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稻城皮洛遗址 与会“说话”的石头来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

探访稻城皮洛遗址 与会“说话”的石头来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

发布时间:2022-06-30 来源:四川新闻网 责编:丁真尼玛

四川新闻网-首屏新闻甘孜6月30日讯(记者 余开洋 摄影报道)2022年公布的“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甘孜州稻城县皮洛遗址备受关注。6月29日,记者走进稻城县皮洛遗址,与会“说话”的石头开启了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

皮洛遗址位于稻城县金珠镇,距稻城县城约2公里,海拔约3750米。遗址南北长约2000米、东西宽约500米,总面积约100万平方米,目前已出土了包括手斧在内近万件(发掘出土7000余件,地表采集3000余件)旧石器时代的石制器物和大量的用火痕迹。皮洛遗址的年代可以推算至13万年前,是迄今青藏高原上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旧石器时代遗址。

皮洛遗址分布区及探方位置.jpg

皮洛遗址出土的石器

青藏高原,被称为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极。长久以来,人们都相信,这里高寒缺氧的环境、相对稀少的动植物资源,对于想要征服高原的古人类来说一定是困难重重。很难想象,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远古人类能够在这里长期生息繁衍。

2020年5月,考古人员在川西高原进行旧石器时代考古专项调查时,在稻城皮洛发现了第一件手斧;2020年10月,省考古院在稻城皮洛进一步展开调查勘探;2021年4月底,省考古院联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展开正式发掘工作,到11月初,圆满完成第一阶段的野外发掘工作。皮洛遗址连续的地层堆积、完好的埋藏条件和清楚的石器技术演变序列,穿越时空,无形中为我们展现出了一幅早期人类征服高海拔极端环境的动人画卷。


皮洛遗址出土的石器

考古专家认为,皮洛遗址出土的近万件旧石器,可以按照时间线划分成了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简单石核、石片、石器,以砾石砍砸器、各类刮削器为主。捕到的猎物要怎么处理?生火和搭造巢穴的木头要怎么获取?古人类自有他们的办法,早在三百万年前,古人类就已经发现坚硬的石头可以作为工具使用,把尺寸较大且有一定重量的大石头加工刃口用来砍劈砍树木,这就是砍砸器,而把从大石头打下来的较小的石片进行边缘加工,就是刮削器,可以用来切割动物的皮肉。

第二个时期则出土了很多制作精美、技术成熟的手斧和薄刃斧。手斧比砍砸器要精美太多了,它两面对称、形制扁薄,一端宽厚用以执握,刃端窄薄,审美和使用功能俱佳,是一种多功能石器,它可以砍树,切肉,还能用来挖掘植物根块。

第三个时期又发现了更加小型化的两面加工工具以及小石片石器。原始人类开始有精力制作更加精细的石器,他们把从大石头上打下来的小石片进行再加工,使其更具效率且便于携带。

这三个时期的石器,完美地呈现了旧石器时代人类的历史演变脉络。石器技术历经了漫长的演化历史,每一次演进都伴随着人类智能的提高。人类文明三百万年,旧石器时代占据了99%以上,它是一切现代技术要素孕育的源头,今天的镰刀、斧头,锥子、砍刀都能在人类古老的石器技术中找到雏形。

整体上看,皮洛遗址是一处时空位置特殊、规模宏大、地层保存完好、文化序列清楚、遗物遗迹丰富、技术特色鲜明、多种文化因素叠加的罕见超大型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皮洛遗址分布区及探方位置

首先,本次发掘在青藏高原东南麓揭露出七个连续的文化层,完整保留、系统展示了“简单石核石片组合——阿舍利技术体系——小石片石器和小型两面器”的旧石器时代文化发展过程;其次,皮洛遗址发现的手斧、薄刃斧等遗物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舍利技术遗存,也是目前东亚地区形态最典型、制作最精美、技术最成熟、组合最完备的阿舍利组合,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莫维斯线”论战画下了休止符;第三,皮洛遗址地处青藏高原,连续的地层堆积和清楚的石器技术演变序列表明,拥有不同技术体系的人群都曾陆续进入高海拔地区并在皮洛遗址持续繁衍生息,留下了大范围分布的文化遗物,充分展现了早期人类征服高海拔极端环境的能力、方式和历史进程,也提供了该地区古环境变化与人类适应耦合关系的重要生态背景和年代学标尺。

稻城,被誉为“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皮洛遗址的现世,远古文化的发掘,更赋予了稻城县“全时空多维度美域”的内涵,为打造“文化旅游新地标”注入了全新的发展活力。

主管主办单位: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工业园T区2栋10楼
© 2021 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14009601号-1 公安备案:51010502011154