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名人档案>>历史名人

发布时间:09-11

嘎·阿尼胆巴 སྒ་ཨ་གཉན་དམ་པ། ——元朝国师、藏族文化艺术传承京都的萨迦派高僧


元朝帝师(国师)噶.阿尼胆巴.贡噶扎巴的塑像

嘎·阿尼胆巴(1230-1303),法号根噶扎巴,藏传佛教萨迦派名僧。藏族宗教艺术传入京城北京等汉地并得以生根传承作出突出贡献的高僧大德。于藏历第四绕迥金虎年(1230年),出生在今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称多县称文乡上庄,双亲早亡,只有一弟,由其叔抚养。据说胆巴生相独特,两颗门牙外露,常不能闭口合唇,但生性聪慧,口齿伶俐,记忆超群,且好学善思。自幼接受教法熏陶,叔父知其非凡,就带他去西藏,在萨迦寺从萨迦班智达根噶坚赞出家学经。萨班试以梵咒,他念诵如流。认为此子宿积聪慧,日后当与众生作极大利益,很得赏识,认定必成大器。12岁受沙弥戒,取法名根噶扎巴。因他勤奋好学,学业突出,期间结识了比他小5岁的帕巴洛追坚赞(八思巴)。帕巴对胆巴非常敬重。木龙年(1244年)八月,萨班根噶坚赞应蒙古王室阔端汗召请,带其侄八思巴和恰那多杰等赴甘肃凉州,商谈西藏归附蒙古事宜,胆巴奉萨班之命赴康区学法弘法。

保存在称多县赛航寺的关于胆巴国师的文献

水牛年(1253年)24岁的胆巴应召到北方蒙古皇室,讲演“大喜乐本续”等经文。之后,八思巴派胆巴赴西印度(克什米尔一带)参礼高僧古达麻室利学习梵文经典,尽得其要领。学成后返乡。金猴年(1260年)忽必烈在北京称帝为元世祖,封八思巴为帝师,统领天下释教。木鼠年(1264年)八思巴和其弟白兰王恰那多杰一同返回西藏,途经玉树丹玛噶哇隆巴时,从印度返回故里的胆巴隆重迎接了八思巴一行,并恳请八思巴在这里弘传萨迦教法,于是在这里举行了集结僧俗万余人的盛大法会,由八思巴讲经说法,传授灌顶。因而丹玛噶哇隆巴改名为“称多”,即现在的玉树州称多县,意为万人聚会之地。法会后,胆巴随八思巴同往萨迦,成为八思巴的亲授弟子,在萨迦寺学法,受比丘戒。八思巴给他取名为嘎·阿尼胆巴·根噶扎巴,简称胆巴。火兔年(1267年)胆巴返回称多创建“尕藏班觉林”,俗称尕藏寺,据说寺名由八思巴所赐,胆巴自任住持。这寺为安多境内历史最久、建筑规模最大的萨迦派寺院。土龙年(1268年)八思巴回京都北京又经过称多时,赐给该寺院释迦牟尼唐卡像一幅,兰纸金银字大藏经一套、镏金铜塔一座、九股金刚铃杵一个,并亲自向该寺颁赐藏、蒙、汉几种文字合壁的诏书,为寺院给予多种特权。八思巴又赐象牙章和檀香木章各一枚,授命管理当地政教事务。在八思巴的扶持下,也由于胆巴经营有方,该寺发展较快,鼎盛时寺僧人多达l900人。胆巴为了纪念八思巴在称多地区的弘法活动,在八思巴曾讲过经的噶哇隆巴处建成白玛嘎布白莲法座,成为当地重要的佛教遗迹。金马年(1270年),胆巴随国师八思巴同往北京,朝见元帝忽必烈。经八思巴推荐,忽必烈封胆巴为金刚上师,后成为国师,在汉文史资料中称阿元哥,在元廷多次参加或主持各种重大佛事活动,奉诏去山西五台山,居住寿宁寺。他在寿宁寺建立道场,其中今五台山塔院寺和释迦摩尼舍利大白塔是他的杰作,他在五台山传授藏密金刚乘大法,主持祭祀佛教护法神“摩诃伽刺”。在五台山期间,勤于法事,严于戒律。他懂藏医,为五台山僧人和周围汉民治病,深受爱戴。水猴年(1272年)八思巴去甘肃临洮之时,把胆巴召回大都,将朝廷宗教事务托附给他掌管。他在京都北京,把藏族的建筑、绘画、雕塑、印刷、佛塔、坛城、唐卡、佛衣等文化艺术传入京城北京,并在那里得到生根,有些保存至今。1281年,忽必烈令胆巴赴长春参加佛、道两教辩论《老子化胡经》的真伪,因胆巴通晓藏、汉、蒙古、梵等文字,以其佛学知识和善辩才能,经过辩析认定是伪作,辩论后将《老子化胡经》焚毁。翌年,胆巴奉忽必烈之命,在元朝皇子及其所率军队的护送下,赴四川康区。在今甘孜、德格、炉霍一带活动达6年之久,利用其崇高的佛教地位和广博的佛学知识,倡建寺院,讲经说法,安抚人心。相传他在这些地区共建108座佛殿,其中今甘孜县城德贡布寺(汉人寺)是其中之一。各佛殿上均饰以大鹏头飞檐,殿内供奉佛像和藏文大藏经。因“108”是个吉祥的数字,藏传佛教中的著名高僧大德到一个地区传教弘法,都有建了108座寺庙之说,其实是数量较多的意思。火猪年(1287年)曾为胆巴弟子的桑哥(今青海省化隆县人,有说是康德格)被忽必烈任命为尚书左丞相,兼总制院使。他是藏族历史上第二个(第一个是唐朝武则天女皇执政时期的噶尔禄东赞三子钦陵赞婆,因藏王杜松芒布杰(676-704)灭除噶氏家族被迫投奔唐朝任辅国大将军、行右卫大将军、归德郡王)。在中原中央朝廷任臣相之人。1289年,桑哥奏请忽必烈从康区召胆巴回京,继续在朝廷主持佛事和藏文化艺术在京都传播事务。不久,因得罪朝廷,一说被桑哥排斥,噶阿尼胆巴被只身流放到广东沿海,一度住潮州开元寺。他在那里传播藏传佛教,还重修了已毁的潮州净乐寺,改为藏传佛教寺院,使当地居民第一次接触到来自雪域高原的藏文化气息。不久桑哥也被他人嫉妒才干失势被诛。1291年丹巴被忽必烈召回大都。此时忽必烈年迈多病,1293年5月召他入皇宫内建观音狮子吼道场祈禳,忽必烈病情有所好转,打算在五台山为胆巴修建寺院,命伯颜、苏和卿等查看地形,绘图呈给胆巴,尚未动工,忽必烈逝世。翌年四月,元成宗铁木耳继位,对胆巴更加尊崇,在朝会上,胆巴的坐位紧挨着帝师的坐位。元成宗还按胆巴的意见下令免征天下和尚税粮。1295年,元成宗命胆巴国师担任大都的大护国仁寺住持,这是一座京城的皇家主寺庙。出任时,元成宗命太府给他以皇帝出行时的仪仗,由百官护送。元朝廷为他作了彻底的平反昭雪。公元1271年丹巴倡导创建的大圣寿万安寺(今称妙应寺、白塔寺)中塑有嘎阿尼丹巴和帕巴·洛追坚赞(八思巴)的塑像。1302年2月,元成宗出巡柳州时患病,命他赴柳州修法7昼夜,成宗病愈,命天下僧人普读藏经,大赦天下。皇帝和皇后还将自己佩带的七宝牌、宝珠璎珞等布施给他,并赠车辇、骡马、白玉鞍辔、金制曼茶罗、黄金等。派御前校尉10人给胆巴当出行时的前导。3月元成宗继续北行,命胆巴乘大象走在皇帝的车驾之前,镇伏邪魔,护卫皇帝的安全。水兔年(1303年)夏,胆巴于上都(今内蒙古多伦县西北)患病,成宗派御医诊视,5月终因不治而圆寂,享年64岁。

保存在称多县帮夏寺的胆巴国师的法帽

胆巴谢世后,元成宗赐沉香及檀香木等火化遗体,并命大都留守送其舍利到大都,于大护国仁王寺安庆塔中奉安。水牛年(1313年),元廷又追封他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烦曾书《大元敕赐龙兴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之碑》,简称“胆巴碑”,是公认的书法珍品,也是胆巴的简史。至今,虽然塔、碑无存,但那精美的碑文拓片却仍然珍藏在故宫博物院中。

胆巴终生弘扬佛法,在国内外宗教界有显赫地位和极大影响力,成为一代名僧。1955年,斯里兰卡佛教信徒为纪念释迦牟尼涅桀2500周年,发起编纂英文佛教百科全书,要求各国佛教界给予支持和合作,中国佛教协会遵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组织编写的条目中,元代藏族僧人收有噶阿尼胆巴、八思巴、布敦仁青朱3人。有关胆巴的词条还收人中国佛教协会编写的《中国佛教》一书。自此,胆巴进人世界释教名僧之列。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