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礼仪禁忌>>行为礼仪

发布时间:10-28

乡城藏家“勒”

   勒”相当神,至于属于何方神圣,目前还有没确却的考究,但我总觉得相似于土地神。因为,向它祈祷时,总祈求风调雨顺,安居乐业。只是,土地神总供养在土地庙中,而乡城藏家的“勒”几乎家家拥有。在白色藏房背后抑或是自家果园、田间地头,一块大石包或一棵大树,便是乡城藏家的“勒”。在大石包或大树边垒起1米高后,插上松枝、青杠丫等长青树枝,挂上各种颜色的长布或白羊毛,边上垒一个稍低点的煨桑塔,虽简易,却也神圣。乡城人的藏家“勒”,多选择水草茂盛的地方,这与“勒”所昭示的风调雨顺相关联吧。当然“勒”也不是家家可供养,据说有“勒”的,多数属于世家,没有“勒”,而想拥有自家的“勒”,还得请巫师大做法事,请出自家的“勒”。能不能请出,还得看神缘。乡城最为出名的巫师该属洞松乡的姆称热了。小时候,对他总是敬而远之,总是好奇于他身为男人却总梳着长辫子,穿着长衫。长大了,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他的法术,却仍觉得神秘。

                     乡城县

  神是不能被亵渎的。小时候,无论怎样贪玩,我们都不敢轻易到去玩耍,因为家中大人总是说,如果爬到被称为的大石包或大树上,手脚就会生疮,有时忘记家长的告诫,偶尔爬爬,虽没生什么疮,但总是心有余悸。是有灵物的,我家的灵物就是一条蛇。我家是房屋背后的果园中的一块黑色的巨石,小时候,多次见到一条黄褐色的长蛇出没于果园中,见到蛇时,大人们显得十分的兴奋,他们认为这是好的兆头,当然更不许我们小孩去惊扰,说也奇怪,这条蛇也很少惧怕人,任意的曲卷着,享受人们对他的那份崇敬,用现在的话说,那种场面还挺和谐的。当时,由于看《白蛇传》的缘故吧,看到这条蛇,我总希望能看到更传奇的故事发生。

 

                         虔诚

是乡城藏家人的一种精神寄托,若逢天灾人祸,首先想到的是是不是自家的又怎么了,于是得请姆称热大显神通了。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母亲常说夜里睡眠不好,老做恶梦。父亲便请来姆称热做法事,当时做法事的场面,至今还历历在目。当时,想到神秘的姆称热到自己家中来,我显得十分兴奋,加之,我听说姆称热会做一手好的锅魁,他做的锅魁又香又脆。法事是在晚上做的,晚上天色渐晚时,姆称热让我母亲坐在他对面,将用白色的羊毛织成的腰带在母亲周围围了一圈,然后将早已准备好的麦粒、青颗粒一把一把的朝母亲的头上撒去,口中念念有词。之后,母亲说她再也没有做恶梦,也能安然入睡了。至于是不是法事灵验,还是母亲的心理作用,我无从知晓,也没有向母亲问过。当时最为遗憾的是,我没有能品尝到姆称热的锅魁,因为还有几家人在等他去做法事,他只是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天一亮就被别家请去了。

                  乡城美景

小时候,总看到大人们占卜卦相,家中牛丢了几天寻不见或是家中有病人,多日不见好转,便找到当地有名望的卦师,求取一卦。受其影响,我们几个小伙伴,逢大考小考,也总喜欢偷偷拿出家人的佛珠或是采摘河边的打卦草,打卦取乐,现在想想还挺可笑的。不过,听过这么一件事,我至今还觉得挺神奇,邻家的和尚大叔病了好几天,吃药、打针不见好转,于是邻家大哥又急冲冲赶到洞松请来姆热看看自家的,看能否带着和尚大叔外出就医。等姆称热做完法事看完后,神色凝重地说:你们家中有一个茶碗已经倒扣,看来大叔没有救治的希望。不出几天,邻家大叔果然撒手而去,在震憾的同时,我也感到,原来全家人的喜怒哀乐都聚集在中,爱就是爱家,也懂得了乡城藏家人为何如此敬崇的原因。

 

                    白色藏房

勒德的庆祝日,它没有统一的时间,各家根据自家的实际情况举行,但乡城藏家人多选择在春暖花开的时节庆祝,听说是要冬眠的。勒德所做的法事,不再属于姆称热,勒德是要请苍波来做法事的,苍波与姆称热一样的神秘,他在民生中享受出家人的待遇,但又可结婚生子,过着凡人一样的生活。乡城的苍波,比较有名望的要数青德乡的加入苍波,他有许许多多的轶闻趣事,零零碎碎的听说过一些,不过现在已忘得差不多了,偶尔想起,也只觉得好笑罢了。

 

                       秘土

乡城的藏家人,不分男女,只要是长子便得当家,这与许多地方的风俗不同。家中嫁娶,有的人家必须先看,要看看能不能接纳家中的新成员。姆称热看的情形,我也是听爱人说的。说到当天的情形,爱人饶有兴致,讲述过程中总渗透着一股神秘。他说,当时他家弟弟准备上门到邻家,于是他母亲便去请姆称热,姆称热选好吉日后,签应三天后来看。爱人家的在公路边的果园中,园内水草茂盛,平时跟爱人回三区,我总喜欢到果园中转转,但总不敢轻易转到的附近,害怕不轻意间触犯了神灵。爱人说,姆称热准时在三天后来到了他家。做法事前,穿上盛装,奇怪的是他全身穿着均系乡城藏家女人打扮,着疯装,佩戴呷乌、珊瑚珠,梳着长辫子,活脱脱一个乡城妇女。在藏语中为女人,姆称热之名也由此而来吧。等姆称热梳妆打扮完毕后,他便拿出钵形的神罐,缠上黄、红、蓝(黄代表神灵、红代表土地、蓝代表天空)摆放在面前的藏桌上,在里面点上檀香后,叫我爱人及他母亲去请,并说请出后不得再朝的方向回头,路上遇到什么人也不能打招呼。请,就是到所在地任意选择较小的石头或树枝即可,但姆称热说,最好是要随意拾起。爱人说,当时,他和母亲去请时,他随意捡起了一块鹅卵石,他母亲嫌石头上有泥,便叫他扔下后,自己捡起了一块木屑。请回家的半路上遇到了一群筑路工人。将请到家中,供奉在姆称热准备好的神坛之后,姆称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将爱人与他母亲请时发生的事情讲得清清楚楚,现在讲起,爱人仍是叹服不已,因为姆称热把当时他母亲叫爱人扔下鹅卵石重拾木屑乃至路上遇到筑路工人都说得一清二楚的。说完当时的情形,爱人还给我谈起当晚发生的更让他惊奇的事情,说是姆称热在他家做完法事后,说是要在他家住上一夜,因为爱人家的夜间要托梦与他。第二天一早,几乎家里所有的人都比往日早起,家里弥漫着紧张而又神秘的空气。姆称热起床了,洗漱完毕后,他便在铺有藏毯的牛皮垫子上正襟危坐,喝口酥油茶后,神情严肃的对父亲说:你家老三到邻家上门,必将逢一个大的灾难,因此,你需要慎重考虑这桩婚事。爱人说,当时他虽然年龄较小,但他明显的看到当时父亲的脸煞白,并忙向姆称热追问其原因,寻求能化解的方法。姆称热说,他昨晚做梦梦见邻家门口长了一大二小三棵松柏,两棵小的长得蓊蓊郁郁,而那棵大树已经枯委。邻家有三个女儿,老大是当家的,姆称热当时说得很含蓄,但大家都清楚地感觉到里面所预示的不祥。爱人的父亲是个极其讲信用的人,虽然姆称热已明确表示出这场婚姻的不幸,但因与邻家有婚约在先,还是让自家的儿子入赘到邻家。事隔几年后,邻家大女儿因突发脑溢身死亡,撇下年幼的两个儿子。现在想起当时姆称热所说的话,全家人惊叹不已。爱人说,他还听说过很多很多与姆称热相关的事情,几乎每件事情都神秘莫测。他说,姆称热是乡城本土文化的活词典,值得人去挖掘和探究。          

   

 

                 卦师

姆称热现在年事已高,从洞松老家单身搬到乡城县新修建的桑披岭寺背后,搭建简易的油毡篷,喂养喂养放生的藏鸡以及慢慢混入鸡群中的野鸡、鸟类等,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不时的,仍有人请他去看,做法事。有人说:姆称热做的一种法事叫孟拥用汉文直译就是,也就是说姆称热做法事时,像疯子一样,这是他做法事达到的最高境界,他胡言乱语,但所说的话全是富有真理的,听别人说起姆称热的这些事时,我总不由自主地想到尼采。真希望,能有机会一睹姆称热做法事时的风采。

清清的硕曲河畔,藏家静静地伫立着,宏大的桑披岭寺背后,神秘的姆称热自在的生活着……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