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藏族历算>>民间历算

发布时间:06-28

原始本教中的骨卦占卜与仪轨

    在藏东一些边远山区,至今仍保留着古老的原始本教占卜遗俗。那些职业卦师有文化的称为“阿乌贡巴”,不用文字的称为“什巴”,父传子,口耳代代相传。这些人物在村寨中很受尊重。他们的法力大的可以呼风雨、避冰雹,小的可以手指一挥,恶狗吓得尿滴。口中念念有词,拇指食指一弹,无论多牢固的锁,“当”的一声自己弹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羊膀卦

  羊膀卦,又称揪羊膀或烧羊膀。羊膀以山羊、绵羊、野生动物中的獐、鹿、岩羊、盘羊的膀骨又以生取为最佳。
  膀骨上的肉要刮干净,用刀割去软骨部分,待骨干定后使用。一般卦师家中平时就存放很多,一些求卦者也自备上门。

  在海拔2000公尺左右的松林中有一种火捻草,又称火草。其叶正面呈绿色,背面白色。卦师临秋上山采摘这种捻草,大多捆成团吊在火塘上让烟熏,这种熏过的草易上火,除烧羊膀用外,山里的人出门在外随身带作打火捻,生火或吸烟用,民间一些土法在揉搓过的捻上抹少许鹿香,为病人作灸疗用,还很有效。

  卦师烧羊膀没有更多的仪式,一般要求在晚上待天上的星星出齐后,才开始烧,据说这个时间算卦最准确,求卦者将其需要问的事说明,报上姓名与属相便可以开始。

  卦师左手握羊膀,右手将捻草搓成一小团,在牙边擦一擦,起到沾粘作用,便贴在羊膀上。接着在火塘中用一根燃着小柴禾或用火钳夹一个火炭。烧着捻草后,将火炭在冒烟的捻草上反时针绕三圈。口里念道“可热,可热……。”这是一句土语,意思为:“开始,开始……。”然后颂扬羊膀卦祖师其古罗卡。内容大体为:“你是天下无所不晓、无所不知者,别人看不见的你能看见,别人听不见的你能听见。今天我不问别的,只求你为×××,属相×者,说明疑难之事,有凶报凶,无凶报吉......。”

  这些基本固定的词念完,火也烧到了骨部,此时卦师将羊膀骨放在前面,附加两句:“此卦如有错处,不是我的责任,是你看错、听错。”如此把责任推给卦的祖师爷其古罗卡。

  骨头冷却后开始判卦,卦师将羊膀骨换一面,左手握膀骨,右手食指将指头放进口里蘸口水,擦干净烧过的捻草和秽物。骨面呈现出一团圆形烧黑或烧黄的痕迹,在这团烧过的地方,或左、或右、或上、或下,烧炸的纹路十分清晰,而且有些纹路到了中间或端部分叉,卦师便以此为根据判断吉凶祸福。

  融入日常生活的鸡头卦

  鸡头卦,又称看鸡脑壳。在信奉原始本教的山乡,看鸡头算卦,不分男女老少,人人都能说出一二三。当然这中间还有业余和专业两种,业余者只能看个大概有无凶吉,有无小偷光临等;专业者则不同,据说一个鸡头可以看出108个部位和问题。

  看鸡头不分公鸡母鸡,但煮下锅时鸡头要完整,而且不宜先放盐。因放了盐的鸡头骨会发黑或变色,影响判卦。

  走进信奉原始本教的村民家中做客,无论如何要款待一只鸡。主人十分热情的捉鸡,客人即便想吃也要做出阻拦的样子客气一番,显出主客之间的关系不同一般。

  从杀鸡到下锅,客人和主人就都已在看卦了,其间能看出很多现象,如杀完鸡刀口留下的血多少,血的色度,血泡方位等。一卦双关,既看了客人,又看了主人家自己。如果客人是特别好的朋友或亲戚,主人便会不作保留的相告卦中所卜的一切。

  在没有看鸡头以前,看鸡内脏也有很多讲究,鸡肝大小,有无残缺。如果是母鸡还看腹内未生蛋多少等等。总之名目繁多。

  正式看鸡头还有一次谦让,主人会把鸡头放在一个空碗内,先请客人看,推来让去,还是请家中长者先看。看鸡头同样分东西南北,上下左右,人神畜鬼。第一先将鸡头皮剥下来,看顶部是否光滑。有无光泽,有无红黑斑点,顶中有一根线均匀而下,左卜主,右卜客。特别讲究斑点,黑斑点代表死亡,红斑点代表凶灾。这种灾难有无可救,请巫师能否解除等等。


看过顶部看鸡舌,鸡舌扯了肉剩三根连在一起的仔骨,左右两根,左卜主右卜客,双双拉伸比较,能看出主客的地位、官位、财力、势力等。长者所卜为上乘。占卜时主客相互客套一番,说些恭敬话,彼此十分融洽,不能有意讽刺、揶揄。

  接下来看眼眶,眼眶的隔骨亮度,有无孔洞,在这个部位可看双方的财运,有无小偷,会不会失财丢物等等。

  鸡嘴外壳很硬,开水烫过丢了外壳还有内骨,轻轻一抽,抽出一个三角型的骨架,以此判断主客座家户的屋基好环,房屋吉不吉祥等,还有鸡颈部的凸位等等。总之吃一只鸡,就可卜一次鸡头卦。对于时下人来说,既是一次民俗观赏,又是认识一种原始文化的可贵机会。
 
  活鸡骨看骨伤

  村寨里有人上山砍柴,放牧等,有时不慎摔伤,这里主要是指骨伤,伤势严重,又没有表现在外表,要想准确知道其伤在何处。主人家就立刻请来什巴,什巴马上抓一只红公鸡,在公鸡身上洒一点清水,烧一点柏枝或檀香,把鸡在烟上熏一熏,称之为检浴。然后有一段长长的口颂经,待念完,立刻将鸡嘴搬开对着伤者的口,相互吸气吐气,接下来将鸡的脖子拧断,用小刀刮肉,露出全身的骨头,翅膀代表手。怪的是,伤者的断骨处映在鸡骨上,其痕迹十分清晰。如断了肋骨,在第几根的位置上,都能看到,一般鸡骨上反映的是黑色。看清了伤势和部位,便请当地藏医或土草药医生依情敷药,世世代代就这样延续下来。曾有伤者被送进县城拍X光片,与什巴判断无误。

  打鸡驱灾邪

  打鸡又叫断口嘴,是信奉原始本教的山民中常见的一种驱灾仪轨,这种仪轨可用于许多时间和场合。最为重要和庄严的是在年头或岁尾举行的仪式,家庭成员必须到齐。再就是为某一场官司或家中发生的一些异常现象举行,如常有病痛,恶梦不断,路遇不祥之物等等,总之一切不祥均可请什巴打鸡驱灾驱邪。

  打鸡的什巴有两种,一种能称为高手的,应主家之邀后,先祭其所供奉的护法神,再念咒语。他们面对敞开的大门,双手紧握鸡脚,开始念咒,令人闻之心惊胆颤,不到半个小时,刚才高昂着头活崩乱跳的公鸡,气绝死去。这种什巴所做的法事,据当地人讲有百分之百的灵验。但这种什巴不易请到,特别是在现在,什巴已越来越少了。

  另一种打鸡则是一般什巴的仪轨:天快黑尽,人畜均归家,什巴要主家准备一碗青稞或大米,一把柏枝及一只大公鸡。

  什巴接过主家捉来的公鸡,要看看是否健康,鸡冠有无残缺,爪子是不是尖利,检验完毕开始仪式。

  在浓浓的烟雾中,把鸡边熏边用一枝鲜树叶沾起清水洒在公鸡头上、身上检浴。检浴在本教中很常见,本教徒认为,人或物都有一种无形的脏物,这种物是鬼怪,或是土、木、水,石等精灵。熏烟洒水后能消除一切孽障,还其本来面目,做事就会顺当。所以去探望病人、参加红白喜事或出远门等等,归来时都要进行一次烟熏水沐的检浴。

  公鸡检浴后,什巴用左手握住鸡的双脚,右手抓一把青稞或大米,朝着平日所供奉的神位方向,向其护法神,诸如祖宗延续下来供奉的家神、山神、九头龙神等祈祷。报上自己的姓名和属相,并十分谦虚地说:“我本人无能,凭借先祖之神,某某山神的威力,为某某家进行此项活动”。主家为求得你们的神灵,准备了丰盛供品。什巴大多饮酒,这大堆赞语说完,主家马上敬上一碗酒,什巴端起酒杯用无名指朝头顶,两肩弹敬酒后,大喝几口,便开始第二项重要仪式。

  什巴左手握住公鸡的双脚,右手高举刀。刀是什巴常配在腰间的一把一尺到一尺五左右的专用藏刀,刀不能借用,更不能用其他刀代替。什巴们共同的开头语是一句咒语叹词:“叶阿哈合!”这句叹词必须高声叫出,威震一切鬼怪,便开始用刀面边打公鸡边念咒语,在公鸡的惨叫声中,什巴说道:此时此刻,虽然我无更大的力量,但我身后站着×神×神。你这只公鸡不应是一只平凡的鸡,你从天上下来叫响白天和黑夜,你尖尖的嘴啄一切仇人和恶魔,你的爪抓一切仇人和恶魔。过去的一年,主家敬神不灵,恶鬼作祟,招财不进,鬼怪作祟,是非口舌不断,是仇人冤家作祟……今天晚上你必须给我把这些鬼怪,仇人的灵魂抓来接受我的治裁,接受我的惩罚……。

  如此边打边咒,直到把鸡打死,才开始警告鬼怪和仇人:我本来具有消灭你们的本领,今天警告一次,如果今后还要骚扰主家,我将怎样怎样。一大堆耸人听闻的话语。

  这一切做完后,又一个响亮的“叶阿哈合”,将死鸡和刀一并扔向大门口,如果刀口向外,鸡身横着而且头脚向外,说明一切大功告成,达到了所有应该达到的效果,什巴高兴,主家满意,开始烫鸡,在场的人都要吃此鸡肉,称之为吃鬼肉。

  烫好鸡内脏的心肝,鸡头,鸡翅交给什巴,什巴将此物烧在火塘内,待烧熟后放在一个木盘内供献诸神,进行一番祈祷。然后,什巴边啃供过的骨头,边从骨头上判断一年的运程,此时锅里的“鬼肉”已熟,在场的人都开始饮酒,吃肉,完成一切仪式。

  在藏区东部边远的山村,至今人们想知道自己的吉凶祸福、病患和灾异缘由,都得请什巴,这些什巴要价不高,随主家心意,多少不论,但不能空手而归。

  今天我们见到的本教,无论寺院还是僧人活佛,都像其他佛教正规寺院模式,从经文到教规,有一整套完善的理论,鄙视民间什巴之类的巫师。但巫师对今天的正规本教寺院,除对熟悉的经卷和神像供奉承认外,对其它亦都不以为然,认为他们自己所行的一套才叫本波,才是祖师东巴西绕传下的本来教仪。

  历史发展到今天,这类原始文化在边远山区仍有保留,不能不说是一种远古藏族文化的活化石,今人对此的认识,将有助于对藏族传统文化的发掘和研究。


39.7K

本网图文版权归 藏地阳光全媒体中心 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