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新闻>>内地新闻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王眉灵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11-03

今日新机场将留下首对飞机“脚印”


落在其他国内机场跑道上的第一道飞机轮胎印。(受访者供图)

﹃奖状560﹄校验飞机。

校飞团队校验员在空中工作。

11月3日,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迎来首飞校验。这两天,一架机身印有“中国民航局”字样的“奖状560”校验飞机已悄然入驻双流机场。此后近一个月,相关人员将驾驶这架飞机,对天府国际机场开展投产校验飞行,并出具校验报告。只有走过了这道程序,天府国际机场才具备开航的先决条件。

执行校飞任务的团队,来自我国唯一的民用航空飞行校验机构——中国民航飞行校验中心。这个机构虽然低调,却是我国民航业的重要一环:国内每家民航机场的首个飞机轮胎印,几乎都是由他们印下的。

新机场校飞在即,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了校飞中心这个神秘的团队。

边飞边看边调

为新机场“划”出安全运行的“天路”

飞行校验是机场开放和航路运行的最基本前提。如此重要的校飞,到底飞什么?

民航飞机飞行时,会接收到各种导航、通信等信号,从而才能安全进行前进、转弯、保持一定高度或降落等飞行动作,这些信号形成了一条肉眼看不见的航路。“沿着信号的指引,民航飞机始终在一条安全的廊道里飞行。怎么样的廊道才安全?就需要我们‘试’出来。”校飞中心副总飞行师、天府国际机场校飞团队领队彭泉作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怎么“试”?10月29日,在九寨黄龙机场上空、海拔4000多米高度盘旋的校验飞机里,校验员王建宇坐在校验台前,仔细查看并记录着面前屏幕上各种跳动的数字。“校验设备能接收到地面导航设备发射出的信号并转换成参数。”他介绍,随着飞机调整各种飞行姿态,相关参数都会不断呈现在设备上。“一旦发现有不符合民航条例规范的,我们就会通过内部通信系统告知地面,为他们作出调整提供依据。”边飞、边看、边调,一个个重要数据就这样校准出来。

校正的数据,精度要足够高。比如,飞机落地时,飞机的下降轨迹与地面形成3度的下滑角度,这个角度得在2.95度到3.05度之间,容值差仅±0.05度。同时,范围也要足够广。如,指引飞机落地的导航系统发射出的信号呈70度扇形,其边界在哪里?边界飞行是否安全?都需要校飞通过无限接近边界来测出。

据了解,一座新机场在配套空管、灯光设施设备等可以投入使用后,就要进行投产校验,“划”出安全运行的“天路”。等投产校验完成后的第3个月,针对新建设备可能出现的地面沉降,又要进行监视性校验。此外,机场投用后,每半年还要进行一次定期校验。

此外,特殊情况下还有“特殊校验”。如,“5·12”汶川特大地震、“8·8”九寨沟地震后,校飞中心第一时间对可能受地震影响的双流机场、九黄机场等展开特殊校验,确认设备信号无虞后,才开放民航飞机进入。此后,沿着安全的“天路”,各类救灾物资源源不断抵达。

机长都在四川培养

在不同机场留下第一对飞机“脚印”

笔直的跑道两侧,又是各一道5至8米长的深色印迹……彭泉的手机里,存着多张类似的照片。这都是他曾经驾驶校验飞机,为不同机场留下的第一道飞机轮胎印。

校验飞机落地时,时速在180公里左右,也就是每秒50米,必须十分精准地两轮同时接地,才会留下这样一对美丽、对称的“脚印”。这个仪式感满满的印迹,实则展现出机长高超的驾驶技艺。

11月1日,在天府机场实地勘察中,周立秋测算着要划下“脚印”的位置。“没问题!”这位执行过北京大兴机场、贵州遵义茅台机场等投产校验任务的年轻机长胸有成竹。

作为校飞中心的机长,周立秋每年飞行时长达八九百小时,远超业内同行。这与校飞中心的业务有关——全国200多座民航机场,至少半年就要开展一次校验。也正因为如此,校飞中心的机长们练就了一身高超技艺。

投产校验飞行特别是第一次校飞时,往往没有信号引路,这尤其考验校飞团队。“飞机上有GPS,我会朝着定位飞。”周立秋说,最大的挑战是落地,“全靠目视。”校验飞机抵达机场上空最低安全高度时,如果天气状况良好,满足目视5公里等相关要求,他会手动操纵飞机落在跑道上。至于具体的落地角度、落地位置,就“主要依赖经验”。

除了投产校验,其他类型的校飞往往也面临重重挑战。以确定航路“边界”的校飞为例,前几天,在九黄机场进行某科目校验时,为测试导航信号质量,周立秋驾机飞相关航路“边界”。“最近时,飞机几乎擦着山体侧方飞过,目测间距只有几百米。”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支包括飞行员、校验员和机务人员在内的天府国际机场校飞团队,虽然有的成员之前并没来过四川,但大家对四川抱有独特情感。“因为我们校飞中心的机长,全部都来自四川。”周立秋说,位于广汉市的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是机长的“集中出产地”。

校验手册厚达150多页

既测试设备又校验飞行程序

天府国际机场将一次性投产3条跑道,本身就意味着校飞任务很重。此外,对这样一座新机场而言,校飞不仅要测试各类设备,还要校验飞行程序,即飞机起飞、降落的流程,其中包括在哪个高度直行或者转弯等,总结出一套“标准姿势”。20多种设备和飞行程序的校验,计划在25天之内完成。

为了确保顺利完成本次校飞任务,校飞中心抽调了精兵强将。11月1日,也就是抵达成都的第二天,天府机场校飞团队就到天府机场实地踏勘,进行校飞前的准备。“这支团队经验丰富,都参与过北京大兴机场校飞。”彭泉介绍。

此外,为做好此次校飞,民航西南空管局、校飞中心及天府国际机场公司筹备工作人员编制了厚达150多页的校验手册。

两周前,校飞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到天府机场考察准备情况;校飞前,校飞团队又再次实地踏勘,查看飞行区域净空、道面、安保措施等是否符合飞行条件。“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飞行安全。”彭泉说,确保飞行安全是民航工作的永恒主题,也是实施飞行校验的根本目的。(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眉灵 文/图)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