了过来,给了他一个曼荼罗。曼荼罗的顶端是一尊金光闪闪的佛像,好似莲花生大师。大师下面是戴着仲夏(说唱艺人帽)的格萨尔王。只见他身上穿着铠甲,披着喇嘛平时穿的斗篷,铠甲的每个片上都刻有一个小佛像,看上去十分庄严威武。正当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听着的时候,一个人把手伸了过来,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朦胧地听到那人说:“你可以回去了!”便昏了过去。当阿旺嘉措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野地里,梦中的一切都没有了,只有一片寂静的原野。于是,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蹒跚着走回家去。回到家里,他眼前的幻觉总是连绵不断地出现。一次,阿妈在挤奶,他仿佛看见在她身后有一个人总在跟着她,便问:“阿妈,你身后的人是谁?”阿妈吃惊地回头看,却没有任何人。从此,家里人都以为阿旺嘉措生了病,而且是生了一种怪病。通过这次看铜镜的考察,人们发现了他与众不同的特异功能。但也有人将信将疑,认为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看铜镜而知道一切?一次,阿旺嘉措的叔叔为了探个究竟,便跑来故意问他:“你说说,我家里摆着什么东西?”阿旺嘉措便拿铜镜来看了看,然后有板有眼地把他看到的东西说了出来:床上有个水盆,盆里放着曼荼罗、宝瓶和串珠等物品,竟然一丝不差,叔叔终于相信了。

不久阿旺嘉措看铜镜能知过去、未来的事传遍了昌都地区。当时的昌都地方政府派宗本嘎察巴把阿旺嘉措叫去,检验一下他是否真有看铜镜的本领。宗本问他:“我的家乡在哪里?我寺院里的师傅是什么样子?”阿旺嘉措便照着铜镜上出现的文字和形象作了回答。嘎察巴听罢十分满意。从此,阿旺嘉措的名声大振。

此后,他可以从方寸大小的铜镜中预示人的前途和命运,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哪个人生了病,谁家丢了牲畜和什物,谁要预知未来,都要毕恭毕敬地来找阿旺嘉措,向他献上哈达,送上酥油和肉,经济条件好的还要送些钱,请他占卜吉凶、治病或寻找失物。而他则透过铜镜一一作答。怪就怪在他竟然十说九中,令人折服。这样一来,在当地一传十、十传百,名声大振,后来连昌都旧地方政府的官员们也十分器重他,他便以铜镜占卜而出了名。铜镜占卜在藏语中叫“圆光”。

久而久之,人们把他的真实名字阿旺嘉措忘记了,而卡察扎巴(卡察圆光者)的名字却传遍了多康地区。阿旺嘉措圆光时,先在面前桌子的正中放置一个直径约为10公分的凸面圆形铜镜。镜面擦拭得闪闪发光,凸面向前方,面对圆光者。铜镜前插立一块长方棱形水晶石,青稞圆盘四周围以哈达。青稞盘前正中置一盏酥油灯,左右再各摆一个盛满茶水的高脚铜杯。在灯和茶之前,再均匀地放好一排7只盛满净水的小铜碗。最后,将一根燃香插在青稞盘中。这样,圆光的道场便算准备完毕。阿旺嘉措在有条不紊地做这一切时,口中念念有词。道场就绪后,又念大约20分钟左右的经文,这时,铜镜上便开始显现图像和文字了。当然,这些图像和文字一般人是看不见的。阿旺嘉措曾说,在这种情况下,他所看见的是佣珠玛(女护法)首先出现在铜镜中进行教诲。文字的出现是有顺序的,首先出现的是梵文,其次是象雄文,最后才是藏文。文字的出现与隐去是和圆光者的阅读速度相一致的。当你看完抄完一段后,那段文字自然会消失,而新的文字立即显现。据他说文字存留时间充裕得使你有时间校对抄下的文字。在圆光时,圆光者要请被卜者手中握10多粒青稞,放在嘴边吹气,同时心中要专一思念自己要卜算的事,然后把青稞粒放在圆光者的手中,由圆光者将青稞撒向铜镜,此后便开始等待镜中显现文字与图像了。

当代圆光艺人才智活佛在草原上说唱格萨尔王传

在藏区,一个功夫好的圆光者,不借助铜镜也可以看到图像,一碗水或者是什么反光的东西都可以。同时也并非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到的。按照藏族传统的说法,当扫帚星出现的时候,是绝对不能看铜镜的。其余时间,一般在上午为佳,显像比较清楚。并认为,当一个人受到了晦气污染后,便使其眼睛受到了损伤,影响看铜镜的效果,甚至从此再也看不到什么图像。这晦气包括见到麻疯病及被杀死的人的尸体,遇到刚结婚的新娘、杀人者及女人的经血等等。因为这些人和物中携有孽障,所以影响看铜镜,少则一天,多则五、六天,甚至从此再也看不见铜镜中的东西了。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