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文化>>格萨尔

来源:《青海社会科学》2006年第1期   记者 :角巴东主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11-09

《格萨尔》说唱艺人研究

[内容提要]《格萨尔王传》是我国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在这部史诗产生、流传、发展和演变的过程中,那些才华出众的民间说唱艺人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他们是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继承者、传播者,也是创新者。正因为有了他们的辛勤传播,使《格萨尔》这支奇葩在民族文苑中开放,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格萨尔王传》是我国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在其产生、流传、发展和演变的过程中,那些才华出众的民间说唱艺人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他们是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继承者、传播者,也是创新者。倘若没有他们的勤奋耕耘、辛勤传播,《格萨尔王传》这部史诗便会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藏族人民、中华民族乃至世界文化宝库将会失去一份极其珍贵的文化瑰宝。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没有民间说唱艺人,就没有《格萨尔王传》这部宏伟的巨著。因此,对《格萨尔》民间说唱艺人进行科学的分类,研究其中所蕴藏的文化内涵,显得十分重要。

据调查,现今我国境内尚有100多位《格萨尔》说唱艺人活跃在民间, 主要分布在青海、西藏、甘肃、四川和云南等5个省区的广大藏族聚居区。 在众多的艺人中,有聪明智慧、演技娴熟的年轻艺人,也有七八十高龄的老艺人,有农牧民艺人,还有一些女艺人。几乎所有的艺人都精神健硕,才思敏捷。一说起《格萨尔》的故事,个个犹如大河东流,滔滔不绝。然而,由于这些艺人所处的地区不同、传承各异,其说唱形式也各具特色。笔者曾多年对《格萨尔》说唱艺人进行实地调查和研究探讨,综观《格萨尔》说唱艺人,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一、神授说艺人

神授艺人一般对《格萨尔》故事百般钟爱,他们一生到处流浪,朝觐藏区各大圣山圣地及名胜古迹。不少艺人有不同凡响的从艺经历:有的在流浪途中,突然昏睡过去,一睡就是好几天,茶饭不思,不省人事,整天昏昏欲睡,一场梦醒后,就无师自通地会说《格萨尔》的故事;有的是凭借一种神奇力量,打开“智慧之门”,然后就滔滔不绝地讲述《格萨尔》的故事。神授说艺人的共同特点是:一字不识,聪慧超人,演技娴熟,才华横溢。凡是神授艺人的说唱者,他们都说自己是格萨尔大王手下某一大将的化身,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促使他们说唱史诗。我们暂且不论这“无形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但是,这些神授艺人在说唱史诗前,首先必须借助祈求神灵的祭祀仪式,清除心中杂念,祈求神灵给他们说唱《格萨尔》史诗的灵气。他们的说唱,给人的感觉就像看着书本,通畅流利地在诵读,滔滔不绝,一气呵成。

西藏著名艺人扎巴和青海著名艺人才让旺堆就属于神授艺人。扎巴10岁那年就离开养育自己的家乡,到西藏的工布、琼结、萨迦、日喀则、山南等地方流浪,途中朝拜了各大寺院、圣山圣地。与此同时,一边说唱《格萨尔》史诗,一边请教一些当地有名的《格萨尔》说唱艺人,然后将他所学到的故事说唱给老百姓,现学现卖,这样可以换来一些微薄的收入,以充饥维生。如此这般,他一边流浪,一边说唱。一天,他在途中的山涧边突然睡着之后,做了一场梦,梦见一青脸大汉,骑着一匹青色的马,一把抓住他,不由分说将其摁到在地上,用利剑剖开他的肚子,掏出五脏六腑,然后装进了许多灵香宝书。之后,他连续昏睡了三天三夜。梦醒后,他一反常态,口中念念有词,讲起《格萨尔》的故事犹如小河流水,一部接一部,而且他自报能说唱44部,现已说唱录制出版了22部。

青海省著名艺人才让旺堆也有同扎巴一样的生活经历:8岁那年,在一次草山纠纷中,父亲不幸去世。为了生存,哥哥姐姐各奔东西、各找生路,家中只剩下生活不能自理的才让旺堆和年迈的母亲。一年后,根据母亲临终时遗嘱,他决定到藏区圣地冈底斯山超度父母亡灵,与同村的几位朋友商量后,就开始了他朝觐圣山、流浪他乡的生涯。到了冈底斯雪山,他用了长达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虔诚地嗑长头绕圣山13圈,然后去一睹念青唐古拉山的尊容。他又非常执着地绕了念青唐古拉圣山一圈。当时,他只觉得疲惫不堪,就在一个石洞里睡着了,然后进入了一场长长的梦境中,梦中千军万马奔驰在疆场上,刀光剑影,征战激烈。每次战争胜利后,总有一些妇女端来茶酒,以庆祝战争的胜利。如此这般,他竟然睡了七天七夜,茶水不进,不省人事。梦醒后,梦中的一切,变成了一个个精彩的《格萨尔》故事。经过这场梦后,才让旺堆就无师自通地会说《格萨尔》的故事,而且越说越丰富、越说越庞大。当时,与他同行的小伙伴把他送到附近的寺院,让活佛鉴定他到底说唱的是什么故事。寺院的活佛认定他所讲的故事是格萨尔大王南征北战的故事,就把他留在寺院讲述格萨尔的故事。随后,人们称他为“仲赤加日”(藏语意为“穿着白色羊皮袄的小艺人”)。据他自报能说120部《格萨尔》分部本。目前,他已说唱录制了《阿达鹿宗》、《陀岭大战》、《犀岭大战》、《吉祥五祝福》等11部,其中《陀岭大战》、《吉祥五祝福》等五部已正式出版,其余被记录成文字。他说唱的部本,内容丰富,语言优美,具有整理出版价值。

除了扎巴和才让旺堆以外,还有一些神授艺人,在此不一一列举。但是,神授艺人经历奇特,具有浓厚的神秘色彩,倘若没有这个特殊的艺人群体,不可能产生能够说唱百部以上的未流传的史诗部本。

二、撰写艺人

这类艺人从小喜爱《格萨尔》的故事,一般具有一定的文化水平。他们凭借自身识字的这一便利条件,看着书本学唱《格萨尔》的故事。要么靠一种无形的力量,对《格萨尔》的内容进行加工、创新和润色。据这些艺人讲,无论让他们撰写哪一部,他们就立即给你写一部头尾俱全的《格萨尔》的故事。写完以后,让他再重新讲一讲刚才所写的故事时,他居然一点也不会讲。这类艺人的特点是只会写而不会讲。当他们准备笔墨即将撰写时,脑中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格萨尔》故事的内容,更没有故事的情节脉络,但是,一旦笔尖落到纸上,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创作欲望促使他们不由自主地驾驭着笔在纸上迅速飞跃,一部故事就这样写就。写毕,大脑与先前一样,空荡荡的,一无所有。

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已故艺人阿角和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的艺人格日尖参就属于撰写艺人类。

解放前,艺人阿角在当地可以说是远近闻名、颇有名气的《格萨尔》说唱艺人,他熟悉藏族的五明学,尤其对《格萨尔》史诗更是如痴如醉,与其他撰写艺人相比,有其独特之处:他写《格萨尔》的故事时,不需要笔墨纸张,大地作纸,手指成笔,弯着腰,一边唱一边在地上自如地写。据熟悉和了解他的老人们讲,艺人阿角活着的时候写过十几部《格萨尔》的故事,其中把三部亲手写在纸张上,由他本人保存着。后来,在“文革”期间,被烧为灰烬,连一个字迹都未能留于后世,实为可惜。但人们纳闷,为什么阿角总是要弯着腰在地上写呢?据当地老人们说,相传阿角是格萨尔大王的“当拉”(格萨尔所养狗之名)转世,所以他就用这一独特的姿势撰写,不然,就觉得不舒服、不自在。他撰写的《格萨尔》语言优美,通俗易懂,内容深刻,几乎看不到错别字。

青海果洛州艺人格日尖参出生在甘德县一个贫苦的牧民家里,自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没过多久,厄运突降,父亲抛下他们母子离家而去,家中只剩下年仅3岁的小格日和疾病缠身的母亲,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格日16岁那年,母亲因患不治之症离开了人世,抛下孤苦伶仃的小格日。为维持生计,小格日将家中仅有的一点家产——几头牲畜和一顶破旧的帐篷捐献给就近的一座宁玛派寺院,自己入寺成了一名宁玛派僧人。他在寺院里煨桑诵经,祈求各路神明,朝觐阿尼玛卿圣山,久而久之,有一股要写《格萨尔》故事的激情在胸腔膨胀着、沸腾着。终于,在一个吉祥的时日,凭借一种本能的天赋,开始了他撰写《格萨尔》故事的生涯。不久,一部洋洋30万字的《列赤马宗》摆在了人们的面前。过了一段时间,又一部《格萨尔》的部本《木门银宗》写毕。截至今日,他已撰写了13部史诗部本,其中《敦氏预言授记》已正式出版发行。据他本人讲,他能写120部《格萨尔》故事。他说唱的部本经当地有关专家鉴定后认为,内容新颖,结构清晰,语言文字优美,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和艺术价值。他是一位神奇的艺人。他的特点是,一旦笔落到纸上,他可以不假思索,想写哪一部就写哪一部,而且格式与藏族民歌的格式一致,错别字较少,卷面整洁干净。据当地人讲,格日尖参从小喜欢《格萨尔》的故事,经常给家人和村里人讲《格萨尔》的故事。不仅如此,他更是一个喜欢读书学习、才思敏捷的人。

以上两位撰写艺人共同的特点是:从小喜爱《格萨尔》的故事和民间流传的各种传说故事,且好读书学习。他们所写的《格萨尔》故事,情节脉络清楚,错别字较少。

三、圆光说艺人

“圆光”是苯教术语,原是巫师、降神者的一种占卜方法,即借助咒语、凭着铜镜或水碗等器皿看到占卜者想要知道的一切。据说圆光者的眼睛与众不同,能借助铜镜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图像或文字。通过这种圆光的方法,从铜镜中说唱或抄写《格萨尔》故事的艺人叫圆光艺人。其特点是:首先向各路神明默默诵经祈祷,之后在一个干净的盘子中盛满青稞大麦之类的谷物,上面放置一铜制的镜子,然后艺人就瞧着铜镜开始说唱。但也有一些艺人,是在一干净的碗中盛满水,看着碗中的水说唱。还有一些艺人,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壳或者一张白纸说唱。按照他们的说法,如果离开了铜镜、碗、纸张等物件,就不会说唱。据艺人们讲,倘若没有平时积累这方面的知识,即使在铜镜中看上一辈子,除了自己的身影外,什么也不会看到。另外,圆光艺人可以凭借铜镜等器物预言一个人的生老病死以及未来所发生的一些事。

据格学专家降边嘉措研究员介绍,西藏昌都类乌齐县有一位60多岁的艺人,名叫阿旺嘉措,他就属于圆光艺人。他在每次说唱《格萨尔》时,都在自己的面前放一面铜镜、一粒石子和一碗净水,倘若离开这些器物,就不会说唱,也不会写。阿旺嘉措老人凭借自己的藏文功底,将铜镜中所看到的一切直接写在纸张上。截至目前,已撰写了10几部,整理出版了一部。

总之,圆光艺人在藏区比较罕见,他们所报的部数也少。虽然青海省也有类似的艺人,但是严格地说来,只是骨卜或巫术,不是纯粹的圆光艺人。

四、吟诵艺人

这类艺人在藏区比较普遍,他们的主要特点是从小学习藏文,有较好的文字基础,刻苦学习《格萨尔》的故事,达到比较熟练的程度。通常他们在聆听艺人说唱的同时,不厌其烦地阅读一些史诗部本,来充实史诗的内容,一般会讲一两部或者讲一些章节中的精彩片段。这类艺人分布比较广,人数也比其他艺人多,说唱的水平各有千秋。

青海果洛州著名艺人昂日,从小对《格萨尔》故事百般钟爱,他平时走村串户,走到哪里说到哪里,尤其遇到婚丧假日,更是不失时机地向群众说唱《格萨尔》的精彩片段,是当地颇有名气的《格萨尔》说唱家。据他自己讲他能说20多部,他说唱的水平较高,其特点是:声音优美洪亮,吐字清楚,随着故事情节的变化,他的面部表情也随之变化。同时,还不时地变化着手势,把人们带到了远古时期,仿佛进入了童话般的世界,是一位受群众欢迎的艺人。不仅如此,他还可以阐释《格萨尔》的唐卡画以及有关历史。

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有一位女艺人,名叫娜玛多杰。小时候一边上学读书,学习文化知识,一边跟随她的父亲听艺人们说唱《格萨尔》的故事,学习《格萨尔》的故事。经特殊环境的潜移默化,时间一长,她学会说唱《阿达拉姆》、《姜国王子》等3部《格萨尔》分部本。我们在拜访她时,她不仅能完整地说唱《姜国王子》,而且还能阐释各部本的渊源和各路英雄的历史等。她说唱史诗的特点是:音质圆润甜美,歌喉优美,非常吸引观众,具有磁石般的功效。

吟诵艺人与其他说唱艺人的区别在于:他们懂得文字,熟悉各地方言,有驾驭文字和方言的能力;这类艺人从小跟随老师学习,由老师指导说唱,再加上自己的勤奋努力,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具有很强的记忆力。

五、闻知说艺人

通过耳听心记说唱史诗的艺人叫闻知说艺人。这类艺人一般没有文化知识,有些甚至是瞎子。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有位艺人名叫李加,一生下来就双目失明。他从小失去父母,由于生活所迫,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乡循化县道帏乡,过上了流浪乞讨的生活。流浪中,他来到了青海黄南地区一个名叫色毛江的地方,拜当地的艺人为师,刻苦学习《格萨尔》故事。由于手无分文又双目失明,故四处流浪但他很久都未能找到一位教唱《格萨尔》的老师。但是,他自始至终没有放弃过学习《格萨尔》故事的念头,继续四处寻求。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李加的不断追求、不断寻求下,终于找到了一位愿意教唱《格萨尔》故事的艺人,这位艺人名叫多保,在当地颇有名气。多保发现李加是一位勤奋好学、聪慧超人、记忆力超强的人,所以决定将自己所掌握的部本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李加。从此以后,师傅说唱,徒弟耳听心记,没过多久,李加对《格萨尔》的故事中几部流传较广的部本有了初步的了解。3年多时间,学会了《霍岭之战》、《姜岭之战》、《北地降魔》、《阿达拉姆》等四部分部本,成为小有名气的《格萨尔》说唱艺人。对李加来说,他只字不识,且双目失明,主要靠自己的双耳聆听别人说唱记忆,所以,他属于纯粹的闻知艺人。

此外,在青海黄南地区还有一位艺人叫班玛加,也是一位一字不识的艺人。虽然他不像李加一样双目失明,但从小喜爱《格萨尔》的故事。只要有艺人说唱《格萨尔》,他必定到场听学。他曾先后拜许多艺人为师,进行刻苦学习。时间久了,他慢慢地会讲《降魔》、《征服姜国》等5部分部本, 成为当地有名的《格萨尔》说唱艺人。

闻知说艺人不同于以上所说的神授说、圆光说和撰写艺人,其最大的特点是他们从小喜爱《格萨尔》,全靠自己的勤奋努力,靠耳听心记学唱《格萨尔》,而不是凭借某种力量打开“智慧之门”。

六、传承说艺人

传承说艺人是指将家中祖上所掌握的史诗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一代一代传承下去。此类艺人有两种:一种是口耳相传;一种是抄写在纸上传承,也就是抄本传承。这两种类型无论哪一类,他们所掌握的故事是从祖上传下来的。在传承的过程中,从未断代,也未使《格萨尔》故事的内容偏离主题或加上一些不健康的内容,而是将其干干净净、正正规规地保护、保存,完好无损地传给下一代,代代相传,永不停止。

传承艺人在说唱时,他们所摆出的姿势和神态必须是祖上传下来的,自己不能随意更改或创新。

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有位艺人名叫布特嘎,就属于传承艺人。从他的祖父那一辈开始,对《格萨尔》的故事情有独钟,为《格萨尔》抄本的传承做出了贡献。经他们手抄的史诗部本或者搜集、挖掘的部本,代代相传,共经历了4代。不仅如此,布特嘎先生还编辑整理了许多新的部本。“十年”动乱期间,他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将祖孙四代收藏、保存的许多珍贵的史诗部本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使史诗未受到损害、丢失或焚烧。据他介绍,现在他保存的史诗部本将近有一大箱子之多。由于以前他为抢救和保存史诗遭批斗、挨打,吃尽了苦头,所以,他不愿意把这些收藏部本交给省《格萨尔》史诗研究所,生怕以后有麻烦。从他交给我们的整理本《吉拉羊宗》和《梅日霹雳宗》等两个部本来看,传承艺人所抄写的部本与其他艺人说唱的部本相比,语言优美、内容丰富完整。

此外,据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艺人丹巴尖措和果洛州艺人次多介绍,他们说唱的史诗是小时候从活佛口中传承下来的。他们的特点是:说唱时不需要看书,想什么部本就说唱什么,而且滔滔不绝,说唱内容齐全,吐字清晰,深受群众喜爱。

无论是口头传承,还是抄本传承,他们所传承的史诗内容齐全,人们可以将此作为史诗规范内容来看待。

七、掘藏说艺人

掘藏艺人是指几百年前人或神为了把史诗抄本或主要的文献资料完整地传给后人,将其埋藏在地洞或岩洞里,依靠有缘分的人去挖掘,然后这些人看着挖掘出的抄本进行说唱。但有些艺人则认为,所谓的掘藏艺人,是指在很早以前为了使藏族的佛经和文化不受到挫折,有些先贤或有先见之明的人士将其深藏在地洞或岩洞里,过了若干年后,有缘分或福分的人发现后挖掘出来,说唱给广大的人民群众。

现在,虽然人们对掘藏艺人的解释不尽相同,但是也不能对此不屑一顾。因为,从敦煌出土的历史文书可以看出,虽然不能确定埋藏这些文书的人名、地点,但不能否认这些书籍是从敦煌石洞中出土的。《格萨尔》艺人类型中的掘藏说也是如此,既有这种类型的艺人,也有从地洞或岩洞中挖掘的东西摆放在人们面前。更桑尼玛活佛从阿尼玛卿圣山中挖掘的《太让羊宗》等几部史诗部本便是最有力的明证。著名艺人格日尖参自称是掘藏说艺人,但是,笔者认为他是属于心间藏说艺人,这种类型的艺人很少见。

八、艺人帽说和唐卡说艺人

艺人帽说是指艺人在说唱时戴着由活佛认定某人是艺人之后赐给他的帽子。有了这个帽子之后,人们就承认他是一位说唱艺人。西藏著名艺人扎巴和青海著名艺人才让旺堆,他们俩手中就有一顶喇嘛活佛赐予的艺人帽。艺人手中有了这顶帽子,只是一种艺人的认可而已,它没有帮助艺人说唱史诗的功能,离开了它,艺人与先前一样仍然可以说唱。因此,将其分为一种艺人类型,没有多大的意义。

《格萨尔》唐卡说艺人,是指看着格萨尔或三十英雄的唐卡画进行说唱的艺人。格学专家降边嘉措认为,看着唐卡说唱《格萨尔》故事的艺人,大部分自己会绘制唐卡,然后看着唐卡阐释其内容。笔者认为,将其分为一个艺人类型,未免有点太小,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此类艺人除了看着唐卡说唱少量的或部分故事以外,不可能说唱一部头尾完整的《格萨尔》故事。像这种看画释画的能力,一般的艺人也可做到,他们也可以看着唐卡说唱。就拿青海果洛州艺人昂日来说,通过一首优美的曲子就可以看着唐卡为人们讲述一则完整的故事。因此,将艺人帽说和唐卡说艺人作为一个艺人类型,未免有点太小。

吟诵、闻知、传承等三种类型的艺人,没有很特别的传承方式,他们主要是依靠自己的勤奋学习或著名艺人的帮助而学会说唱史诗,在此没必要一一叙述。但是,神授、撰写和圆光等三种类型的艺人,他们无师自通地说唱《格萨尔》,颇具神秘性。虽然这种现象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可是神授艺人能够说唱百部《格萨尔》的故事,的确令人不可思议。若一个人用一生的时间去背诵这些史诗,恐怕也背不完。那么,他们之所以成为闻名藏区的说唱《格萨尔》故事的艺人,笔者认为以下因素在其成名中发挥了作用。

一是神授艺人大多数从小父母离异或父母相继去世,与兄弟姐妹分离,流落他乡,四海为家,一边乞讨,一边朝觐藏区佛教圣地,参观名胜古迹。为了得到一口饭吃和一件暖身的衣服,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忘不了学习《格萨尔》的故事、三十英雄的传奇故事以及藏族民间的酒曲、拉伊、折嘎等民间文学,为以后成为优秀的说唱艺人奠定了基础。

二是神授艺人大多都只字不识,受其他民族思想文化的影响较小,特别是没有看过当今的电影电视,没有收听过收音机等,心灵深处只有《格萨尔》的故事,一心一意只念着《格萨尔》,这些均为他们成为《格萨尔》说唱艺人铺垫了很好的基础。

三是神授艺人大多具有超人的智慧和惊人的记忆力。他们与一般的人有所不同,只要是他们听过的《格萨尔》故事、民间故事,他们记得非常清楚,也不容易忘记。如艺人才让旺堆能说100多部《格萨尔》的故事, 他心灵深处有难以计数的民间故事、民歌,甚至连字词和段落都能清楚说出。如果没有超人的智慧和惊人的记忆力,他就不可能讲出如此众多的《格萨尔》部本。因此,成为《格萨尔》说唱艺人,必须具备超人的智慧。

四是神授艺人都说自己能讲百部以上的《格萨尔》故事,不仅如此,他们还将部本目录一字不错地一一列出。有些艺人还称他掌握的史诗部本,这一辈子都讲不完。除非他死了,史诗也就没了。目前,我国有关出版社出版了许多他们说唱的史诗部本。每当我们问起他们,这些部本他们能否一部部背诵记忆时,他们的回答是一致的,这些部本不是他们一一背诵记忆的,靠背诵是记不了这么多的。作为一个优秀的民间艺人,必须具备上面的三个因素外,还要从小学习《格萨尔》的故事和许多民间流传的故事,掌握的故事越多、越丰富越好。对《格萨尔》的故事有很好的了解,就能达到出口成章的境界,像搞创作一样,具有了口头创作史诗部本的能力。

总之,用唯物主义的观点阐释神授艺人的话,他们成为艺人的先决条件除了上述所说的几个条件以外,还有很多神秘因素。但是,因本人知识水平有限,在此不能做出令人信服、合乎科学的解释。

【参考文献】:

[1] 降边嘉措.走进格萨尔[M].四川民族出版社.

[2] 降边嘉措.格萨尔初探[M].青海民族出版社.

[3] 王兴先主编.格萨尔文库[M].甘肃民族出版社.

[4] 索南卓玛.关于《格萨尔王传》[M].青海人民出版社.

[5] 土登尼玛主编.格萨尔词典[M].四川民族出版社.

[6] 角巴东主编.格萨尔文学语言词典[M].北京民族出版社.

[7] 角巴东主,多杰才让·神奇的格萨尔艺人[M].北京民族出版社.

[8] 角巴东主.格萨尔疑难新论[M].中国藏学中心出版社。

[9] 霍岭之战(整理本)[M].青海民族出版社.

[10] 门岭之战(整理本)[M].青海民族出版社.

[11] 姜岭之战(整理本)[M].青海民族出版社.

[12] 天岭九藏、英雄诞生、赛马称王、安定三界等整理本.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