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名人档案>>专家学者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冉文娟   责编:顿珠曲珍 发布时间:08-25

从藏北放牛娃到哈佛博士:藏族海归学者谈藏医药如何走向世界

 19年前,央嘎成为西藏自治区成立以来的首批藏医药硕士研究生之一。
  央嘎的家乡位于西藏那曲比如县,12岁以前,央嘎在这片美丽的藏北草原与牛羊为伴。舅舅是当地的僧医,平时为村民们看病,受到大家的认可。受舅舅影响,央嘎从小便对藏医药产生了浓厚兴趣。
  1986年,央嘎如愿考入西藏大学藏医系,本科毕业后成为教师。1999年,央嘎又开始攻读藏医药首批硕士研究生。谈及这段经历,央嘎感慨:“一个牧区孩子,能够走进大学深造、教书育人,这和国家对西藏教育的支持与政策是分不开的。”
  在他求学任教期间,藏医药教育也在不断发展。1989年,在原西藏大学藏医系和西藏自治区藏医学校的基础上成立西藏大学藏医学院,这是藏医药高等教育现代发展的起点。1993年,西藏大学藏医学院被独立设置为药王山藏医学院,藏医药教育开始列入国家高等教育序列,后又更名为西藏藏医学院(现名为西藏藏医药大学)。

央嘎进行藏医药学术交流。受访人供图。


  2002年,央嘎迎来了新的机遇。这一年,藏学学者珍妮·加措邀请他赴哈佛大学访问。在交流访问中,央嘎深感西方医学理念对于藏医药研究的重要性,于是有了继续攻读博士的想法。他考下GRE和托福,向哈佛提出申请,获得了全额奖学金,西藏藏医学院也全力支持教师赴海外深造交流。
  随即,央嘎开启新的求学生活。课程繁杂、语言基础薄弱,还需要勤工俭学,哈佛求学路并不轻松。经过八年苦读,央嘎获得了哈佛大学人文学和医学人类学的博士学位。回顾这段岁月,央嘎认为在哈佛学到的研究方法和国际视野,能让自己更理性、更实事求是地看待藏医药,“我的眼睛更明亮了。”
  “藏医药博大精深,吸收了多种医学的精华,但也迫切需要理论创新。如果一味沿袭传统,那么藏医药就会落后于时代,最终无人问津。”央嘎认为,藏医药的发展需要吸收现代医学理论,同时也要保持自己独特的优势。
  “藏医在许多领域的治疗方法很成熟,但疗效不能仅仅依靠经验传播,更重要的是要拿出科学证据,通过实验室、临床研究的数据、论文等来增加人们对藏医药的信任。”央嘎说,在宣传中,也要去除藏医药的神秘感。
  可喜的是,古老的藏医药也不断焕发新生,逐渐走出高原,认知度越来越高。

央嘎在牧民家中考察。受访人供图。


  “以前在国外跟人说起藏医药,必须先提喜马拉雅,然后跟对方一一解释西藏自治区、藏族、藏医。”央嘎说,这些年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多,尤其是在中国政府的重视下,藏医药巨著《四部医典》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藏医药浴法—中国藏族有关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知识与实践”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等,增加了藏医药在国际上的认知度和美誉度,也为藏医药进一步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础。
  “国家对传统医学的大力支持让藏医药人备受鼓舞。”央嘎说,近年来国家加大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藏医药在科学研究、人才培养、机构建设、产业发展等方面取得了可喜的进步,发展势头也很强劲,前景可观。
  目前,央嘎将主要精力放在整理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培养人才上。他打算把自己的研究成果用藏、汉、英三语发表出版,让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了解藏医药。他也希望在退休前多培养一些人才,由他指导的西藏藏医药大学首批博士生明年即将毕业。“藏医药走向世界需更多国际化人才,希望他们成为藏医药现代化的推手,成为藏医药与世界交流对话的窗口和桥梁。”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