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美术>>美术史

发布时间:09-29

画笔下的圆舞曲

   余友心说:阿旺扎巴是一位极富个性的康巴藏族画家,他的绘画艺术与众不同,独标异彩。他的画作具有强劲的视觉冲击力,在浩如汪洋的当代绘画浪潮中绝不会与别人‘撞脸’。”




\  
\
\
\


作品海纳百川展现风骨   
  余友心说:阿旺扎巴是一位极富个性的康巴藏族画家,他的绘画艺术与众不同,独标异彩。

他的画作具有强劲的视觉冲击力,在浩如汪洋的当代绘画浪潮中绝不会与别人‘撞脸’。”

当看到阿旺扎巴的美术作品时,我震惊地发现,他的绘画语言包括材料的运用都很讲究,画画的造型与色彩构思令人深思,采用的材料色泽鲜艳。从他的绘画作品中可以深切感受到阿旺扎巴对世界、对事物的理解,和他用心体验生活的态度。从他这些造型有力的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出他有着怎样的不平常经历,且又有许许多多的故事。这些平凡或不平凡的、自己的或别人的故事成就了阿旺扎巴本人和他创作的艺术。

阿旺扎巴的美术作品魅力来自康巴人沸腾的血液,绘画艺术的生命来自他真实的生活。他的美术是西藏的,同时又是个人的,他把自己的灵魂融进了绘画里,用画笔在画布上描绘出美妙的圆舞曲,这生命绘画之舞,是那样的热情豪放,是那样的曼妙柔美,又是那样的波澜壮阔。

2013年,阿旺扎巴在拉萨推出个人画展,展题是令人刮目相看的“砸断骨头连着筋”,只有他自己能说出其中的深意:“我要突破传统、全面创新,但是康巴精神、西藏风骨还是我的命脉,根深蒂固。”著名画家余友心在展览现场这样说:“他只用这么一个展题就把传统美学砸烂了,谁见过古今中外有这样玩艺术的?也只有康巴汉子闯进画坛能如此敢作敢为,这是他内在的能量、胆量和浩荡之气的大爆发!他能让一切满腹经纶的理论家失语,其作品却对不会耍贫嘴的观众构成巨大的诱惑:对胆小者是惊吓、对好奇者是惊喜、对麻木者是惊醒、对激进者是惊诧。你可以对这位康巴汉子的艺术不予认同,但是他已令所有观众大吃一惊!”2015年10月18日,阿旺扎巴又在北京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展出作品、精彩纷呈。此次油画展展出的两百余幅作品中,更多呈现的是人物、人与动物、人与影等主题。作品《共舞》呈现人与蝴蝶间的神奇关系,“蝴蝶的生命很短暂,但它留给人类的记忆是永恒的、美好的,我想通过作品让人们感受到美好与快乐。”作品《上下》取材于西藏沐浴节,他以别出心裁的构思,营造特定的心灵意象:“宇宙空间不分上下左右,我要画人类超越主观局限之后的平等相处、互敬互爱!”作品《寄给上苍的信》,他以上苍的名义,用形象语言向全人类呼吁;“热爱自然,热爱每一个生命吧,地球应该停止杀戮!”作品《天地》里,一只螳螂与人握手,螳螂长着长腿与人比肩,彼此用眼神交流,意喻阿旺扎巴的内心世界:“天人合一,众生平等!”作品《天堂鸟》,一双双闪亮的眼睛,如同夜空繁星闪烁,善良就是人们飞向天堂的翅膀:“愿美丽心灵都化作天堂鸟,把福音传遍人间!”“我知道康巴人,通过这次展览我更了解康巴人,这是我几十年中最感动的一次展览。”中国美术理论家、国画家邵大箴看了画展后这样感叹。人物系列作品《土登曲措》《多尔吉》《赤列》《阿白自画像》《阿妈啦》等,他画了大量康巴人突兀、生猛的肖像造型,背景处理多是简式的书,他是把人的一生比作一本书。

“我觉得阿旺扎巴是带着某种使命来完成绘画主题创作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要为自己所熟悉的横断山民,为那里的人们留住时代的影像写真。”西藏美术家协会主席、著名画家韩书力评价道:“如此,我们便看到一个个斧劈刀刻般的画孔,一只只眼睛逼视青天白云、逼视浊世红尘、逼视向未知世界的如炬目光。这种写真,更多应该是指透过人物外貌而显现出的心灵与精神层面的聚焦。”    阿旺扎巴生于昌都,长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流域。

康巴情怀描绘艺术生命

昌都,民风淳朴,赤壁金川之地。这里养育了阿旺扎巴,也培养了阿旺扎巴爽朗的性格、具有民族风味的艺术气质。我的创作风格和内容主题,其实大部分与生我养我的地方有关”,这里有骁勇强悍的人,这里有雄奇伟大的山,这里有波澜壮阔的水,这里有富饶肥沃的土地以及山坡上珍珠般的牛羊,这些后来都成了阿旺扎巴眼中美轮美奂的画面。

阿旺扎巴与绘画结缘,是他在6岁的时候,有一次在四川德格老家的墙壁上看到朦朦胧胧的一幅古老壁画,这让他很着迷,于是他便开始进行临摹。我记得在六岁那年的一个早晨,从睡梦中醒来便看到老家墙壁上朦胧的画像,于是我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擦拭墙上的白灰,看见清晰的线条、绯红的色彩在墙壁上,从此对绘画艺术萌生出一种无限的爱慕和眷恋。”阿旺扎巴谈及自己儿时的艺术萌芽显得有些激动,他把那年在老家墙上发现的壁画看得很宝贝,从最初的“涂鸦”到慢慢形成清晰轮廓,他一次又一次地“临摹再临摹”,那一幅幅极其精美生动的画面,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

上学以后,阿旺扎巴对美术课很感兴趣,教美术的老师是一位体育老师。虽然他从小就在绘画上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但父亲却坚决反对。“你不好好学习,画画会有什么前途呢?父亲希望你考个更好的专业。”阿 旺扎巴的父亲这样劝他。

阿旺扎巴家里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那是父亲用来记录他们兄妹几人犯错次数用的,后来这块黑板成了童年的阿旺扎巴练习绘画的最好工具。那时候,他常常在上面画满了《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中各种人物形象。我那时候画得最多的是武松打虎这个镜头,照着小人书画,小伙伴看了都说我画得很英雄气概,我就更喜欢画画了。”一个关于画家的梦想,就这样在他心中萌芽,并茁壮成长起来。

真正引领阿旺扎巴走上绘画这条路的,是他的中学美术老师、东北师大毕业分配来的夏和忠。在一次学校的绘画展上,夏和忠看见了他的作品对他说了四个字:可塑之才。这在当时对我是很大的鼓励。”于是,阿旺扎巴开始跟着夏和忠学习绘画。在夏老师的指导下,我从基本的握笔、画线、素描、速写开始,连续学习几年,我的绘画基本功就这样打下了。”说起老师,阿旺扎巴的语气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初中毕业,阿旺扎巴阴差阳错地错过了中专考试,之后在父亲的安排下学驾驶。那时候,跟师傅开车到成都,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书店买大批绘画书籍。恰在这时,西藏大学美术系前身西藏师范学院音体美系首届招生。夏和忠再次在阿旺扎巴的命运中出现,鼓励他参加考试。大学期间,阿旺扎巴有幸受教于援藏的李津、于小冬等人。

在阿旺扎巴的心底,好的艺术作品必须要有感染力,必须有打动人心的强大力量。因此,上大学的时候,他非常喜欢陈丹青的《西藏组画》,也很喜欢韩书力的《邦锦梅朵》,“当时我正在学习,他们的作品给了我感动,毕竟他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同时,他也很喜欢苏派油画,苏里可夫、列宾的作品反映俄罗斯民族气质特别准确,“那种厚重感和堆积感,别的画种是达不到的。我从小生长在藏东,我就觉得那里的山水、那里的康巴汉子最适合用油画来表现。”大学毕业后,阿旺扎巴选择回到昌都,先后在学校、文艺宣传队、群众艺术馆从事教学和创作。

在那期间阿旺扎巴作品塑造的形象、抒发的情怀非常接地气,他的画作成了康巴人登台亮相的舞台。油画成名作《无题》获得西藏当代画展一等奖,《三月的风》(现藏于多伦多美术馆)、《白月亮·红经幡》《秋雷》《跳神》《康巴汉子》以及一系列肖像作品是阿旺扎巴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作品充满了阳光和康巴人特有的生命活力。

《三月的风》画作:“三个美丽的少女,身着藏红色的袍子,她们光着脚丫在草原上欢乐地奔跑,那炫灿的云彩像着了魔一样追赶着姑娘们,在她们的头顶、身后欢快地、热情地飞舞,整个画面洋溢着一片喜悦。”阿旺扎巴回忆,有一次在乡下,他看见一个小女孩坐在石头垒的玛尼堆旁,若有所思,画面美极了,他便拿出速写本画下来,产生了《白月亮·红经幡》这一佳作。

为了心爱的油画事业更上一层楼,1990年阿旺扎巴调到西藏自治区美术家协会工作至今。

 自创独特颜料艺术简历

上世纪90年代初,拉萨的艺术气氛比较活跃,阿旺扎巴充沛的艺术活力很容易在这里得到发挥。他有幸参与了油画《金瓶掣签》的创作。这幅作品画面宏伟庄严,画中人物众多、身份各异、场面繁复,整体上呈现出秩序井然的和谐美妙,生动地再现了难忘的历史时刻。这幅画的另两位合作者是著名画家韩书力与于小冬,两位都是阿旺扎巴的恩师。这幅画的构思构图、形象塑造、艺术风格及油画技法的定位,都空前的难。此作品的面世在当时引起很大的轰动。但这之后,他渐渐有了一种不满足感,又有了超越的冲动。最后,他研制了自己绘画的独特颜料,寻找到属于他个性的创作风格。

在阿旺扎巴的绘画成长过程中,他的一双眼睛里看到最多的是唐卡和壁画。在西藏,无所不在的唐卡和壁画浸透到阿旺扎巴的心灵里。在专业绘画道路上,阿旺扎巴从壁画中吸取张扬、生动、传神的笔触,尤以硬、粗的线条感觉为好,适合自己所喜欢的题材的表达。唐卡的颜色丰富多彩、对比强烈、经久不衰,阿旺扎巴充分吸纳。他亦喜爱传统国画,尤其爱用国画的皴法和晕染法。从油画中,他吸取造型的技法。四艺之中各取一二法,融会贯通,合而为一,便成了阿旺扎巴笔下的油画。

交谈中阿旺扎巴回忆道:“荷兰大画家伦勃朗就自己研制了颜料,效果出奇,我得到启发,然后通过寻访民间艺人,就用朱砂、花青等矿物质原料作颜色。又请教老藏医,从制作藏药的植物中提取晕染颜料。从1991年产生自制颜料的想法和实验,到2005年成功入画,我用了15年时间。”当新颜料一入画的那一瞬间,阿旺扎巴内心充满激动,为了那份执着而感动。他看到:色彩浓烈饱满,画面自然柔和;没有化学颜料的刺鼻味道,只有着淡淡的藏药清香。

阿旺扎巴刻画的人物的眼白洁白无瑕,纯净如雪,暗红的脸部刻画着轮廓分明的线条,浓厚的色彩、粗重的线条、夸张的形象,这些元素融入一个画面里,给观者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在画里,他把动物的眼白也画得和人的一样白。那一双双如雪一样的眼睛,透着纯洁生动的天然乐趣。

生活是阿旺扎巴创作的源泉,他笔下的人物和景物都是他所熟悉的,不是自己想出来的。每次下乡或外出,他总随身装着铅笔和速写本,一旦有新发现或随时萌发的灵感,便立即速写下来。回到画室先总结、回忆、联想,然后画纸稿,上画布,先画型,画线条,再晕染、皴法,之后上色,色上三遍。经过这些工序,一幅画作就完成了。

采访中,阿旺扎巴说出了他今年下半年和明年的计划。下个月初,他所著的书籍即将出版。明年8月初,他将精选80幅作品在北京798艺术区举办个人画展,他还将把画展办到国外去,他将在绘画领域不断创新。作为一个艺术家,阿旺扎巴的经历告诉人们,他有着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一定要把西藏人特别是康巴人自由奔放的民族个性,用油画这种艺术形式表达出来,向世界展示。

阿旺扎巴认为,现在是信息时代,艺术创作更应该与时俱进。今后他将更新知识与独特的创作思路,不断向前,哪怕是砸断了骨头还连着筋,他也将一如既往地追求永恒的艺术,给世人带来更多精彩纷呈的艺术精品。他笑着说:“生活是我绘画灵感的源泉,绘画是我生活的全部。绘画就是用画笔来表达生命的一种体验,它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只要我活着就会一直画下去。”    阿旺扎巴,1964年生于西藏昌都,6岁开始学画,18岁进入西藏大学艺术系的前身西藏师范学院音体美系接受美术教育。1985年毕业后在西藏昌都地区从事美术教学及创作。1990年调入西藏美协从事专业美术创作,现为中国美协会员、西藏美协理事。

1988年,西藏自治区美协在北京联合举办的西藏当代美术展中,其作品《无题》获得一等奖。

1991年,在广东参加西藏风情美展,作品《白月亮·红经幡》被新加坡华裔收藏,据说现藏于新加坡美术馆。

1994年,作为西藏风情美展的延续,赴澳门参加美展,取得成功,作品《三月的风》被加拿大华人收藏。

2006年,随西藏美协代表团出访尼泊尔,与当地艺术家交流。

2013年,在拉萨举办个人画展。

2015年10月,油画作品《情系西藏》荣获第六届“西藏珠穆朗玛峰文学艺术奖”。


\  

人物肖像油画作品。

\



阿旺扎巴。





39.7K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19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0960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