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术>>壁画

发布时间:09-13

一个“跨喜马拉雅”的时代

纳曲宗普石窟壁画残部

近年来阿里文物考古的重要发现,还有考古学家张建林率队开展的阿里地方志文物调查,以及西藏文物局开展的第三次文物普查,在这些调查中,新发现了数十处遗址、岩画、墓葬、祭坛、立石和佛教时期的石窟、寺院、佛塔等遗迹。无数“象雄”时期的遗迹逐渐显现在世人眼前,印证了当年的预言:在阿里干涸的土林之中、起伏连绵的沟壑之中、宽阔浅平的湖盆草原之中,蕴藏着更多的、至今仍未被知悉的古代文化遗存。

可以想见,“象雄时期”是西部高原部族的一个强势时代、一个高原游牧文化向周边不断远征的时代。那些不断发现的石丘墓、敲琢岩画、石构遗迹、动物纹风格的金属器、各种饰珠乃至具有异地风格的纺织品,都显示出西部阿里与中亚、西南亚古代文化的关联性。如同其后西藏佛教“后弘期”一样,仁钦桑布的出境求学、阿底峡大师的入藏传教、克什米尔与中亚工匠带来艺术风格、“古格王国”与周邻的交往争战等等,都反映出古代西部文化的开放性和由此积累的对周边文化认知程度。当“吐蕃王朝”在势力扩张中曾数度兵至西起新疆、东达长安的北方地区、并一度抵达中亚阿姆河流域时,不难发现,在高原部族的地理概念中,文化的开放性早已形成了具有大跨度空间特征的“文化地理观”,他们对周邻地区及其文化并非完全陌生。

所以,我们今天以文物和考古作为依据去探寻西部的古代历史之时,应该记住一点:西部的阿里,曾经有一个“跨喜马拉雅”的恢弘时代,这片看似贫瘠荒芜的西部高原,曾承载过灿烂辉煌的古代文明。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